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2020年06月23日

从中国返新加坡全过程

编者按:疫情期间,多数人都从新加坡返回中国,这名网友却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她返回新加坡的经历+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的体验如下......

不久前,出于个人的原因,我决定从中国返回新加坡。由于正处于全球新冠病毒疫情流行时期,动身前上网详细了解了一些与疫情有关的政策和规定,做了一些必要的准备。

1)入境条例:目前外籍的普通游客一律不准进入新加坡,只有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长期签证持有者(包括家属准证、学生准证、长期社交准证、长期工作准证等)被允许入境,入境后必须进行14天的隔离。

根据新加坡政府的文告,自今年4月10日起,所有入境者都必须在专门的酒店中接受隔离,酒店由政府指定,不可自己预订,食宿费用全部由政府承担。(但无视政府的旅游警告,而在3月27日之后离开新加坡再返回者,需自己承担所有费用)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夜幕中的新加坡金沙酒店,图源:资料图)

2)预订机票:当前中国大陆飞往新加坡的航线,每个航空公司每周最多只限一个航班。中国南航飞新加坡单程机票,网上标价¥1119,其实是诱饵,进入预订却总是显示“出错”,联系客服说需打电话给航空公司询问,问了才知实际票价¥5419。东航也有飞新加坡,单程票价9000多,更离谱。最后选择了平日票价最高的新航,此刻却最便宜:¥3950,航班每周仅有一趟,星期一由上海直飞新加坡。

3)健康申报:其一,入境前三天内上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网站提交了一份电子健康声明。如果没有填报,在抵达新加坡机场时,会要求你当场上网填报。其二,登机前需线上向新航提交一份旅客健康申报,未提交的话,到上海机场执机时也会被要求提交。其三,在上海机场登机前,要填一张纸质的健康申报表,交给中国边境检疫的柜台。非常时期非常措施增多也是必要的,还是早一点到机场的好,以免误事。

就这些了。不知道一路上是否顺利、到达新加坡入境时麻烦不麻烦,14天的隔离生活是怎样的⋯⋯带着忐忑的心情踏上了归途。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图源:资料图)

出发口岸是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我提早3小时到了机场第2出发厅。在执机柜台,办理登记卡、行李托运都很顺利。由于预先已经在手机的新航App做了健康申报,只要向柜台人员出示一下手机上的二维码就可以了,所以很快就进入关卡检查。

填了一张纸质的健康申报表,验过证件,就是安检,感觉与平时差不多,只是行李看得更仔细一点,还有就是搜身部分更“全面”一点,差点都快要被摸到衣服里面了,难免有点难堪。不过想到那些执勤人员,他们的工作须从早到晚去摸一个又一个的陌生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连裤腰带里面、鞋袜之间都要摸,不是更加尴尬吗,同情之余,真心为他们的付出和敬业精神点赞。

飞机基本上准点起飞,行程时间比原定的5个半小时减少了1小时。之前航空公司的文告称航班上不会供应餐饮,每位乘客登机前将得到一份食物包。但今天的飞机上还是一切照常,有提供餐饮。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新航每周仅一趟的班机上,乘客还是寥寥无几)

我们搭乘的飞机是波音787-10,满员可以容纳300多名乘客,当天的旅客人数还不到座位的一半,每一组三个座位的中间一个座位都是空着的,很多甚至三个座位全空的。机上最后三排座位也是空置的,这是预留以备万一出现感染者时作为隔离区域用的。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下了飞机后,所有乘客都在关卡前等候,分批分次办理入关手续)

飞机抵达新加坡樟宜机场是晚上9点半左右,全部乘客下了飞机后按工作人员的指示来到海关关卡前集中,分批查验或填报电子健康表格、核对每个人的联络手机号码、开启手机定位功能,等等。大家被告知将乘坐大巴前往指定的酒店隔离14天,并介绍在隔离期间该注意的事项等等。有人轻声问旁边的工作人员:要去哪一间酒店?工作人员说:我们也不知道。

办完入境通关手续后,领取行李,然后按照指定的路线走到停车场,分批坐上大巴车,前往当局安排的酒店。

原先担心的繁杂的手续、或者会不会出现不愉快的经历等等情况,都没有。除了等待的时间比较久一些外,检查过程与平日无二。没有身体检测,没有重新查验行李,工作人员比平时多了一些,主要是引导乘客,他们都彬彬有礼,穿着日常的制服,戴口罩和手套,没有防护服。

在上海机场登机前得到的一份“须知”中有提醒:不要通知目的地的亲友到机场或酒店来接机或见面。到新加坡机场出关时,见到有一位乘客的家人在外面的大厅中招手,走在前面的乘客就想推著行李走过去,但是立即被站在门口的执勤人员制止了,要求他走回指定的通道。

