他是原新加坡龙山寺住持,活了95岁,80多岁还遍访名山古刹

2020年02月24日
他是原新加坡龙山寺住持,活了95岁,80多岁还遍访名山古刹

广洽法师

广洽法师从厦门南普陀寺的执事,到佛教养正院监学;从新加坡佛教居士林导师,到新加坡佛教总会主席,成为名闻南洋的弘法高僧,从而在中国、新加坡近代佛教史上写下闪光的一页。2月24日,恭逢广洽法师圆寂纪念日,顶礼缅怀广洽法师,祈愿法师早日乘愿再来,度脱更多娑婆众生!南无阿弥陀佛!

广洽法师(1900-1994),福建泉州南安县人,出生于1900年,童年即为家乡大和斋堂的“斋友”,除佛经外,并没有读过多少书,但却受了佛教思想很深的熏陶。具有出世思想的倾向。1921年,礼南普陀寺监院瑞等上人为师,在南普陀寺旁的普照寺剃度,法名照润,字广洽,属于漳州南山清泰寺的临济宗喝云派。是年冬季,至莆田梅峰光孝寺,依谛本和尚受具足戒,后返厦门,在南普陀寺当副寺。

其后几年,广洽法师曾往南洋参学,不久回国,于漳州南山寺,亲近性愿法师,从学丛林规矩制度和梵呗唱念,对于“四大祝延八大赞”尤为精到。所以他回南普陀后,每值农历元旦或佛菩萨诞上殿时,都由他去打“掌锣”(闽南语,即铛铪的铛)。

1929年,弘一大师重游厦门时,驻锡南普陀寺。广洽法师久慕弘一大师盛名,一见五体投地,深为敬仰,无异遇佛。这是广洽法师一生学佛为人的转折点。他自从认识弘一大师后,拳拳服膺,朝夕请益。因为知道大师是弘扬律学的,所以就恳请他发心在厦门弘律,普利法门。弘一大师能在闽南讲律著书,可以说是得力于广洽法师的承事与协助。

1933年,广洽法师任南普陀寺“养正院”监学,至1937年出国而离职。在此期间,他与瑞今法师、慧云法师还创办《佛教公论》杂志,弘扬正法,颇有影响。1937年,中日战争爆发后,广洽法师应剃度师瑞等法师之召,往新加坡龙山寺,协助瑞等法师又兴建了后座的“喝云堂”及“藏经楼”。

1952年,龙山寺住持转逢老和尚示寂,广洽法师继任住持。1972年,广洽法师重建龙山寺大雄宝殿,同年又发起筹募弥陀慈善基金,举办社会福利事业。

1973年,广洽法师当选为新加坡佛教总会副主席。1979年出任佛教施医所副主席及第二分所主席。1981年复被推为文殊中学、菩提学校董事会副主席,1986年,膺选新加坡佛教总会及佛教施诊所主席,时年已87岁。1987年,获新加坡总统颁发公共服务奖章,表彰他为社会福利事业的贡献。

广洽法师80岁以后,曾多次回中国大陆访问,除到各大名山古刹布施供养外,对北京法源寺的中国佛学院、上海玉佛寺的上海佛学院、莆田广化寺的福建佛学院、福州崇福寺的福建佛学院、厦门的南普陀佛学院等处,各捐了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的人民币。1988年,他率领由龙山寺信众组织的朝山团,到陕西扶风县的法门寺朝礼佛指舍利,并以泰国清迈王朝的贝叶经、古缅甸的贝叶经及晋怀帝永嘉年间的鎏金佛像等宝物,捐赠给法门寺。

1991年,中国大陆发生严重水灾,广洽法师在病榻上发动龙山寺信众捐款救灾。首先捐出其钵资六万元以为倡导。这一次其募集得三十万元新币,折合人民币百余万元,汇往中国大陆。

1994年农历年初,广洽法师因下床不慎跌伤左手,入院治疗兼旬,回檐卜院休养,于1994年2月24日(甲戌年正月十五)安详舍报。世寿95岁,僧腊73载,戒腊72年。

治丧期间,新加坡总统王鼎昌伉俪、前总统黄金辉伉俪、各部首长、国会议员多亲临献花吊唁。广洽法师荼毗后留下彩色斑烂舍利百余颗,分别供养于龙山寺喝云堂、檐卜院、当年披剃处的厦门五老峰下照普寺。

广洽法师从厦门南普陀寺的执事,到佛教养正院监学;从新加坡佛教居士林导师,到新加坡佛教总会主席,成为名闻南洋的弘法高僧,从而在中国、新加坡近代佛教史上写下闪光的一页。

发帖时间: 新加坡新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