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睡地铁站的马国客工已被安顿在体育馆 新加坡人纷纷伸出援手

2020年03月20日
被迫睡地铁站的马国客工已被安顿在体育馆 新加坡人纷纷伸出援手

(G.K. Muni和Gilbert Goh面簿)

作者 侯佩瑜

来西亚昨天(18日)进入“锁国”第一天,每天往返新马的马国工友庆幸自己赶在锁国前入境新加坡保住了饭碗,但随即一些又要面对另一个现实的问题: 这长达14天应该在哪里夜宿?

不是每个人都有新加坡亲友可以借宿,不是每个人都有个像巴士公司一样的好老板为他们安排酒店住宿,更不是每个人都有经济能力住得起廉价酒店或背包客栈。

人力部长杨莉明17日在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记者会上宣布,急需安置员工的公司,可获得每名员工每晚50元的住宿补贴,顶限为14天。

问题是,如今短期住宿服务供不应求,有钱都未必住得到。

由于政府新出台的防疫措施,从本周一起,从任何国家抵新的女佣须履行强制性14天居家通知,因此不少雇主都在为自己的女佣寻找住处,如今再加上新马两国的边境管制升级,让原本被2019冠状病毒疾病(简称冠病19)搞到生意重挫的酒店瞬间又找到了生机。

杨莉明也透露,本地宿舍每人每晚价格约35新元,一家靠近市中心的酒店也因住宿率受冠病疫情影响,如今提供每晚80元的低价。试问一下,在本地打工的马国清洁工付得起这个房价吗? 那他们这14天要在哪里过夜?

被迫睡地铁站的马国客工已被安顿在体育馆 新加坡人纷纷伸出援手

(Eric Teoh面簿)

被迫睡地铁站的马国客工已被安顿在体育馆 新加坡人纷纷伸出援手

(G.K. Muni面簿)

克兰芝地铁站是新马陆路关卡附近主要的交通枢纽,日常都会有不少要过关的人在这里搭乘交通工具,全岛的“越堤族”对这里肯定最熟悉。

据《今日报》报道,今天凌晨(19日)有大约20人在克兰芝地铁站露宿街头。他们有的把雨伞打开用来作为自己睡觉时的遮挡,有的用包包、夹克和帽子当枕头。

该报采访了好几个人,受雇于清洁公司和制造业的马国工友纷纷透露,他们的雇主并没有承诺给他们提供住宿,他们迫不得已才露宿此地。

一名31岁的男子Armel Sharil,他育有两个小孩,在本地当仓库管理员。他等到地铁站在凌晨1点关闭后,随即在硬邦邦的地上铺了一张纸皮开始补眠,因为他需要在地铁站清晨5点营业前离开。

他说,他还在等待雇主为他安排住处。

他在锁国之前来不及收拾行李,目前身上只有钱包、一部不能上网的手机、一个便携式充电器、一罐发蜡和一支他刚买的漱口水。

另一名育有4名孩子的女士Chandra,在本地担任清洁工。

她告诉记者: “除非我们找到一个地方住,否则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睡在这里。其他地铁站感觉不如克兰芝站安全。” 她起床后会赶到位于先驱的公司洗澡。

不过,忍受这些诸多不便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他们很庆幸自己还有工作。

25岁的清洁工Mohana Ambigai Dewi的经历最悲惨。她因为被困在“逃出”马国队伍的大塞车中而迟到,碰巧手机又没电不能通知老板,抵达公司后被炒鱿鱼。听说,她不是因这个原因而被辞退的唯一一人。 暖心的是,当时有两组新加坡非盈利团体在现场为他们分发睡袋、饮用水和零食。

除此之外,在这个非常时期,国人也纷纷伸出援手,帮助这群漂泊的马国工友。

体育馆化身工友临时住宿

社区及青年部部长、也是裕华区基层顾问的傅海燕今天下午在面簿上说, 马来西亚人在新加坡露宿街头? 一只来自社会及家庭发展部的团队(轮班12小时),已经将他们安顿在裕廊东体育馆。

马来西亚工友受困我国,又找不到合适的住所。马国客工在中心注册后可得到一份生活用品,里头装有洗漱用品、毛巾、卫生纸(是的,每人一卷)和一个睡袋。今早他们在上班前可以冲凉和洗漱。

傅海燕也呼吁大家,若知道任何马来西亚客工需要临时住宿,请与人力部联系。

被迫睡地铁站的马国客工已被安顿在体育馆 新加坡人纷纷伸出援手

傅海燕也透露,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团队,只用了少过两天时间,就启动实施安置马来西亚客工的计划。

