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陨落,新加坡航空“顶不住”了吗

2020年05月14日

提到新加坡航空,你脑海中最先蹦出来的是什么?

“高端”“五星级”“贵”“服务好”……,相信都与这些词脱不开关系。

传奇陨落,新加坡航空“顶不住”了吗

新加坡航空一直被誉为最舒适和最安全的航空公司之一,最舒适体现在周到的服务、高端的餐食、优秀的飞行体验等等;最安全则是得益于它年轻的飞机群,飞机的平均机龄仅为6.6年。

似乎怎么样,新航都跟“亏钱”这个词沾不上边?

然而你或许不知道,在这些看似鲜花簇拥的背后,新航最近几年的财务状况却不容乐观。2020年开年以来,在新冠疫情和油价大跌的双重夹击之下,新航更是步履维艰。

新航在提呈给新加坡交易所的披露文件中说,尽管集团在2019/2020财政年头九个月业绩表现强劲,净利达到5亿2000万元,但是,单单最后一个季度的亏损预料就会把前三个季度的净利给抹杀掉,有可能在成立48年之际首次出现全年亏损

新航上个财政年在去年四月开始,今年三月结束。集团将在5月14日,也就是明天,公布未经审计的第四季度和全年业绩报告。

在揭晓这个谜底之前,我们先来一起看看新加坡航空到底还能不能撑下去。

01. 新航:新加坡的“国企”

2019年,新加坡航空在SKYTRAX评选的十家五星级航空中荣膺亚军,当然,这并不是它第一年获此殊荣。

自1972年正式更名为新加坡航空以来,新航所获的各项荣誉数不胜数,只看最近这三年:

2020年1月,名列2020年《财富》全球最受赞赏公司榜单第28位;

2019年,获SKYTRAX全球最佳航空公司10强;

2018年5月,在“世界十大最安全航空公司”中名列第二位

……

要知道,作为一个城市国家,新加坡的国土面积狭小,并没有国内航线的需求。这也就意味着新航自成立之初,就必须与国际大型航空公司开展竞争。

在这种情况下,新航能达成今日的成就并不容易。甚至在2015年东南亚航空市场整体低迷的情况下,它也能保持“一枝独秀”的强劲盈利势头。

实乃全球航空公司中的传奇,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子”

传奇陨落,新加坡航空“顶不住”了吗

除了本身的高服务质量与舒适安全的乘机体验值得称道,配得上“全球最佳航空公司”的称号,新加坡航空还有不得不提的另一重身份:新加坡的“国企”

新加坡航空公司的控股股东,即第一大股东,始终是Temasek Holdings Private Limited(淡马锡控股私人有限公司,简称:淡马锡控股)。

而说到淡马锡控股的大名,在新加坡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它是一家新加坡政府的投资公司,新加坡财政部对其拥有100%的股权

传奇陨落,新加坡航空“顶不住”了吗

在过去十几年的时间里,淡马锡控股在新加坡航空的持股比例也曾暂时出现增减,但整体波动幅度不大,始终保持在50%以上,整体变化不超过3个百分点。

换句话说,淡马锡控股基本上是采取绝对控股的方式,代表政府对新加坡航空实施管理

淡马锡控股作为政府的产权代表,通过行使股东权利实现国有资产增值。除此之外,新加坡政府对新航运作的干涉非常少,除重大事件外,几乎没对新航提供过保护和津贴补助。

然而到了2020年,连一向淡定的淡马锡控股也不得不出手救市。

情况如此严峻,难道新航是真的亏钱亏到“顶不住”了?

02.

“传奇”新航的亏钱史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商业政策系副教授Nitin Pangarkar曾在2005年著书分析新航的盈利战略。在当时,新航在艰难发展的航空业中一直保持健康的盈利和世界领先的服务标准,一度成为众多人眼中的业界标杆与航空传奇。

传奇陨落,新加坡航空“顶不住”了吗

然而“传奇”也不是只会盈利,回顾新航首次亏钱,还是在遥远的2003年。受到SARS和伊拉克战争的影响,新航出现了首次季度亏损,当年的第二财政季度净亏损3.123亿新元,约合1.779亿美元。

2003年之后,新航有长达六年的时间没有出现过任何季度亏损的情况。到了2009年第一与第二财政季度,连续两个季度出现亏损,第一季度亏损3.07亿新元,第二季度净亏损1.59亿新元。在这一年里,困扰新航的主要是“全球经济衰退、甲型HIN1流感和燃油套保三重因素”。

2017年,新航第四财政季度出现亏损,净亏损1.383亿新元,约合9950万美元。此次出现亏损主要是因为激烈的竞争和为针对其货运子公司的反竞争裁决提供准备金的缘故。

这样看下来,新航的亏损一般来说主要受这几个因素影响:经济形势、油价和全球流行病

传奇陨落,新加坡航空“顶不住”了吗

最近出现的一次季度亏损也不例外。新航于5月8日表示,截至3月31日的2019第四财政季度中出现巨额亏损,部分原因是燃油价格暴跌导致对冲亏损,并且大部分机队已停飞。

