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和畸形并存:新加坡忙种树也忙砍树

2020年06月23日
美丽和畸形并存:新加坡忙种树也忙砍树

新加坡没有什么名山大川,就是花草树木多,整个岛国看来有点美。(国家公园局视频截图)

作者 程英生

加坡没有什么名山大川,就是花草树木多,整个岛国看来有点美。

不可小看这一点美,它能让人神清气爽,有助留住民心,还可吸引旅客和投资者。不然,钢骨水泥一片,这片土地就没什么可爱了。

建国总理在世的时候,植树栽花盖公园,一切铺展绿色的大计,是由他亲自揸fit,是他说了算。

美丽和畸形并存:新加坡忙种树也忙砍树

新加坡虽然是座城市,随处都能看到成片成片的绿意。(国家公园局视频截图)

一众小民耳濡目染久了,对于树木花草也有了深情,特别是那些高耸、枝叶繁茂的大树老树,只要有几棵在你家周围,你的血压就会缓和许多。

曾经有好几年,政府每年都有公布新添树木的数目,就像它每年都公布新生婴孩的数目和新增外来投资的数额。

美丽和畸形并存:新加坡忙种树也忙砍树

新加坡的高速公路大多数都是林荫大道。(国家公园局视频截图)

当局勤于植树,但也勤于修剪。如果修剪还不够,就出动大锯,动作利落,一棵美丽又壮大的雨树或青龙木,轰然倒下,一点都不心惊手软。整个邻区霎时改观,立即变得光秃秃,平日让你想要吟诗的温馨小区,变成你更想诅咒的地方。

笔者就有如此经历。在我们美好温馨家园附近,六棵巨大青龙木不知犯了什么天条,在几天内全被就地正法,整个邻区变了天。

美丽和畸形并存:新加坡忙种树也忙砍树

当局勤于植树,但也勤于修剪。(BSG园艺公司)

行刑的清一色是外劳,他们脸不改色,目无表情,大锯在手,直往树心切割。当时围观者众,都是附近居民,男女老幼,大伙看了泪水往心里直流。有的急向行刑者理论,伸冤或求情,外劳一脸茫然,耸了耸肩,说自己只是拿人钱财代人砍树而已。

过去几个星期,在《联合早报》有多位读者撰文,为岛国各处树木请愿,请求当局留住某棵大树的老命,或者修剪枝叶时手下留点情,不要糟蹋树容,不要在全岛留下无数样貌畸形的树木。

一位读者形容的很生动,说园林工作的外劳无专人监督,他们修剪枝叶的时候“自由发挥”。结果,树不像树,有的仿佛被截肢,令人想起电影里惨遭断臂的大侠王羽,或想起自己年少当兵的悲惨经验:军中理发师不消几分钟,一头美发散落一地,整个兵营都是榴梿头。

美丽和畸形并存:新加坡忙种树也忙砍树

树木修剪后,黄鹂鸟失去了鸟巢。(读者提供)

当然,当局自有修树砍树的道理。树也会生病,也会老去。还有,国家需要发展和建设,树木需要让路。

美丽和畸形并存:新加坡忙种树也忙砍树

从内部开始蛀掉的大树被当局砍掉以确保安全。(联合早报)

只不过,当局大锯在手,似乎权衡不足,心也不够细;不很注意树的仪容,也不很关注民众的情感。

还有,繁茂大树如雨树和青龙木,也只有老区老街看得到。据知当局已经停止种植,维修困难必是主因。

近年来,新植树木不是不美,但似乎永远长不高长不大,遮挡不了多少阳光与雨,也牵动不了多少情愫。

美丽和畸形并存:新加坡忙种树也忙砍树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