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算个鸟?新加坡KORO疫情了解一下

生活     2020年05月23日

全世界的经济活动和正常生活彻底被新冠疫情打乱了!但疫情终将会过去,并渐渐被遗忘。

就在50多年前,新加坡爆发过一场症状比新冠吓人百倍的疫情!可请问今天能记得的还有几个人呢?就让老狮来告诉你吧!

1967年的新加坡 1967年10月的一个清晨,新加坡刚刚从睡梦中醒来。

一个初中男孩迷迷糊糊的起了床,随后跌跌撞撞的走进厕所。父母们早已经起来准备早餐和上班了,晨光已经初现。

“啊呀!!”厕所里突然传来一声尖叫,把父母俩吓了一跳!这死孩子搞什么鬼?

只见男孩脸色苍白的走出厕所,豆大的冷汗从他额头上滴下来。

“你怎么啦?快说话呀!”

男孩哆嗦著嘴唇嗫嚅道:“我,我好像得了那个了!”

这句话好似一道晴天霹雳劈向他的父母,他们颤抖的扒下男孩的裤子。仔细检查他的丁丁后,父亲斩钉截铁的对吓得瘫坐在一旁的母亲说:“快去中央医院!不能耽搁了!”

母亲战战兢兢的问:“是KORO吗?”父亲沉重的点了点头。一家人拿了些钱匆匆忙忙冲出家门。

刚走到巴士站,母亲一拍脑门叫道:“忘了拿夹子了!”

父亲一拍大腿狠狠的说:“那还不快去取!!!!”

母亲连忙跑回家,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夹子。他们立刻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夹子夹在男孩的丁丁上。父亲问孩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孩子浑身瘫软,冷汗直冒,颤声说:“应该还能撑到医院。。。”

1967年的新加坡 上面这段可不是小学生作文比赛得奖作文。这是1967年发生在新加坡很多家庭的真实写照!

这次Koro疫情持续了一个多月,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大的恐慌和混乱。

Koro 是一个马来词,又叫恐缩症,病人以男性为主。病人会发现自己性器官不断变小,直到缩进肚子而导致死亡。(女性发病部位通常是乳头)

1967年的这次恐缩症大爆发,其起因是发生在马来西亚的一场猪流感。(怪病总是和动物有点关系)

因为猪流感的爆发,很多猪就被打了猪流感疫苗。这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可当时新加坡的底层劳动人民们,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对这种“高科技”的东西总是有一种不信任和惧怕。有些瞎“吹哨”的人,告诉大家吃了这种猪肉会导致性器官不断变小,直到缩进肚子而导致死亡! 消息不胫而走。很多病人开始自己“对号入座”。了解丁丁的人都知道,这本来就是个可咸可甜时大时小,体积一直变化的事物。而且它还有个特性:你越害怕,越慌张,它就变的越小。因此这个病很有自己的市场。

当时新加坡报纸关于Koro的报道 1967年10月29日,第一则关于新加坡KORO疫情的新闻见报了。

这则新闻披露,好几个吃了猪肉的人得了Koro, 他们不得不去医院求医或求助于民间偏方。这些猪都是打过猪流感疫苗的。

这则新闻几天内就被其他报纸转载了好几次。后续报道里还提到,那些打了疫苗的猪最后都死了,而且那些猪的丁丁都缩进了肚子里!

市场上的猪肉立刻变得无人问津,疫情直接影响了猪肉贩子的饭碗。

接下来,更多新闻报道甚至研究报告被发布在报纸上。至少有一位西医以及相当数量的中医警告公众,对Koro这个病一定要治的早才能疗效好。治疗方法包括打针,推拿等等。

皮尺揣兜里方便 一时间人人自危,随身带把尺子随时测量的大有人在。现在咱们量体温,那时流行量长短。

新加坡农粮局发现了猪肉需求的疲软,马上登报纸辟谣。他们说不管是猪流感或是猪流感疫苗,都是对人类绝对无害的。

和现在的时代一样,当时的社会也是盛行阴谋论的,很多人不相信政府,认为政府就是想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结果,农粮局登报辟谣完全没有效果,反而帮助谣言传播的更广了!

10月31日,中央医院急诊室开始收到Koro病例。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有新增病例!Koro开始在新加坡爆发了!

11月3日,在中央医院仅一天就新增97个病例!康生医院也在11月2日那天收到多达11个病例!

