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商海丨油王被“负价”油淹没——从此新加坡再无OK传奇

2020年04月24日
狮城商海丨油王被“负价”油淹没——从此新加坡再无OK传奇

兴隆集团

在低油价的冲击下,新加坡兴隆集团(Hin Leong) 债务危机持续发酵。据《金融时报》报道,兴隆集团已根据新加坡《公司法》提出破产保护申请,寻求债务重组。目前,兴隆集团的债务缺口超过30亿美元,负债率达567%。

兴隆集团成立于1963年,该公司是新加坡本土的石油巨头之一,也是亚洲最大的船用燃料油生产商之一。据兴隆集团介绍,其拥有130艘大型油轮,在全球油轮运营商中排名第十六。

创始人林恩强(Lim Oon Kuin) 的发迹故事颇具传奇色彩。外号为“OK林”,若想要在新加坡买卖燃料油,必须要新加坡油王林恩强点头说OK。往期的狮城商海栏目有兴隆集团的详细介绍——狮城商海丨 “一人一车”到万吨油轮——兴隆集团创始人“OK林”

狮城商海丨油王被“负价”油淹没——从此新加坡再无OK传奇

林恩强

一、

油价暴跌的前因后果

狮城商海丨油王被“负价”油淹没——从此新加坡再无OK传奇

美东时间下午2:30,WTI 5月原油期货结算收跌55.90美元,跌幅305.97%,报-37.63美元/桶,

2020年4月21日终将被石油市场载入史册,这一天美国原油基准价格首次跌破零,然后继续下跌。WTI的5月份期货合约价格大幅下跌至每桶-37.63美元,这是前所未有的大幅波动。

负值是什么概念

首先,这是期货的价格,并不是现货的价格当前国际石油现货价格差不多是15美元/桶。但是假如用负37美元买入1桶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不但不需要花钱,还可以倒赚37美元?理论上似乎是这样的。

但问题在于,WTI原油作为期货合约,有交割的概念,简单来说,买家需要在期货市场买入合约后,去交易所指定的交割中心把石油运走并储存起来。

狮城商海丨油王被“负价”油淹没——从此新加坡再无OK传奇

5月WTI原油指定交割地点:美国库欣地区

(图片来源:sohu)

一般情况下期货交易市场有两种交易者参与,一种是根本没有准备参与期货交割的投机者,另外一种是准备参与交割的贸易商。

交易者的处境

4月21美东时间下午2:30是WTI原油5月合约进行交割简单来说,这一天下午2:30之前是原油投机者最后处理WTI原油5月合约的时间

交易者必须选择对冲平仓或者去指定交割点进行原油交割库欣是美国西德克萨斯中质油合约的主要储存中心和交割点。

而糟糕的是,过去一个月疯狂流入抄底石油的所谓基金,大都是没有交割现货能力的,全球最大的石油ETF——美国石油基金 (USO) 六个交易日内新增20亿美元资金

正常来说,不管石油基金ETF,还是银行的纸石油产品,都会选择提前一周以上去移仓简单来说,就是在4月14日之前把手中持有的WTI5月原油合约换成6月或者更远期合约,但是要承担价差成本,平时价差都在50美分左右,但是今年价差在6美元以上,价差完全无法接受。

狮城商海丨油王被“负价”油淹没——从此新加坡再无OK传奇

美国石油基金 (USO) 六个交易日流入20亿美元资金

原油价格疯狂踩踏

4月15日,芝商所清算所发布测试公告称,如果出现零或者负价格,CME的所有交易和清算系统将继续正常运行。

4月21日,由于大量抄底交易者没有移仓,又没有能力真的去美国库欣进行原油交割。所以无论什么价格只能选择平仓离场另一方面,持有原油现货的卖家,知道绝大多数抄底交易者没有能力进行交割,在期货市场上肆意抛售,并且坚决不平仓

就这样,原油跌破零之后一路下跌至每桶-37.63美元,并且这是有效结算价格。简单来说,即使以0.01美元买入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的投机者,绝大多数不仅会亏光自己账户里的钱,还需补足欠期货公司的钱

随后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发布公告:将允许挂牌交易价格低于零的原油期权,4月22日生效

