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大选,阿裕尼集选区的选民最让人“羡慕妒忌恨”

2020年07月09日

如果你问最想住在新加坡哪一个集选区?那一定是阿裕尼集选区了。

本届大选,阿裕尼集选区的选民最让人“羡慕妒忌恨”

怎么说呢?

因为住阿裕尼集选区的友人常说,自从2011年工人党赢得了该区后,他既得到了该区的议员服务,也得到人民行动党的基层领袖服务,一次过享受两方的好处,如同一个同时被两名男人猛烈展开追求的女子那样。

友人不无担忧地说:

“楼下的基层告示板很大,不过这些年来工人党的议员不允许使用。如果这次行动党赢了,工人党一定不可能成为我们的基层领袖了。撇开国会少了另一把声音不说,到时我们也只剩下一方的好处了。”

本届大选,阿裕尼集选区的选民最让人“羡慕妒忌恨”

那究竟居民收到哪些好处呢?

日前,行动党阿裕尼集选区候选人山水·卡玛尔(Shamsul Kamar)被指送炸鸡、燕窝、肥皂拉票,让其他选区的选民羡慕不已。

不过山水先生已经就炸鸡和燕窝事件分别作出了澄清,说纯粹只是为有需要人士送礼物,不是用来拉票的。

山水·卡玛尔是行动党加基武吉支部主席,加基武吉分区就位于阿裕尼集选区内,他本届再次以行动党候选人身份参选。

提名日隔天(7月1日),网上就冒出一则贴文显示,山水先生大派免费炸鸡。

贴文附上由山水先生签署并印有他人头像的信函,日期是6月27日(在23日宣布大选后),内容以马来文写着邀请加基武吉居民参加在7月4日举行的一场分发食物活动,居民可免费获得一份由某快餐店赞助的两块鸡的餐食。

有网民称,山水先生是想用食物来换取选票,而且只让马来族群受惠。

本届大选,阿裕尼集选区的选民最让人“羡慕妒忌恨”

山水先生过后在面簿澄清该指责。

他说,这个活动是在宣布大选日期前就开始策划的,但随着选战打响,不得不推迟活动。活动委员会成员从提名日当天起已开始致电居民,告知他们活动推迟。

他解释,自己过去五年和团队及各种组织合作,以“不论种族、语言或宗教”的形式为加基武吉的居民提供帮助,而且所有的礼物都是由一些公司或组织赞助的。

“在某些情况下,这些组织希望为特定人群提供帮助。例如,一些可能希望专注于年长者、低收入家庭或单亲妈妈。”

而这次发起赠送免费炸鸡活动的食物分发组织,则希望专注于低收入的马来穆斯林家庭。

本届大选,阿裕尼集选区的选民最让人“羡慕妒忌恨”

7月4日当天,又有一张显示两小盒燕窝的照片在网上流传。燕窝盒上也贴著山水先生的名片和头像,名片上还印着人民协会的标志。于是,有网民指人协动用公共基金来买燕窝,再以此换取选票。

本届大选,阿裕尼集选区的选民最让人“羡慕妒忌恨”

加基武吉社区组织针对指控,隔天(7月5日)在面簿上发文澄清。

该组织表示,有贴文指他们为了换取阿裕尼选民的选票而动用公共基金买燕窝,但这些燕窝其实是基层领袖们捐出来的。

贴文写到,这些燕窝是送给那些在2019年6月和8月参与加基武吉一项健康活动的立国一代居民,感谢他们做出的贡献。

活动中未派发完的燕窝则在活动后送给那些有需要的家庭。组织最后写道,希望公众不要误会义工团队的好意。

本届大选,阿裕尼集选区的选民最让人“羡慕妒忌恨”

山水先生当天接受媒体受访时也重申:

“我们不要被这些事扰乱视线,我们眼前有更大的问题......过去几个月来直到大选之前,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居民渡过疫情的难关。”

不料昨天(7月8日)又有网民说山水派送了印有他头像和名字的肥皂来“拉票”。

本届行动党阿裕尼团队由赖添发、蔡荣良、山水·卡玛尔、杨陞才和陈惠意组成,除了陈惠意和杨陞才,其他三人都是上届大选挑战阿裕尼的“原班人马”,五人过去四年在阿裕尼担任基层组织顾问,积极投入社区工作,为在大选打“耕耘牌”做好准备。

上届“领军”攻阿裕尼的杨木光曾说:

“基层组顾问必须是人民与政府之间的桥梁,得以更清楚的方式传达执政党政府的政策信息……这工作在反对党管理的区内更重要,我们不能让居民觉得被忽略,而是应该把沟通工作做好,确保居民不会对政策产生误解或感到混淆。”

上届大选,工人党和行动党在阿裕尼集选区里各取得50.96%以及49.05%的选票,双方差距少过3000票,阿裕尼是行动党一直都想收复的失地。

“阿裕尼”就好比一个追不到手的女朋友,穷追不舍的那方不得不加把劲将女朋友呵护得最殷勤。

而这两名追求者,一个相当“有钱有势”,人面广认识不少商家能赞助活动送赠品,另一个则口袋里没什么钱,凭借一份心意来留住女朋友的心。

不过鹬蚌相争,最开心的当然是“阿裕尼姑娘”了。

反正红蚂蚁就是对阿裕尼集选区的选民羡慕嫉妒恨,红蚂蚁至今从未收到过任何一党的“小礼物”,就连一包纸巾都没有,不知道是不是红蚂蚁不属于有需要人士,还是所住的蔡厝港集选区并不是热点战区呢?

虽然不图这些好康,但还是想享受那种“被宠”的感觉,你懂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