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我手机的盗贼被捕了,我却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2020年07月21日

编者按:一名本地司机的手机不幸被偷。小偷被逮捕后,这名司机没有得到赔偿。这名司机将经历写了下来,希望可以寻求相关帮助。

“偷我手机的盗贼被捕了,我却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以下是网友原文:

我来新加坡打工将近四年,目前在一个农场做送货员。写这个投稿是因为有一件事一直让我非常困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这事纠缠了我两年多,只是想表达一下心声,打开我的心结!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一 从失窃到立案:

2018年8月22日,我如常工作。那时负责帮一家面包厂往各个超市送货。在驾驶座放好我刚买来的新手机,打开导航。上午9点到9点半,在联合广场(United Square)卸货时,由于一直觉得本地治安好、素质高,不曾有防盗意识。离开车子时,就把手机放在驾驶座上,没想到送完货回来,发现新手机(iPhone 7)被盗了,当时该手机价值1600多新币,是妹妹送我的礼物,手机里的新电信手机卡及储存的个人信息和珍贵照片等,也随手机被盗而丢失。当时忽然发现手机没了,寻找很久无果,我便到就近警署报了案;下午正式立了案。

二 从立案到办案:

立案后,我开始焦急地等候警署的回复——我只盼望警方能够尽快抓住小偷、替我追回我刚买的新手机。大约十来天后我接到通知,偷我手机的盗窃犯已被抓获!这一消息令我振奋,也心生感激。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我随即被告知,盗窃犯声称我的新手机“被弄丢了”。让我多日来追回自己手机的梦想与期待,瞬间化为了虚无。

之后,我被电话告知,让我继续等候消息。

三 从办案到待审:

等候办案过程是漫长的。大约又过了几天,我致电警署。 办案警员刚好值班,接了电话说那个小偷准备赔我500新币,可我这心里就想着拿回自己的手机,赔偿500新币的价格毫无依据,于是告诉警员说,手机里珍贵照片一去不返了。我只要求拿回一个二手手机的当时市价。由于500新币与我手机的实际价格相差实在太远,加之对小偷有无其他制裁措施、如何落实等等疑窦很多,我当时没有接受。警员说要不等开庭,叫我跟法官说要求赔偿的金额,我想法庭会给我一个更好的说法。就回复说“那就等开庭吧!”

四 从无尽等待到结案:

这一等又是半年,警局那边没给我来过电话,也没有任何音信。 我打了电话给警署,发现案子已经结案了,我问怎么还没有开庭就结束?警员说因为不够规模,只给小偷一个警告。那赔偿呢?警员答,当初赔500新币,没有接受,现在已经没有了。我就说,那时候不要,不是因为等著更公正的赔偿和审理吗?警员表示,警署是这样规定的,如果想要手机,需要自己找律师去申诉。我放下电话,何处伸冤?手机盗窃案结案了,作为当事人的我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五 我要申诉:

这一件事,对我打击很大。因为这件事找过很多法律援助,光律师费就是一个小时200多新币。我一个月挣不到2000新币,不吃不喝,一个月跟律师说10小时话都不够,但是不请律师,我这个手机又找谁拿回? 为此,我工作之余多次到法律咨询和援助处排队,有时一排就是两三个小时,身心俱疲。 我只是一个为了生计而远离自己的国家来此务工的送货司机,自从我踏上新加坡这块土地,我始终依法守法,自食其力;我也曾经一直坚信,法律迟早会还我一个公道,只可惜我的文化程度很低,又身处异国举目无亲;我的收入微薄,请不起律师,于是只好随身带着立案的报告四处寻求法律援助。

如今小偷只被警告,失主我承受的却是煎熬的12个月、委屈的12个月、愤怒的12个月。 (文:陆先生)

“偷我手机的盗贼被捕了,我却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