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死异乡的狮城“海南仔”亡命天涯51年 在欧洲建立黑帮帝国与香港黑帮抢地盘

生活     2020年05月23日

2020年4月初在丹麦过世“海南仔”陈通明,是新加坡的杀人通缉犯。(Jeffrey Tyk Scorpion Tan面簿)

作者 书剑生

个世纪前在新加坡涉及谋杀案的黑帮老大,海外逃亡51年后,今年4月4日,于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心脏病发身亡。

本地《海峡时报星期刊》引述丹麦媒体Ekstra Bladet的报道说,死者陈通明,英文名字是Roland Tan Tong Meng,绰号“海南仔”,是我国的通缉犯。他是在哥本哈根的家里办晚宴时猝死的,享年72岁。

绰号“海南仔”的新加坡通缉犯陈通明4月4日在哥本哈根的家中办晚宴时猝死。(Jeffrey Tyk Scorpion Tan面簿)

丹麦媒体报道这则新闻时,标题是:“大佬死了”(Mr Big is dead),足见他在当地华人社会的江湖地位,非比寻常。

“Mr Big”的葬礼在4月24日于哥本哈根一座教堂举行。(Jeffrey Tyk Scorpion Tan面簿)

他的葬礼在4月24日于哥本哈根一座教堂举行,近百名各路人马出席,而且还发生打斗事件,劳动丹麦警方出面调停。

他在新加坡的家人和帮派成员,则透过社交媒体面簿的封闭小组,播放他的告别式。他虽然背负“通缉犯”的臭名,但在帮派朋友与亲朋戚友的眼中,却是一个喜欢帮忙朋友的“义气老大”。

陈通明的灵堂放置了他生前最爱吃的食物。(Jeffrey Tyk Scorpion Tan面簿)

《海峡》与丹麦媒体的报道,只提及这个江湖“大佬”涉及本地发生的一起谋杀案,却未揭露他背后更多的江湖事迹。

从江湖仇杀、亡命天涯到异乡扎根、帮派恶斗、国际贩毒......“海南仔”一生充满传奇性和戏剧性,当中的情节高潮迭起,惊险刺激,正是江湖恩怨何时了,今随英魂万事休!

涉及贩毒集团?

据黑白两道的知情人士透露,“海南仔”不但涉及杀人案,还跟轰动一时的国际贩毒组织“阿公集团”有关联。

本地多个党派的党徒,因害怕刑事法第55条例而移师荷兰,形成阿公党。以阿姆斯特丹为基地的黑社会“阿公党”。私会党党徒身上的刺青图案,背部文身。(海峡时报档案照)

新加坡CID(刑事侦查局)一名退休干探告诉红蚂蚁,“海南仔”是108私会党派系的打手,因为经常跟独立党派“死党”来往,被误认是“死党”的党徒。

他之所以引起国际警察组织的留意,相信不是因为一起谋杀案那么简单,涉及国际贩毒活动才是各国执法单位所关注的。

查阅了本地中西报章的旧资料后,确实在本地的警方文告、1987年的《警察生活年刊》、中央肃毒局(CNB)的专文,以及1979年在法庭证人的口供之中,多次爆出Roland Tan Tong Meng、“海南仔”、阿明,或者Mr.Big的字眼,以及提起1969年奥迪安戏院的谋杀案。

1970年4月16日刊登在报章的陈通明照片。(海峡时报档案照)

不过,据丹麦媒体引述当地警方的话说,“海南仔”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移民到哥本哈根后,开了一家餐厅,虽然经常有三山五岳的人马在那里聚餐,但并未涉及刑事案件。

只有在2009那一年,“海南仔”在自己的餐厅庆祝61岁生日时,因为跟其越南籍保镖发生争执,被保镖开枪打伤肩膀。过后,他关了餐厅,移居柬埔寨,去年又回到哥本哈根。

“海南仔”自逃亡海外后,最先是在阿姆斯特丹起家,那里正是“阿公集团”的大本营。

他晚年离开荷兰,转往丹麦,原因有二:

“阿公集团”改朝换代,打算另起炉灶。

有意“金盆洗手”,安享晚年。

他始终“不敢”回来新加坡的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无论谋杀或贩毒,一旦罪成,后果只有一个:

死刑!