她也代表SportSG,向那些被临时取消预订使用体育馆措施的公众请求谅解,因为裕廊东的工作人员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把体育馆改造成临时居所。

非政府组织呼吁国人收留工友

关心街友的非政府组织Homeless Hearts of Singapore也在这个时刻,呼吁国人打开他们的家门,免费收留马国工友,该组织将会充当沟通“桥梁”,连接需要住宿的马国工友和愿意提供住宿的国人。

该组织9小时前透露,至今已有20个家庭愿意开放自己住所免费收留马国客工。

被迫睡地铁站的马国客工已被安顿在体育馆 新加坡人纷纷伸出援手

本地夫妇开放自家组屋让马国工友入住

在一间教育咨询机构当运营总监的张伟祥(37岁)今早也在Instagram账号说有免费房间可以出让给马国员工。

他写道: “在服务业工作,受这次锁国影响的马来西亚朋友们,我们一家三口很高兴收留你们。有需要的人可以给我和太太发私讯,我们会为你做安排。” 张伟祥告诉《联合晚报》说: “我和妻子都曾在服务业工作过,也有马国好朋友,马国员工的遭遇让我们为之动容。虽然新加坡的政府机构反应迅速,不过我们预想应该还是会有一些漏网之鱼。所以我和妻子昨晚商量后做出这个决定,希望在黑暗中能为有需要的人点灯。”

张伟祥说,他和太太及他们的11个月大儿子目前住在达曼裕廊的一间五房式政府组屋,目前可以收留约三名马国客工。

张伟祥也指出,他们收留的马国客工必须要有监护人,以备万一出事可以找人问责。

“目前我的贴文只限朋友观看,主要是想向朋友,或朋友的朋友伸出援手。我们觉得也应该有个限度,这样才有一定程度的问责。” 在这个人人自保的疫情期间,愿意冒着可能被感染的风险,敞开家门接纳陌生人共处14天,你们真的很棒!

教会也敞开大门为马国工友提供住宿

被迫睡地铁站的马国客工已被安顿在体育馆 新加坡人纷纷伸出援手

圣约播道会(Covenant Evangelical Free Church)准备了房间让约20名马国工友免费入住。 圣约播道会今天下午在面簿说: 合适的房间都打扫干净了。我们尝试为将入住的工友购买床垫,但整个新加坡都供应不足。教友们得知教会紧需床褥后,两小时内就有人上门捐出了所需的所有床垫、枕头和床上用品。

他们还亲自把床垫送到教会,有些还带着孩子一起过来。一些更特地出外为工友购买全新的枕头和被褥,让他们有一个舒适的睡眠。来自其他中心的接待团队也自愿在周末为他们准备家常饭菜。

被迫睡地铁站的马国客工已被安顿在体育馆 新加坡人纷纷伸出援手

(圣约播道会面簿)

是的,这一切都印证了“新马一家亲”。请记得:

被迫睡地铁站的马国客工已被安顿在体育馆 新加坡人纷纷伸出援手

人力部长杨莉明昨晚在面簿贴文强调, 发放补贴不只是协助马来西亚籍员工,而是旨在帮助新加坡人。

杨莉明指出,她在政府宣布发放补贴后,接到一些公众的电邮,询问政府为什么要为外国人付费,让他们住在新加坡。

她澄清, 这笔补贴并不是直接给员工,而是给他们的雇主,目的是要确保本地的基础服务不会中断。一旦马国员工无法过关卡到本地工作,本地医疗、清洁、交通、垃圾处理等基础服务都将受影响。 “我希望新加坡人理解,我们这么做其实是在帮助自己。”

被迫睡地铁站的马国客工已被安顿在体育馆 新加坡人纷纷伸出援手

扫兴还是要说一句,大家为工友提供住宿时,请记得要减少社交接触(social distancing),保持至少一米以上的距离。

人力部发言人今晚(3月19日)发表声明, 吁请雇主若不需要让马国员工留下来,应该为他们做好返回马国的安排。若有必要让马国员工留在本地工作,即使时间再仓促,本地雇主也有义务为他们提供合适的住宿。

另一边厢,马来西亚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说, 马国政府正在讨论是否向新加坡政府建议,若新加坡政府为约30万名原本在新加坡工作的马国公民(俗称“马劳”)提供住宿,马国政府可能批准这些人继续到新加坡工作。

被迫睡地铁站的马国客工已被安顿在体育馆 新加坡人纷纷伸出援手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