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狮城故事:当适应期遇到冠病流行期

2020年03月30日

我的狮城疫情故事

3月25日,去年的今天,是我们陪孩子飞来新加坡考试的日子。由于我先生工作调动至新加坡,打乱了之前的家庭计划,不得已让孩子放弃已考上的当地最好高中,依依不舍离开好朋友。

疫情狮城故事:当适应期遇到冠病流行期

那一天,如同今日,透彻的蓝天,飘荡著大朵大朵洁白的云儿。在车子里,就能看到沿路明艳灿烂的九重葛,高大摇曳的雨树。是新加坡的阳光,让我们感受到热烈和兴奋。

一切都很顺利,去年8月,我们全家正式搬来新加坡工作、学习和生活。

至今,光阴已过去大半年。从刚开始,对新环境的未知紧张、忐忑不安,慢慢地,日子过着过着就顺了。远离熟悉的生活环境,周遭少了繁杂的应酬、高朋满座的精彩,更多的是异乡的孤独感,和沉寂下来的宁静。

以前在喧闹的国内,多的是与人同乐的人生精彩,而现在国外,多的是与家人一起的幸福感。从每一天的点滴生活中,我逐渐开始体味在坡岛的日子。

我会顶着烈日暴晒,尽量走在随处可见的遮雨棚下,逐渐适应潮湿闷热的空气,不再满头出汗,听到奇怪的singlish也不再发怵,还学会用本地话点各种口味的Kopi。

疫情狮城故事:当适应期遇到冠病流行期

在这样沉寂的岁月中,我也慢慢悟出生活的小确幸,更多时间花费在思考、学习,与照顾家人。

然而,每过两个多月,孩子学校一放假,无论时间长短,我们就都飞回国,如殷勤的候鸟,时间一到就踏上归途。与朋友们也保持着两月一聚的频率,仿佛从没离开。在心底,始终认为国内的家才是真正的回家,依然觉得,这里不是我的家。

现在,正是孩子的春假,盼望已久赏花的日子。但是,因为疫情,没法回国;因为疫情,只能宅家。我才醒悟:原来,我们真的在国外,不再是随时说回就能回去的故乡。

异国他乡,最难面对的一个词,就是故乡。故乡,这个词,是不能轻易说出的,越说只会越难受。

前两天新加坡公布新增病例54例,那一晚,我失眠了。

晚上跟闺蜜们聊到远在家乡的老母亲,今年74岁了,从新闻得知国外疫情严重,担心不已,每天给我视频聊天。其实白天聊聊闲话拉拉家常,感觉还好。但一到晚上,回忆加上联想,思乡之情、故土难回的情绪逐渐填满大脑,直至满满到无法安放,满溢到泪流满面。

这几天,网上到处都是海外华人躲避疫情,辗转艰辛赶回国的故事。我转发了一条微信:中国打上半场,世界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但引来一个同学的愤然留言,不解之余给他留言,他连忙解释不是说我,而是另指他人,但我心中无名还是觉得躺枪。

看到这么多千里千辛万苦回国的游子,却被骂着“千里投毒”、“祖国战斗的时候你在哪里”等帖子,虽然个别自私的极端人士,给祖国带来非常大的麻烦,但更多的海外华人都是善良的,时刻牵挂着祖国,疫情初期满世界囤医疗物资辗转寄回国。

当他们听到这样的唾骂声,在心底该是多么无助、多么无辜,仿佛离开出国的那一刻,祖国抛弃了自己。无论当初出国是单纯为了谋生、学习,还是实现抱负,都不再重要。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那一刻,你就是泼出去的水。

凡事皆两面性,太过偏激的文字都是伤害,只有内心善良后的冷静,才能安然。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去年是今年,我会选择定居新加坡吗?答案是肯定的,疫情下的我们哪里也去不了,也不会离开家乡,也不会每天跟七旬的老母亲,万里之外的微信视频,更不会看到一生坚毅刚强的她,在屏幕后老泪纵横、默然拭泪。

当疫情来临的时候,只有跟家人在一起,在自己的家里,自己的国度,才能感觉到安全啊! 网上有个段子:东京奥运会将推迟到明年举办,建议今年不算,明年继续叫2020年,这样所有的大型活动都不用延期,更重要的是,大家都会觉得今年是白送你一年,年龄也不会大一岁。

愿望是美好的,让每一个经历著残酷疫情的我们,都能从心底笑出泪来。然而,其实每个人都知道——时间是一条奔腾向前的长河,永远不回头。

活在当下的我们,只能坚强坚守,共同祈祷尽快结束这些纷繁扰乱的日子,愿全球疫情早日结束! (文:佳晴,写于2020年3月25日)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每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2020年伊始,席卷全世界的这场疫情,影响了无数人的生活轨迹。

新加坡眼《疫·情:狮城故事》微纪实专栏,收录普通人的故事。发送你的故事和图片到[email protected],告诉我们疫情如何影响了你的生活。

疫情狮城故事:当适应期遇到冠病流行期
疫情狮城故事:当适应期遇到冠病流行期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