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最令我赞叹的防疫经验

2020年02月28日
新加坡最令我赞叹的防疫经验

泰奥多尔·居丹,肯特海滩 这次新冠疫情,新加坡的表现得到了大家的赞赏。

截至当地时间2020年2月25日,新加坡已有58人从感染中完全康复,并已出院。累计感染人数91人,无死亡病例。

新加坡的防疫,表面上云淡风轻,很佛系。

总理李显龙在2月8日的演讲中说,“在中国出现的疫情和流感一般,武汉地区以外的致死率不足0.2%,民众无需恐慌。”他建议大型活动暂时取消,以免病毒扩散,但是并不会规定民众一定要留在家中,还是可以照常生活。他希望大家用平常心对待,不要因恐慌大量囤积生活必需品。

这么说,是需要勇气的。万一疫情得不到控制,将威信尽失,出现执政危机。取巧的政客,宁愿将问题说得很严重,可以左右逢源,控制住了,我的功劳,控制不住,不可抗力。

新加坡政府安抚国民保持平静时,本身的防疫效率却很高,早在1月3日,就开始对来自武汉的游客测体温,是最早反应的国家,并随着疫情的变化,不停调整政策。其自SARS后着手建立的防疫预案及追踪机制,高效而严谨。

当然,有人说,新加坡是小国,又处于热带,防疫有天然优势。这没错,不过,有天然优势还做不好,那得到的批评也会更严厉。

对我来说,上面的一切固然都好,但印象最深刻的,来自新加坡贸易与工业部长陈振声一段被泄露的谈话录音,他痛批那些效仿香港人囤积厕纸的新加坡人,称之为“愚蠢”且“丢人”,香港人蠢没有关系,因为中国内地会罩着他们,而新加坡不能蠢,我们只能靠自己。全世界可以没有脑子,新加坡人不能没有脑子,因为别人觉得我们蠢,就不会和我们做生意,那等于自杀。

私下的谈话,直接而放松,泄露出来后,舆论有些批评。可也正因为少了小心翼翼,反而让人知道新加坡的抗疫为何要追求又佛系又高效,这样难度系数大很多,但这恰恰可以证明:我们做得比别人好,我们不过分干扰国民的日常生活,还把疫情防住了。疫情是个意外,但在意外中太慌张,是会丢分的,镇定地把事情处理好,意外的危机就成了意外的宣传,可以建立国家品牌。 这种情景,泰戈尔用诗描述过:

新加坡最令我赞叹的防疫经验

我一定要有尊严地把事情处理好。这是不是防疫经验?当然是,这可适用于处理一切危机。有这种尊严感,自然不甩锅,不争功,更不会偷懒与失职。 中国自古以来,有点追求的士大夫,其实都想有这样的静气,遇事慌乱,哭天抢地,那是能力与修养不够的体现。很多人可能已经忘掉这种传统,反而追求情绪极端化,你看他朋友圈或社交媒体,上一条还在秀自己的大餐名酒,下一条就是世界末日;五分钟后,又暗示别人他已经财务自由,功成名就,你还来不及点赞,他却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感叹国将不国。这从逻辑到事实,都不能自洽。我觉得这样既不利于防疫,个人形象也很糟糕。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