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世界电竞强国梦

2020年05月04日

新加坡电子竞技和网络游戏协会(简称 SCOGA )是一家致力于为本地年轻人提供电竞相关活动赛事的非营利组织。作为 SCOGA 的联合创始人兼主席,邱进航( Nicholas Khoo )不仅见证了近年来新加坡电竞事业的蓬勃发展,而且还是推动者之一。

邱进航把自己在新加坡电竞领域的成绩,归功于此前的“运动员生涯”。“在学校的时候,我是篮球教练和羽毛球运动员。我把体育运动的训练方法应用到电竞当中,短时间内就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2007年,他发现了新加坡电竞领域的商机。他很好奇,“既然电子竞技已是大势所趋,为什么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并没有参与进来呢?”

新加坡的世界电竞强国梦

由 ONE Esport s举办的 Dota 2 世界职业邀请赛新加坡站,于新加坡室内体育场举行

图片由 SCOGA 提供

因此,SCOGA 作为非营利组织应运而生,旨在促进这一新兴行业的发展,帮助业余游戏玩家成为职业电竞选手。与常规商业公司不同的是,SCOGA 赢得了那些起初对电竞持怀疑态度的人的支持,比如家长和地方政府。

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 SCOGA 开办的电子竞技学院( Esports Academy )等项目,该学院目前提供非全日制课程,并与新加坡信息学院合作,可授予学生电竞和游戏设计专业的全日制文凭。因此,邱进航和他的同伴们赢得了国家青年理事会( National Youth Council )的支持。他们召集了来自 Twitch、Riot Games 和 ESL 等公司的电竞专家,以及在教育方面有长期经验的合作伙伴,打造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国家电竞人才培养基地。

新加坡的世界电竞强国梦

电竞业的支持者们

如果没有地方政府的扶持,新加坡的电竞业不会如此欣欣向荣。除了为电子竞技学院等项目提供基础资金外,政府机构还为一些大型活动的举办和电竞旅游文化景区的打造铺平了道路,例如由新加坡电竞赛事公司 ONE Esports 举办的 Dota 2 世界职业玩家邀请赛。今年,新加坡还会举办为期四天的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游戏节——2020亚洲游戏展。

对于一个教育水平位居世界前列、学术成就深深植根于文化中的国家来说,学校在培养人才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大学校园一直是业余电竞选手的比赛场地,比如由新加坡电信公司 Singtel 举办的 PVP 校园锦标赛,该赛事在当前疫情时期仍在线上举行。在过去几年里,另外两项面向校园的电竞活动分别是 Campus Legends 和政府资助的 Campus Game Fest 。 很多人会误以为,电子竞技行业只与一些特定的游戏公司、以及一些获得高额奖金的优秀职业玩家有关。但实际上,这个行业的人员构成十分广泛,包括评论员、解说员、记者、活动举办方、推销商、广告商和赞助商等。电竞行业的营收要远远高于单纯赛事的门票销售和游戏内购的收入。目前,全球电竞业产值为10亿美元,在未来三到五年内还将增长两倍,新加坡没有错过这个大好机遇。

新加坡的世界电竞强国梦

电竞业增长迅猛

在过去10年里,电竞业最大的转变之一是 Twitch 和 YouTube 等流媒体平台的爆炸式增长,这些平台吸引的在线观众数量远远超过了现场的观众。此外,游戏公司推出的竞技类游戏也推动了电竞运动的普及。例如,Riot Game 最新发行的战术射击游戏《 Valorant 》,内测第一天就在 Twitch 上获得了170万的点击量。

近期,电竞业进入了发展高峰期,预示著游戏在全球流行文化中的崛起。曾经被当作小众爱好的游戏,目前已变成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优衣库等公司一直在寻求与 Fortnite 背后的游戏公司合作,以吸引千禧一代的消费者。由于疫情爆发,全球大部分地区目前均处于居家隔离状态,电子游戏和流媒体平台已成为许多人在隔离时期缓解孤独感的主要方式。

新加坡的世界电竞强国梦

艰难时期

与其他行业一样,电竞业同样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虽然各大品牌和赞助商纷纷撤离,但与此同时,相关营销人员意识到,他们今年的预算还有剩余。“赞助商们原本打算投资数百万美元到足球领域和奥运会,现在似乎不可能了,他们想找到新的投资目标。”

Yup.gg 的邱进航说,“有很多品牌和赞助商退出了,但与此同时,我们又有了新的资金来源。” 亚洲首家24小时开放的电竞联合办公场所 The Gym 于今年2月在新加坡开业,创始人为梁永爱( Neo Yong Aik )。尽管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他仍计划扩大公司规模。“虽然店铺关门了,我们还在线上发展业务,仍可以扩大品牌的市场知名度。目前公司正在加快开分店的进度。大约两个月后,你可以在上海看到一家新分店,年底在东京和吉隆坡会各有一个”。The Gym 的目标是下沉市场,为电竞行业建立一个竞技生态系统。

新加坡的世界电竞强国梦

The Gym 是新加坡的一家联合办公场所,目标客户是电竞生态系统的参与者。图片由The Gym提供 然而,鉴于新加坡重启时间不确定,现场赛的被迫中止已成为电竞发展的重大阻碍。“冠军选手发现自己失业了。世界各地的活动举办方都在受苦,”邱进航说道。电竞公司 Team Reality Rift 的营运长 Lawson Lee 表示:“由于防疫原因,他们的电竞场馆被迫关闭,导致公司营收大幅减少,扩张计划被迫推迟”。Team Flash 的区域经理 Donald Yeo 补充道,他们正与多个合作伙伴合作发布线上内容和视频,并与粉丝进行在线互动。

新加坡的世界电竞强国梦

发挥全球领导作用的机会

电子竞技正在东南亚兴起。去年,泰国体育部长表示,他将积极促进国内电竞业的发展,并提高该国举办电竞赛事的能力。同样在2019年,电子竞技成为了在马尼拉举办的东南亚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子项目分别有电脑游戏、单机游戏和手游等。 去年12月,全球首个电竞管理机构——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 GEF )正式成立,总部设在新加坡,前国际奥委会顾问 Paul Foster 出任协会首席运营官。

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明确表达了其对电竞发展前景的期许。“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们能够系统性、强有力地推进以国家为基础的电竞行业,”兼任委员会顾问的邱进航表示, “这也是新加坡发挥全球领导作用的重大契机。”

无论电竞业的前景如何,新加坡的“连通性、完善的风投体系、民主的治理方式和多元文化机构可以吸引人们来到这里,借鉴新加坡的发展路径,实现跨越式发展。”梁永爱说道。上述因素是否会为电竞业的成功奠定基础,我们拭目以待。

新加坡的世界电竞强国梦
新加坡的世界电竞强国梦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