这些只是去西医看病的病例,当时大部分华人都会求助中医,因为中医至少承认这个病会造成丁丁缩小。去中医那里看病的人数并没有进行统计,相信数字会是去西医那里的几倍。

一时间人人自危,简直要建“方舱”来收治了!

对于这个Koro病,中西医各有自己的治疗方法。

中医医治原则主要就是“吃啥补啥”--开点鹿鞭,虎鞭之类的“鞭药”。病人吃了以后,心里慢慢就踏实了,觉得缩掉的部分又重新长出来了。也有中医给丁丁进行推拿的,病人也会觉得缩进去的部分又被拉出来了。

西医治疗中规中举,认为这是精神疾病,把Koro当成一场集体歇斯底里来治。主要就是说服教育,告诉你丁丁根本不会缩进肚里,别瞎操心。开的药主要是抗抑郁抗焦虑的。为此还出动了不少板桥医院的精神科大夫。

民间还有不少土方子,便宜量又足。比如拿根红线绑在丁丁上辟邪。还有的就是把丁丁固定在一根筷子上,这样就保证一寸山河一寸血,寸步不让。

还有最最基本的土办法就是父母或者老婆,帮忙拉住丁丁,不让它缩。

人民群众的智慧是不能被低估的,利用地心引力抗疫,在丁丁上绑重物的办法很流行,是很多人每天回家必做的功课。

就是这样的工具,不知道是不是特制的

下面这张图说明了新加坡各地区的疫情数字,颜色深的那都是黑区。

中部很黑啊 根据几个政府医院的统计结果显示:男性病例的比例为99.7%,华人病例的比例为95%。

有86%的男性发病者介于16-40岁之间。

除了华人以外,还有少数马来人和印度人的病例。马来人怎么会得这病的?嘴馋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了吧?

新加坡政府一看这疫情不控制不行啊,到时候医疗资源全被挤兑了咋办?于是政府发动所有新闻媒体进行大张旗鼓地宣传:Koro只是一种精神疾病,由谣言引起,和猪肉完全不搭界!!

新加坡的医学机构和卫生部都出面站台,除了主流报纸,还在电视台上也做了说明。

你信不信政府?

努力没有白费,疫情的拐点在11月5日到来,中央医院当天仅收到38个新增病例。11月7日更是只有17个新增病例,疫情被控制住了!一个月后,完全没有新增病例了。

经过这次疫情,新加坡政府痛定思痛,专门组织了一个专家小组研究这次疫情的经验教训。他们召回了很多得过病的人,进行研究调查,防止再发生类似情况。但由于很多病人不好意思回到医院(也可能是怕麻烦),所以调查的收获不大,也没有找到疫情的“零号病人”。

当时的召回病人通知书 准备嘲笑新加坡的读者们注意了,恐缩症其实在汉语文化辐射圈由来已久,历史上发生过不少次。大家可以上网查一下。

以下摘自维基百科: 这种对生殖器官缩入人体的恐惧或焦虑的症病在中国、印度、日本为最普遍,在中国,缩阳症的病发仅限于南中国和长江下游。一份1992年的问卷调查发现中国的缩阳症患者大多为汉族、男性、年纪较为年轻、单身、教育程度低、对超自然力量和缩阳症有所恐惧。这种现象除了在中国拥有之外,也在许多东南亚国家发现,尤其是马来西亚和印尼,马来和印尼居民则相对较少发生。虽然有人猜测缩阳症在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发生是中国移民所带来的后果,但因为在泰国和印度中也已有由非中国人传播的病例,因此恐缩症在某些地区传播是“中国移民的后果”的观点备受挑战。

缩阳症的零星病例亦在非东南亚人种身上发生,如尼泊尔人、苏丹人、约旦人、坦桑尼亚人、尼日利亚人、法国人、英国人、美国人、加拿大人等国家人民都有病例。在大多数西半球非中国患者的情况下,不会出现缩阳症的典型症状,如对死亡的恐惧。非典型缩阳症的会被称为非文化样式(non-culturalforms),而伴有急性焦虑的完整样式(the complete form with acute anxiety)则是典型的文化束缚型。

1967年新加坡恐缩症病例数字分析(仅包括中央医院和康生医院)

老狮希望新冠疫情和1967年的恐缩症学着点,快点结束吧!!

作者:狮城老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