原油来到“负时代”。很多人把这理解为当前石油运输加存储价格高于石油本身价值,才会导致石油价格跌到负数实际上并非如此,这次“闪崩”是因为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的抄底投机者无法进行交割疯狂平仓的“踩踏”事故。

过去2个月,海上邮轮运费暴涨600%。根据波罗的海航交所每日公布的数据估算,石油的运价从1.5美元/桶上升至7美元/桶。所以即使以7美元/桶的天价来看,距离负37美元的疯狂价格,还是相去甚远。

狮城商海丨油王被“负价”油淹没——从此新加坡再无OK传奇

二、

油王被“负价”油淹没

2019年,有新加坡“燃油大王”称号的林恩强在《福布斯》新加坡富豪排行榜中名列第18位,财富净值达15亿美元。

兴隆集团曾对外表示,截至2019年10月31日,公司拥有资产约45.6亿美元,净利润额达7820万美元,原油产品库存价值为12.8亿美元。

2020年开始,受疫情和价格战冲击下,原油价格暴跌超三分之二,4月,兴隆集团对债权人表示,公司总负债达40.5亿美元,资产价值仅为7.14亿美元。由此计算,兴隆集团债务缺口超过30亿美元,负债率达567%。兴隆集团已根据新加坡《公司法》提出破产保护申请,寻求债务重组。在过去三年里,这个国家见证了该行业另外两家巨头的倒闭:来宝集团(Noble Group)和鸿宝资源(Agritrade)。

据《金融时报》报道称,截至今年4月,兴隆集团原油库存价值仅为1.14亿美元。在兴隆集团申请破产保护背后,是突然曝光的一系列财务黑洞。

狮城商海丨油王被“负价”油淹没——从此新加坡再无OK传奇

林恩强旗下新加坡最大独立油库——环宇仓储基地

(图片来源:兴隆集团官网)

8亿美元亏损隐匿不报

路透社援引林恩强在文件中的陈述称,兴隆集团目前的期货损失已累计达8亿美元,但这部分损失并没有在财务数据中反映出来。

林恩强称其指示财务部门准备账目,隐匿了该部分损失,并表示自己将对可能出现的任何问题负责。

狮城商海丨油王被“负价”油淹没——从此新加坡再无OK传奇

违规出售用作银行抵押品

除隐匿巨额亏损外,兴隆集团还违规出售用作银行抵押品的原油库存。

林恩强在上述文件中表示,为了筹集现金,兴隆集团出售了大部分用于银行担保的原油库存,所以银行有巨额贷款损失的风险。

路透社此前报道,兴隆集团共欠23家银行38.5亿美元,其中汇丰银行的敞口最大,约6亿美元,其次是荷兰银行(ABN Amro)约3亿美元,星展集团、华侨银行和大华银行这三家新加坡银行的敞口约6.8亿美元。

狮城商海丨油王被“负价”油淹没——从此新加坡再无OK传奇

三、

或许再无“OK林”

因担忧低油价下的短期还债能力,部分银行已停止向兴隆集团发放用于购买石油产品的信用证。

信用证是目前国际贸易中常见的结算方式,是银行有条件保证付款的证书。对于大宗商品贸易商来说,信用证是贸易往来中不可或缺的基本工具。银行如果暂停发放信用证,对一家贸易商来说基本上意味着被宣告了死亡

此次事件也对整个生态系统造成冲击。银行现在已经在短期融资工具上进行收缩了,他们会要求提供更多的抵押品,要求更高的融资利息,有些情况下对较小的公司直接拒绝发放信用证。

目前这个问题似乎还只局限在亚洲,但是也大有向欧美蔓延的趋势。而且如果6月份的情况再不改善,无数石油企业会直接倒闭,那个时候引起的金融海啸无法想像。

目前新加坡警方已正式对石油交易商兴隆集团展开调查。

或许再无OK林。

狮城商海丨油王被“负价”油淹没——从此新加坡再无OK传奇

据标普全球普氏称,林氏家族的另一家公司远洋油轮(Ocean Tankers)也申请了六个月的债务延期

(图片来源:兴隆集团官网)

END

狮城商海丨油王被“负价”油淹没——从此新加坡再无OK传奇
狮城商海丨油王被“负价”油淹没——从此新加坡再无OK传奇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