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党议员和反对党党魁,为了一名新加坡剧作人展开唇枪舌剑

2020年06月20日
执政党议员和反对党党魁,为了一名新加坡剧作人展开唇枪舌剑

陈有明(左)看到毕丹星(中)力挺亚菲言(右),写了一篇文章批评毕丹星支持错人,因为亚菲言并非“爱我们的批评者”。(海峡时报)

作者 张丽苹

(男1号)力挺(男2号),(男3号)写一篇文章批评(男1号)支持错人,因为(男2号)并非 “爱我们的批评者”。

人物:“他”

男1号: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

男2号:新加坡剧作家亚菲言(Alfian Sa’at)

男3号:贸工部兼外交部高级政务次长陈有明医生

剧情 6月5日

毕丹星在国会辩论第四个财政预算案时指出,我们当中能有一些公民是“爱我们的批评者”(loving critics),是非常值得庆幸的一件事。

执政党议员和反对党党魁,为了一名新加坡剧作人展开唇枪舌剑

(Gov.sg国会视频截图)

当时毕丹星的原话如下: “我们算是很幸运的,在我们当中能有一些公民是‘爱我们的批评者’,爱之深责之切,他们有几人在政府这个任期内曾经在这个国会中被质疑过。议员们应该会记起,其中一名公民的诗歌曾经被吹毛求疵地审视过,这么做对他的人格作出负面的中伤,即使当时那名人士并不在国会,无法为自己辩护。”

6月18日:新加坡选举局公布了大选如若在解封期第二阶段举行,必须遵守哪些竞选准则

6月19日:人民行动党官网发表了一篇由陈有明医生执笔的文章。内容指毕丹星在6月5日发表的那段谈话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显然的,毕丹星所指的就是加坡剧作家亚菲言。

耶鲁—国大学院去年9月在开学前临时取消一门题为“对话与异议”的跨学科课程,该课程的设计者就是亚菲言,新加坡教育部长王乙康当时也在国会上特地点名亚菲言,还朗读了几句他的诗歌《新加坡你不是我的国家》。

王乙康当时说,像亚菲言这样的人士,可能会利用本地自主大学“展开党派政治活动,唆使学生对政府产生异议”

当时的事件在新加坡引起热议,许多知名人士如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都曾发声力挺这名诗人兼剧作人。

陈有明今天发表的这篇评论,用意在于辨证:亚菲言并非毕丹星口中所说的“爱我们的批评者”。

执政党议员和反对党党魁,为了一名新加坡剧作人展开唇枪舌剑

陈有明医生也是裕廊集选区议员。(Gov.sg国会视频截图)

陈有明说: “有很多新加坡人是出于真心实意和爱国心理对新加坡作出批评,他们包括反对党领导人如詹时中和刘程强。但亚菲言并非‘爱我们的批评者’。有整10年,亚菲言都持续通过赞扬马来西亚,来表现他对新加坡的蔑视(disdain)。”

陈有明也在文内举出无数个例子,指亚菲言自2011年至今,一直通过面簿表达他赞扬马来西亚、打压新加坡的各种看法。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在2018年新马出现海域纠纷时,亚菲言指新加坡当时对马国船只依然停留在我国海域所采取的对策是一种Jingoism,极端爱国主义。陈有明说,亚菲言不止一次说过,他很想成为马来西亚人。

“这个男人在新加坡出生长大。新加坡给予他教育,他也在这里讨生活……但他却不断贬低新加坡,还说他很想成为一名马来西亚人,而且对于那里的土著政策他不认为有错全盘接受。当新马关系紧张时,他就站到马来西亚那边。”

陈有明认为,毕丹星应该是没有仔细看过亚菲言所写过的东西和说过的话,因此他建议毕丹星细细去读一遍,然后再告诉大家他是否依然认为亚菲言是一名“爱我们的批评者”。如果毕丹星依然如此认为,那是否也意味着,毕丹星认为自己也是一名“爱我们的批评者”?

他他他的回应

毕丹星今早(19日)10点多转发了陈有明的这篇评论,留下一段配文: 一个爱我们的批评者,一名新加坡的好男儿。

不完美。陈医生,就像你和我一样不完美,可能多一点,可能少一点。

执政党议员和反对党党魁,为了一名新加坡剧作人展开唇枪舌剑

亚菲言接受媒体访问时则表示,自己对上述“剧情” No Comments(不发表任何意见)。他告诉《今日报》: “我认为大选要来了。让我们集中精力阅读各个政党的宣言。我想那才是竞争激烈的选举的核心所在。”

执政党议员和反对党党魁,为了一名新加坡剧作人展开唇枪舌剑

亚菲言(档案照)

虽然亚菲言对媒体说No Comments,他自己倒是在面簿上洋洋洒洒写了长长一篇。最关键的一句话就是: “我认为,用攻击我的行为来攻击一名反对党成员,这种行为很讨人嫌(bad form)。”

执政党议员和反对党党魁,为了一名新加坡剧作人展开唇枪舌剑
执政党议员和反对党党魁,为了一名新加坡剧作人展开唇枪舌剑

“如果你对我这些年发表的意见有看法(请冲我而来),不要将其他人牵扯进来。”

亚菲言在上述面簿贴文里写道,他这些年会发表这样的意见,是因为他觉得新加坡的民族主义是建立在一种优越意识上,以致于“有时候甚至是对我们的邻国存有鄙视和仇恨”

这也是为何他这些年来一直在面簿上、论坛上、采访时,“尝试为马来西亚给出另类、正面,甚至有时候狂热的看法”

但他指出,自己也有严厉评判马来西亚的时候。

“其实我写了一部名为Parah(受创)的完整舞台剧,用来深刻批判马来西亚有毒的种族政治。”

他总结时自嘲自己只不过是一名无关紧要的人(nobody),或者可以说是一名“非必要”(non-essential)的艺术工作者,不值得议员将自己降到他这个“无关紧要”的级别来讨论问题。

“如果你需要绕这么一圈来攻击另一个反对党,那你给人的印象就是对方的政党宣言和他们所提倡的政策是如此的完美和无懈可击,以致于你不得不出此下策。”

媒体也找上陈有明医生,质问他这么做是不是一种负面的竞选手段,选举局不是明文规定候选人和他们的代表不应进行负面竞选,如对对手表示仇恨情绪或诋毁对方吗?陈医生回说,亚菲言在很多情况下都向着马来西亚,不帮新加坡。

“因此当反对党的领袖为亚菲言背书,指他是一名‘爱我们的批评者’时,我觉得非常有必要让大家都理解亚菲言代表什么,并质问这份背书,是否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陈有明医生文章连结:

https://www.pap.org.sg/news/opinion-news/mr-pritam-singh-supports-alfian-saat/

执政党议员和反对党党魁,为了一名新加坡剧作人展开唇枪舌剑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