此外,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航班削减,也导致集团依据2020/21财年原本预计的燃油用量做出的对冲交易,陷入过度对冲。

更糟糕的是,由于遭受燃油对冲交易和疫情导致的大部分飞机停飞的双重打击,新航2019财政年度预期将会出现年度亏损的情况。这也会成为新航自成立48年以来,头一回全年净亏损。

2019-2020财政年度,看前三个财政季度(2019年4月-12月)的财报,三个季度所得的净利润总额,高达5.2亿新元。这本是新航可以大展拳脚,一扫这几年盈利情况不佳的颓势之年。然而第四季度(2020年1月-3月)的情况却将新航从天堂打入地狱。

辛苦奋斗三季度,一朝回到解放前。仅仅第四财政季度的亏损,就让前三季度所有的盈利化为乌有。没错,2019年第四财政季度,新航很有可能亏损超过5.2亿新元。

开天辟地头一遭,这个2020年我们光顾著见证历史了。

传奇陨落,新加坡航空“顶不住”了吗

03.

“亏钱”新航还能抢救吗?

2020年对新航来说,是个不小的“坎儿”。

要说新航有多难呢?削减96%的航班量,大量飞机停在樟宜机场的停机坪……说来都是一把辛酸泪。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2020年五一劳动节致辞中指出:“新航正面临成立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但新加坡也会尽全力帮助新航渡过这场危机。

传奇陨落,新加坡航空“顶不住”了吗

新航对新加坡的意义,不是简单几个字可以表达的。

航空业是新加坡经济的一个关键支柱,支撑著超过12%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和37.5万个就业岗位。新航集团更是新加坡航空生态系统的核心,新加坡航空公司(SIA),胜安航空公司(SilkAir)和酷航(Scoot)运输樟宜机场进出港旅客的一半以上。

新航集团在全球各地就有超过2万7000名员工,其命运紧扣酒店和旅游业——新加坡经济的一大支柱,仅这些领域的员工就占新加坡总就业人数约5%。

此外,新航也是新加坡航空枢纽整体结构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涉及新加坡与全世界的联通和物流运输。换句说法,不救新航,所造成的工作流失将是新加坡不能承受的,更将对新加坡的经济带来无可逆转的恶劣冲击。

因此,新航必须得救

2月18日,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发布新加坡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表示,政府将为业者提供飞机降陆和停泊费回扣,同时协助地勤服务公司,并且为樟宜机场的店铺租户和货运代理提供租金回扣。樟宜机场也将享有15%的产业税回扣。另外,新加坡民航局将为申请和更新飞机适航证书的本地航空公司,提供50%的费用回扣。

传奇陨落,新加坡航空“顶不住”了吗

3月26日,王瑞杰在国会公布2020追加预算案时表示,政府决定再拨出总值3.5亿新元的加强版航空业援助配套,缓解业界资金周转问题,挺过疫情危机。

加强的援助措施包括:所有客运和货运航班从4月1日至10月31日,可获10%降陆费回扣;航空公司在樟宜机场搭客大厦的贵宾室和办公室可享50%租金回扣;所有客运航班可获得的100%停泊费回扣将延长至10月31日;原定今年4月调高1%的客机降陆、停泊和登机桥费再推迟六个月,到明年3月31日才启动。

同时,为协助航空领域业者保住员工饭碗,政府将为该领域的雇佣补贴计划加码,工资低于4600新元(约合20000元人民币)的部分补贴75%,高于的部分补贴25%。

新加坡民航局也宣布从4月起,允许新加坡的航空公司和机场经营者延后支付部分费用一年,缓解业者的资金周转问题。这包括飞行服务执照费、机场证书和营运执照费,以及航空公司在申请或更新适航证书时须付的费用等。可延期支付的款项总金额约1400万新元。

除了新加坡政府的扶持,新航自身也在采取措式积极进行自救:

——卖飞机回血

根据福布斯5月2日报道,新航公司将会考虑出售飞机或以售后回租的方式获取现金流,确保企业的长期运作。新航旗下共有超过130架飞机,其中70多架是属于旗下子公司的。被出售的飞机将会是机龄较小的A350和787-10机队,它们将取代A330和777s机队。

——发行新股与债券

3月26日,新航向新加坡交易所申请暂停交易。第二天即宣布,将通过发行新股和债券发行,筹集最多150亿新元以应对此次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而淡马锡控股则表示将会全力支持上述解决方案,并会认购其附加股和债券份额,以及所有已发行但未被认购的余额。

政府扶持+积极自救,在这场生死攸关的搏斗中,新航绝不能倒下

明天,新航将会发布2019财政年度全年业绩报告。不出意外地,全年亏损怕是难以避免。

然而不管是新加坡政府还是新航自己,都没有放弃。情况越是恶劣,姿态就越要坚韧。

五星级服务的新航曾带给无数人旅途中如家一般的温暖,正如李显龙总理所说:

“享誉全球的新航,一直以来都是新加坡的骄傲。我们将不遗余力确保它能再次展翅高飞。 ”

我们期待着,新航再次展翅高飞的那一天。

-END-

传奇陨落,新加坡航空“顶不住”了吗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