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数字银行:7家申请被淘汰

2020年06月19日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于(2020年6月18日)宣布,在已提交数字银行申请的21家财团中,有14家达到了所需的资格标准。包括包括五家全面数字银行(DFB)牌照申请申请和九家批发数字银行(DWB)申请玩家,不久之后审批程序将进入下一阶段的评估。

根据路透社的消息,Grab和新电信的财团以及单独提出申请的冬海集团(SEA Group)都已经到了下一步。而BEYOND财团也自行宣布进阶。

新加坡数字银行:7家申请被淘汰

Beyond的概念卡

2019年12月31日截止的数字银行牌照申请过程中,MAS一共收到21家数字银行申请,其中包括7个全牌照和14个批发银行牌照申请。MAS已根据2019年8月29日所发布的资格标准对所有已经提交申请的数字银行应用程序进行了审查。

在下一阶段的评估中,MAS将邀请14名符合条件的候选玩家们通过线上会议的形式提出相关建议。通过以下的标准来考量申请企业的入围。

企业价值主张,商业模式和对创新的技术使用;

管理审慎和可持续的数字银行业务的能力;

增长前景和其他贡献

由于自2019年底收到申请以来,新冠肺炎病毒大流行已对宏观经济和商业状况产生了重大影响,因此MAS已要求所有合格申请人审查作为其财务预测基础的商业计划和对未来的设想,包括资金来源,并提供对这些计划进行独立审查。MAS同时也表示更新业务计划和财务预测的请求不会影响到今年年底授予数字银行许可证的时间表。

新加坡数字银行:7家申请被淘汰

Grab的实体卡

都有谁申请了?

自从2019年6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宣布将最多发行五张数字银行牌照(包括三张批发牌照和两张全牌照)以来,由于其规定母公司不是金融机构的企业也可以参与申请,所以各路玩家都在凑这个热闹(有一些私下里明确表示就是来凑热闹的)。

在21家申请财团中,已经公开披露的有:

全面数字银行牌照

Grab和新电信组成的财团 (其中,Grab占股60%);

雷蛇领投的财团,成员包括昇菘超市、FWD保险、WiFI万能钥匙的母公司LinkSure Global、VC禹徽资本和二手车平台Carro;

冬海集团(SEA);

由以下多家组成的Beyond财团:OSIM和TWG茶叶的母公司V3集团、地产商远东机构(老板在海底捞张勇入籍前是新加坡首富)、新加坡工商总会SBF(市面上很多声音觉得SBF不应该参加盈利性的项目)、三井住友保险、新加坡交通卡公司EZLink以及淡马锡旗下的海丽凯资本(Helliconia Capital);

金融科技公司MatchMove Pay和金融公司富雅金融(Singapura Finance)组成的财团;

批发数字银行牌照

蚂蚁金服 ;

字节跳动;

奕丰集团(iFast)以及中资的亿联银行和翰德集团组成的财团;

盛业资本、辉立资本和Advance AI组成的财团;

AMTD、小米、Funding Societies和新加坡能源公司组成的财团;

Enigma、 Blockchain Worx、 2359 Media 和 Qrypt Technologies组成的财团(挺奇葩的);

一帮做VC的俄罗斯人搞的Arival Bank;

即富和中建投租赁组成的财团;

绿地控股领导的财团;

卓尔智联、丸红株式会社和新加坡供应链平台GeTS组成的财团

疫情下不同的世界

MAS原本的时间线是6月公布牌照发放名单,然而疫情的爆发改变了很多东西。4月初新加坡进入了两个月的“断路器”阻断阶段,MAS当时也宣布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审核。

而疫情也迫使新加坡的传统银行,尤其是三大本地银行华侨银行、星展银行和大华银行进行更加大刀阔斧的数字化改革。所以现在的世界已经和年初很不同了。而传统银行在油气的领域的业务也收到了国际波动的很大影响,形成很多坏帐。

但是新加坡的传统银行底子还是很强的,而且也能够长期地以很低成本获得资本。所以数字银行除非有很强的实力,或者有非常新颖的打法,不然实现突破其实并不容易。

墨腾认识的传统银行高层朋友说,他们最担心的其实不是数字银行在业务上的竞争,而是短期内数字银行由于创新性的文化,会从传统银行挖走最好的人才。

毕竟,数字银行需要银行家而不是程序员来和MAS打交道。

虽然新加坡的疫情感染数字已经大概被控制住了, 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这里面,还有很多变数。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