当我走到停车场时,一辆大巴刚刚开走,等了一会儿,我和后面过来的一批旅客一起上了另一辆大巴。原以为同一航班的乘客大概都会安排在同一个酒店,后来才知道不是这样,不同的大巴会前往不同的酒店,而上车的乘客完全是随机分配的。

大巴由机场开出已是晚上11:11了,车并没有坐满,总共只有十来人。车上除了乘客之外,还有就是一位工作人员和司机。至于去哪个酒店,工作人员没说,大家也没问,大巴在一片沉默和黑暗中缓缓而行。通关和安检等手续已经完成,心中十分平静。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新加坡金沙酒店大堂,接近午夜还灯火通明,为我们办理入住手续)

大约40分钟之后,大巴停在了一间酒店门口,我往窗外一看,是 Marina Bay Sands Hotel ,新加坡著名的标志性建筑、五星级赌场酒店:金沙酒店。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金沙酒店三号楼内部仰视)

接下来又是等候、依序每次两人下车进入大堂办理入住手续。我的房间在37楼,面对着滨海湾金融区,这里是新加坡城市景观最佳视角之一。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进入客房,已是午夜,温馨的环境,洗去一天的风尘)

进来是已经是午夜12:40了,一片宽大的落地窗下,黝黑的海水一片宁静,夜已深了,但金融区的灯火还闪亮着。熟悉而美好的夜景,把我心中最后的一点忐忑也冲走了。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夜晚窗外,滨海湾和金融区的景色)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简单收拾一下,给家人和朋友们报了平安,我安稳地睡了。

第二天起床后依稀记得早餐送餐时间是7点至9点,但我等到8点半了还未送来,打电话到总台询问,方知三餐都是需要点餐的,不点就认为你不想吃了。

赶紧去翻看“隔离住宿指南”,认真阅读。除了这份指南,昨晚还发了几份文件,有移民与关卡局(ICA)的,有卫生部的、旅游局的,今天都读了一读。 归纳一下,大致上有几点:

1)任何访客不得进入隔离房间,工作人员亦不会进入。“隔离客”不可走出房门,酒店的房卡只能开启房门一次,进入房间后14天内就不可出来,每个房间门口摆放了一张椅子,供送餐和传递物品之用。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每个客房门外都摆放了一张椅子,用来传递物品只用)

2)擅自离开房间,将面临被罚款1万元并/或监禁6个月。

3)每天会有电话打到房间的座机,必须接起,有时听到的是机器录音,有时是酒店人员,问问你一切是否满意,有没有什么要求等等,聊些废话,以示关心,有时是ICA官员,目的都是确认你是否乖乖地待在房内。另外,ICA也会不定时发送简讯到你的手机,要求你点击简讯内容中的连结,其作用是将你的位置回送到有关部门,以确认你没有违反隔离令。

4)每日三餐各有四种免费套餐,分别是西餐、中餐、本地餐点和素食,必须根据房间内的菜单扫二维码提前点餐。餐点按规定时间放在门外的椅子上,用餐后将垃圾放回门外。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整理房间的服务暂停,清洁事务必须自己动手。房内配置了六套浴巾,每周二、五还会送来两套浴巾和毛巾)

5)隔离期间整理房间的服务暂停,昨晚进入房间时,看到房内已摆放了14瓶矿泉水、6条浴巾和若干其它毛巾、十余瓶沐浴露、洗发水、香皂等等,足够用一阵子的了。接下来每周二和周五会送一套清洁毛巾,第8天配送一套清洁床单,酒店电视里有演示如何更换床单,“隔离客”自己动手。

果然,接下来的隔离时期,每天都会接到三通房间座机电话、收到三条ICA的简讯,除此之外,大约每天会有一个WhatsApp的视频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通过视频确认人是否在房间里,有时是工作人员上门来(站在门外),核实我的姓名和证件号码。

就这样,我开始了14天的隔离生活。接下来的日子,除了上面所说的事情外,没有任何人和事打扰,一天天过得非常平静。酒店虽然位居闹市,但密封性很好,房间里十分安静。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我的房中有书桌和沙发,一面落地窗,对面就是滨海湾金融区的商业中心)

整个房间面积不小,大约50平米,有一张1.8米的大床、一个置物台柜、一张长沙发和茶几、一张大桌兼梳妆台、还有行李架、小吧台、小单柜等。设施和服务都很好。除了每天定时送餐外,如有要洗的衣物,可以将洗衣袋放在门口,每天不超过三件免费。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住在这里的大部分时间是在这张书桌前度过的)

最喜欢房间落地窗旁的一角,摆放了一张大书桌,相当于一个书房,放上我带来的电脑、手机,接上WIFI,就像在家一样方便了。

新加坡目前正处于防疫抗疫“阻断器”时期结束后开始分阶段复工第一阶段,还有很多公司尚未复工。从窗口望出去,路上汽车很少,几乎见不到行人。对面就是金融区和商业中心,平日里最充满激情的区域,今天看起来却是异常地静谧,整个城市就像是挂在我面前的一幅静止的画。工地上的吊车一动不动地指向天空,树木也纹丝不动,脚下滨海湾的水静得像一张蓝色的大地毯,只有对面的鱼尾狮雕像,一如既往向海湾里不停地吐水。

