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方言更接地气? 执政党方言能力强的部长和议员胜算更高

2020年06月24日
讲方言更接地气? 执政党方言能力强的部长和议员胜算更高

杨莉明(中)在福建话的版本中配搭王志豪(左),在广东话的视频中则与潘丽萍(右)搭档。(红蚂蚁制图)

作者 仓吉

去几个月,人力部长杨莉明身陷客工宿舍的冠病灾情中,她的能力既面对严重考验,又要同时招架各方不利的言论攻击,功与过日后必有一番定论。

且说近日政府的两段宣传视频中,杨莉明和国防部高级政务部长王志豪以及议员潘丽萍讲方言,简单扼要传达总理和部长抗疫演讲的要点,让人耳目一新。

杨莉明在福建话的版本中配搭王志豪,在广东话的视频中则与潘丽萍搭档,两个版本中的双人谈话互相穿插的模式,带出了政府的信息重点,手法倒是很有创意。

在冠病疫情爆发之初,已有几位电视和歌台红艺人如梁智强、王雷和刘玲玲等通过轻松有趣的方言视频,向广大群众宣传防疫之道。他们是民间熟悉的艺人,拥有不少粉丝,视频转发率高。

我国领导层的演说继承了建国总理李光耀的风格,尽量以平民化的语言解释政策,不掉书袋,不搬政治理论来吓唬人,但还是躲不开一些比较抽象的词汇,如说什么“社会契约”、“断路器”,“社会韧性”,还有种种拗口的补助计划名称,再讲一百遍,也难以深入社会底层。

这次由部长议员亲自上阵讲方言,虽然还是比较严肃一点,但讲话方式肯定比总理和部长的演讲更加接地气。

现在新加坡的解封刚进入第二阶段,防范疫情的回弹,是当务之急。人民听话,每个人负起责任,出门戴口罩,时时记得在人群中保持社交距离,这些信息还是很关键。用方言打亲切牌,是一种务实的策略。

但我们如果以为老年人比较不懂得守规矩,可能是个认知的误区。年轻人“报复”性的解放,是更大的潜在风险。

讲方言更接地气? 执政党方言能力强的部长和议员胜算更高

解封第二阶第一天(6月19日),位于荷兰村一带罗弄曼蒙(Lorong Mambong)的British Indian Curry Hut餐馆外,当天晚上就出现了大批公众聚集,在户外餐区喝酒、用餐。很多都是年轻的面孔。(取自面簿)

李显龙总理在下午(23日)4点宣布2020年大选投票日为7月10日。目前政坛上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执政党与最大的反对党工人党近日就国家主权课题争论一番,显示选战早已开打。

每当选举期间,方言就被派上用场,政府的方言抗疫宣传视频,也可能是为选战热身。执政党中方言能力强的部长、议员接下来大有表现机会,杨莉明已证明她这方面的实力不弱。

在疫情中举办大选,竞选视频取代街头群众大会,对朝野政党都是新的考验。群众大会因疫情而泡汤,工人党顿时失去以往的一大优势。网络平台成了兵家必争之地,方言的宣传效果将受到各政党的更大重视。

在60年代初,李光耀为了接受政治对手的方言和华语挑战,以及抗衡左派势力在华人社会中的影响力,而勤学华语和福建话。80 年代开始,方言在华语运动下遭受打压,导致一代人与方言保持“社交距离”。

讲方言是为了方便传达信息,碰到名词和人物名字照用华文可也,如果把国务资政“尚达曼”三个字用福建话或是广东话读出来会觉得搞笑;又如“口罩”,硬是说成福建话或是潮州话可能让人“听无”。

时至今日,方言的生命力仍像野草一样“春风吹又生”,每当选举和国家危机到来就会给方言吹起“春风”,一阵风过后,它又躲到草根阶层,等待下个“临危受命”的机会。

讲方言更接地气? 执政党方言能力强的部长和议员胜算更高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