“海南仔”的故事,始于江湖仇杀

那是1969年10月24日午夜12点20分的事,案发地点:小坡大马路与勿拉士峇沙路交通灯前,就在奥迪安戏院附近。

1969年,职业凶手深夜当街砍死退伍军人及砍伤夜总会男歌星的命案发生在勿拉士巴沙路一带。小图:伤者林开河。(新明日报)

一批为数约10人的“杀手”,分乘两车,左右夹攻一辆白色汽车的去路。10杀手挥舞巴冷刀、三角利锉以及童军刀,朝白车内的5名男子乱砍。

5名男子见状,纷纷跳车逃命,当中两人逃跑不及,一个被活活砍死,另一个头部重伤。

10杀手行凶之后,呼啸一声,将凶器分别抛入一车内和地上,然后共挤一车离去。

案发不久,一名交通警察骑机车巡逻经过,见到一辆车在反方向停著,车灯开了,内里无人。交警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下车查探,发现车内有3把染血的巴冷刀。除此,两名男子躺在不远之处,浑身是血。交警马上向上司汇报。

死者是蓝琤修,31岁,未婚,退伍军人。他当了3个月的海员后,在亚拉街父亲经营的洋货店里帮忙。他的头部和左手伤痕累累,右腹流血不止,伤口呈三角形,整个人被打落沟渠,救护车赶到时,已经伤重毙命。

伤者是28岁的夜总会驻唱歌星,艺名林方,他头部受伤,送去医院,列入病危名单,后来生存下来。

蓝琤修是在24日傍晚离家,对家人说是跟朋友聚会,然后载了3个友人,到夜总会捧林方的场。

位于珍珠巴刹附近的南天夜总会,就是今天牛车水裕华国货的大楼。(联合晚报)

打样后,5人共乘白色汽车,准备前往珍珠巴刹附近的南天夜总会跳舞玩乐。没想到,他们的车竟然被人跟踪,最后还中了埋伏.他和歌星一死一伤,同车3个友人幸运跑得快,未曾受伤。

刑侦局接手调查这起命案,怀疑跟黑道仇杀事件有关,是由私会党108派属下“白金龙”跟独立党派“死党”之间的纠纷引起。死伤者疑是“白金龙”的党徒,下手的是“死党”党徒。

警方过后扣留了多名嫌犯,掌握重要线索,并于1970年4月透过媒体发布文告,急欲联络“海南仔”与另一个绰号“魔鬼”的海南人。“海南仔”住在后港的海南村,“魔鬼”住在密驼路靠近五马路的地方。

同年7月,警方悬赏2000元追缉两人。当时,两人已经逃离新加坡到马来西亚,再从马国飞去荷兰。

“白金龙”和“死党”是死对头 点错相 、杀错人

在悬红追缉两人之前,1969年11月30日午夜,江湖又掀起另一场血腥恶斗事件。

话说3名男子,前往大华戏院看半夜场,当时上演的是一部打打杀杀的武侠电影,没想到,凌晨1点多散场,他们走出戏院正门时,却遇上真实生活中打打杀杀的事。

大华戏院。(互联网)

行凶者有10多人,他们分头紧追3男子砍杀,结果造成二死一伤。当中一名死者外号“亚和”,20岁,是08私会党派系“小龙山”的党徒。

警方查出,干案的是“白金龙”的打手。

这起双尸命案疑跟“海南仔”之前涉及的奥迪安戏院附近的谋杀案有关,“白金龙”的党徒,显然是为了“复仇”而来。

在深入调查后,刑侦局特别罪案调查组主任王贤德警长向验尸官揭露: “白金龙”的打手,这回是杀错了人!

原来“白金龙”和“死党”之间,两年前已有悬而未决的争执,两派宣布“戒严”,只要对方一出现,马上“见到就砍”!

由于“亚和“经常跟“死党”的党徒在一起,因此,被误认是“死党”的党徒,招来杀身之祸。另一个死者和伤者因为跟亚和在一起,而无辜遭殃。

警方在案发后采取了一系列行动,逮捕了多个“白金龙”的头目与党徒,整个“白金龙”几乎瓦解,但是,警方无法确定行凶人数和主凶的身份,只好援引刑事法临时条款,将他们扣留。

异乡插旗,杀出血路

在第一起谋杀案发生后,“海南仔”跟他的多个同党,已从马来西亚飞往阿姆斯特丹。

到了那里,接待他的是他母亲的教子尊尼。尊尼并非“死党”的党徒,他是个海员,定居阿姆斯特丹。

两人一见如故、一拍即合,原本打着“死党”的旗号在阿姆斯特丹活动,后来因为参与的人很多并非是“死党”的党徒,于是,便将组织的名号改成“阿公集团”

当时,比他们更早捞过界的是香港的14K,拥有百多人,而且备有真枪实弹,“阿公集团”只有区区十多人,身上只带刀子,双方势力悬殊。

香港演员陈惠敏曾经公开谈到香港帮会(黑社会),原来他已经加入香港14K长达50年之久,在帮会属于元老级人物,同时也是香港洪门公认的双花红棍,是帮会中最有实权的职位。(新浪网)

不过,在随后的多次冲突事件中,好狠斗勇的“阿公集团”党员,暗杀和打伤了多个对方的大小头目后,杀出一条“血路”,打响了名号。 不到5年,已经足以跟香港的14K分庭抗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