宁静的市区,让我想起早年一部苏联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站在窗前,蓝天白云、高楼绿树,尽入眼帘,像一幅精致的风景画)

时间过得很快。在酒店房间里,每天早上睡到8点,早餐已经送来,放在门外的椅子上了。吃过早餐,打开电脑浏览一下各国媒体所报道的新闻和评述。再读一会儿书或写一点东西,一个上午就过去了。其间起身在房间里走动走动、做做肢体运动。不能出门,不能下楼,就只能这样了。

门铃一响,表示午餐已经送到,开门即取。吃过午餐后犯困,小睡一下。起床泡杯茶,继续读书或看一部影片,或者看看社交平台上的一些视频。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中国大陆无法登录推特、面簿、youtube等平台,回到新加坡就贪婪地阅览,发现有很多视频挺不错的,看得不亦乐乎。偶尔也打开电视看看,不知不觉就到夜间了。一天天就这样过去。

每天送来的餐点,不论是西餐还是中餐,总是味美量多。除了主食外,每餐还配有甜点、零食,以及水果和饮料,营养方面是有保证的。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早餐之一:西餐)

一点也没有无聊的感觉,相反地,没人进来打扰,觉得特别安静,可以专心做自己的事,反而觉得时间不够用,总要到夜里1点左右才睡下。

朋友们来电问候,了解我在五星级酒店隔离,食宿全免,调侃我不像被隔离像度假。唉,这些人也真是的,都什么朋友啊!我在为防疫抗疫做贡献好不好?真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

在移民与关卡局(ICA)所发的资料中,有一条常见问题的内容如下:

问:在SHN专用酒店住宿免费吗?为什么免费?

答:由于它是强制性的,所有返国人员(公民/永久居民/长期准证持有人)在规定的日期必须使用专用酒店进行隔离,政府将负责承担这些酒店的成本。

当局解释为什么免费的理由时,只有一句话:“由于它是强制性的”。简单明了,真诚达理。言下之意,这是政府应尽的责任,无需感激,更无须“泪崩”。我觉得这样挺好,挺正常。

另一方面,政府在执行管控方面是非常严格的。对待隔离人员的制度和执行过程也是十分认真的。

实际上,在这里每个人都不可能违规的,除了查岗外,首先楼道里有监控,你一出去就会被发现;其次,酒店给的房卡只能开启房门一次,你要是出了房门就进不了门了,你就等著被捉吧!第三,违反隔离令,初犯将面对1万元罚款或6个月的牢灾,谁没事玩换房游戏呀,从五星级的大房间换去负星级的小监房。

电话和查访都非常友善,频频问候:生活怎么样,还好吗,有没有什么需要?虽然如此,我是绝对不敢走出房门一步的。我知道,只要违反了隔离条例,立刻就会有人友善地请你去另一个地方“喝茶”的。

一天我取完早餐后,没注意到房门回弹未关紧,但酒店的监控系统马上就发现了,才几分钟,工作人员就上门来了,提醒我以后要注意把门关紧。

原以为会每天检查体温,结果并没有。从进入酒店之后没有做过任何检测。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午餐之一:中餐)

到了隔离的第13天。随早餐送来了一个礼品盒,里面有两只口罩、一张感谢卡和一张圆形贴纸。随后我接到了一个电话,通知我后天就可以离开酒店了。

电话中还交待了几件事:第一,我离开酒店的时间定在后天下午2点。入住时酒店方面就说过,各个旅客离开的时间是错开的,具体安排等通知。

第二,到时候必须带上全部的行李,如果遗漏了任何东西在房间里,将会被丢掉。如果有剩余的包装完好的食物或饮料,可以带到楼下放在指定地点,他们会捐给慈善机构。

第三,离开房间之前用房间的座机拨“0”,通知他们一下,然后将礼品盒里的贴纸粘在衣服上,带着行李从3号楼电梯下楼,直接走掉。我很奇怪,追问了一句:“不用到总台去退房么?”,回答:“不需要。你从3号楼电梯下去,出电梯旁边的门,你就直接走出去。”我突然有点小激动——要不要这样搞得像特工接受任务一样嘛!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晚餐之一:意大利面)

第二天,我收拾了东西,考虑到外面还在疫情管控的时期,为了慎重起见,尽量不坐计程车,我约了朋友明天来接我。

第15天下午2点,我准时拨通了“0”,然后带着行李走出了房间。这是我15天来第一次踏出这个房门,第一次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隔离结束了,我可以回家了。

从电梯下到了一楼,我看见朋友的车已经停在大门外,我向着汽车走了过去。

(本图文由自由提供)

我从中国返回新加坡,在金沙酒店隔离14天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