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选来临前 面簿大动作对付本地“可疑用户”

2020年06月13日
新加坡大选来临前 面簿大动作对付本地“可疑用户”

随着新加坡大选脚步临近,面簿开始采取措施以避免选举过程受到网络造谣和舆论操纵的影响。(法新社)

作者 李国豪

著新加坡选举局本周一(8日)宣布一系列因应冠病疫情的投票与提名程序,我们几乎可以肯定,新加坡大选的脚步,真的如副总理王瑞杰所说:越来越近了,而且极有可能在疫情笼罩的氛围下举行。

这意味着过去万人空巷,候选人在台上慷慨激昂演说的群众大会这类“线下竞选活动”,在大型集会一律不能举行、社交距离措施必须继续遵守的情况下,预料将不复存在。

和许多原本的生活常态一样,朝野政党势必得把竞选火力集中到线上。截至今年3月为止在本地拥有大约445万名用户(约占新加坡人口四分之三)的面簿,自然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而在汇集了公私领域意见交流的面簿上,有经验的网民应该不会对一些看起来不像是本人经营的面簿用户、来历不明的粉丝专页(Fan Page)感到陌生。似是而非和未经查证的内容农场文也不曾少过。

有过前车之鉴,近几年各国已开始浮现要求检讨社交媒体平台会不会成为操控舆论工具的声浪。

新加坡大选来临前 面簿大动作对付本地“可疑用户”

人山人海的政党群众大会预料将不会在本届大选出现。(联合晚报)

面簿多管齐下打击“造假行为”

面簿(11日)公开说明该公司已采取行动加强了对新加坡舆情的监控,包括注销试图操纵公共舆论的可疑账户,以及扩大第三方信息核查团队等。

面簿驻新加坡公共政策主任辜致嘉指出,该公司早在去年7月就针对新加坡大选成立了特别小组,以处理那些有问题的面簿账号。

这些可疑的面簿用户往往涉及“造假行为”(inauthentic behaviour),而根据面簿的定义,“造假行为”包括下列这两种:

诈骗和虚假互动等;

使用假账号造谣以达到操纵舆论的效果。

面簿并没有说明它在本地发现的那些可疑用户所涉及的“造假行为”属于哪一个范畴,也拒绝透露有多少账号被注销。但辜致嘉强调,该公司在大选前会持续行动,确保移除那些假冒候选人或民选官员的账号。

“我们承诺会继续监察并阻止任何散播具误导性信息的行为,因为我们不希望平台被用来操控他人。”

除了移除涉及造假的面簿账号,面簿也持续加强其信息核查平台,以避免假新闻在面簿平台上散播。同时也委托法新社和路透社来作为其第三方信息核查伙伴。

《联合早报》报道,单在今年4月就有多达5000万个与冠病疫情有关的贴文被面簿核查人员标上“警惕”标签。

为了进一步防止外国势力的干预,面簿也在去年9月收紧政治广告规则,包括要求投放广告的人士必须认证身份和所在地,并公开相关广告由何人或哪个机构负责刊登。

新加坡大选来临前 面簿大动作对付本地“可疑用户”

涉及造假和造谣的面簿账号将被采取行动对付。(互联网)

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是典型例子

社交媒体平台被用作操纵舆论的争议由来已久。

近年来闹最大的要数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当时俄罗斯被指控利用网军透过假账号在选举期间造谣并操纵舆论,以撼动民主党候选人希拉蕊的选情,最终把莫斯科当局比较“偏爱”的特朗普推上总统宝座。

新加坡大选来临前 面簿大动作对付本地“可疑用户”

俄罗斯被指控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出招把特朗普拱上总统宝座。(法新社)

除此之外,被指和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争议有关,以及爆发滥用面簿用户数据丑闻的英国数据公司——剑桥分析日前也被前员工爆料,邻国马来西亚的国阵曾在2016年寻求该公司协助,以赢得该国大选。

面簿并非唯一大动作防止不当操纵舆论的社交媒体。

另一社交媒体巨头推特(12日)也宣布,该公司已删除了数十万个中国、俄罗斯和土耳其用来进行国家宣传、散播假信息和攻击异议人士的推特账号。

新加坡大选来临前 面簿大动作对付本地“可疑用户”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