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反对党只是摆设吗

2020年08月02日

提起新加坡的反对党,相信很多人会表示很惊讶:新加坡这么一个威权社会,竟然会允许反对党的存在?即便有,多半也是摆设罢了。

实际上,新加坡自1959年取得自治地位以来,就一直有反对党,且反对党是合法存在,也是实实在在的反对。只是反对党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的实力差距太大,没有太大的存在感而已。

反对党的存在对新加坡而言,还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它维持了新加坡议会民主制的形式;另一方面,在一定程度上也给人民行动党造成压力,促使他们做得更好,这对新加坡的整体利益是有帮助的。

一、盛极一时的“社阵”

1954年,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成立;1959年,人民行动党开始执政,迄今61年,从未输过选举。

人民行动党在成立之初,内部其实是有不同路线的:一派是以李光耀为代表的右翼,代表中产和中上层阶层的利益。另一派是以林清祥为代表的左翼,代表中下层的利益。两派后来因为理念之争分道扬镳,左翼出走,成立政党社会主义阵线,简称“社阵”。

社阵成立之初,风头要压过人民行动党一筹:原来人民行动党51个地区支部,有35个选择支持社阵,23个地区组织秘书,有19个也是站在了社阵一边。按照正常的议会民主制选举的传统,社阵完完全全有机会赢得大选。

但是社阵在1966年的新加坡大选犯了非常大的战略性错误,宣布抵制1966年的新加坡大选,号召选民投弃权票,由于社阵拒绝参加选举,直接导致人民行动党囊括了所有议席。

社阵放弃了议会斗争,开始走上街头。一方面等于放弃了合法上台的机会;另一方面,也给李光耀打压他们提供了口实。此后,李光耀发动了两次“冷藏行动”,基本上将社阵的领导人一网打尽,从此一蹶不振。

社阵存在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在新加坡历史上非常重要,也涌现出一批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

新加坡的反对党只是摆设吗

社阵的代表人物(图源:网络)

(1)林清祥

与接受英文教育的李光耀不同,林清祥接受的是华文教育,他辩才无碍,非常有个人魅力。在新加坡取得自治前后,林清祥是最耀眼的政治明星。当时包括李光耀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林清祥会成为下一任新加坡总理。但是后来他三度被捕入狱,坐了十年牢,获释后被“流放”至伦敦,政治生涯就此结束。

(2)林福寿

林福寿是一名医生,他被李光耀关了19年8个月,获释之后继续在医院工作。晚年的林福寿发表过一个演讲,大意是说,很多人认为,人在年轻的时候应该是理想主义者,年长之后应该成为现实主义者。林福寿认为这种说法完全是胡说八道,是放弃理想之人的自欺欺人。言下之意是,理想主义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放弃。

(3)谢太宝

谢太宝是一名中学老师,他失去自由的时间长达32年,比曼德拉的26年还要长。谢太宝是一个内心非常强大的人,在失去自由的过程中,坚持学习;59岁的时候,在荷兰的一个研究所获得社会学硕士学位,65岁时获得博士学位。

无论是林清祥、林福寿,还是谢太宝,都是有情怀、有理想主义色彩、关心普罗大众的政治人物。但是政治斗争是非常现实的事情,理想主义者往往斗不过现实主义者,而李光耀正是一个最为现实的人。

二、近年有影响力的反对党

近些年,新加坡最有影响力的反对党是工人党。

工人党涌现出了一位非常有魅力的人物刘程强。人民行动党执政以来,虽然工作做得很好,但是总有一些人会有不满情绪,而这种不满也需要投射。近些年,这些人在刘程强身上看到了希望。

刘程强也是接受华文教育,他吸收了前一辈反对党人物的教训,注意在体制内的活动,不和人民行动党的硬碰硬;并注意做好社区工作,赢得选民的心。李光耀在回忆录里也称赞刘程强是一个真正的爱国者,他认真的参与选民的每一次婚礼,每一个葬礼,受到了选民的爱戴。

新加坡的反对党只是摆设吗

新加坡工人党领袖刘程强(图源:网络)

2011年新加坡大选的时候,我曾经到新加坡,在工人党集会的现场去,确实是让人印象深刻,会场有几万人,声势浩大。正是这次大选,刘程强带领新加坡工人党的团队赢得了一个集选区,这是新加坡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集选区是新加坡特有的制度,是让选民对一个候选人组合进行投票,人民行动党因为政治人才众多,一般是由一位资深部长带领其他几个资历浅的人;而反对党人才凋零,有时甚至连人都凑不够。因此此前普遍认为,集选区制度是牢不可破的。谁也没有想到刘程强能创造历史。

今年大选,在刘程强隐退的情况下,工人党在印度裔党魁毕丹星的领导下,再接再厉,赢得2个集选区和一个单选区,最终获得10个议席,再次创造历史。毕丹星因此成为新加坡历史上第一位被正式确认的反对党领袖。

这说明,集选区制度其实是一把双刃剑,一旦失守,就会一下子丢掉好几个议席,比单选区要危险得多。未来,人们行动党估计会对这一制度进行评估和改革。

2020大选比较引发关注的,还有另一个反对党,新加坡前进党。

前进党于2019年年初成立,领导人为陈清木。陈清木原来是人民行动党的议员,后来因为理念的分歧而出走。2011年,新加坡选总统的时候,陈清木以0.34%的微弱的优势输给了后来当选总统的陈庆炎,让人民行动党政府惊出一身冷汗。

今年大选,陈清木拉拢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加入前进党,引发舆论关注。在大选中,创党仅一年、首次参选的前进党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在西海岸集选区获得48.31%的支持率,仅以3.56个百分点之差,憾负于有“双部长”压阵的人民行动党团队,几近攻下人民行动党的铁票仓。

尽管未能获得议席,但陈木清亦自信的表示:“我们虽然没有获胜,但我们已产生了影响。”

新加坡的反对党只是摆设吗

新加坡前进党领袖陈清木率领该党西海岸团队走访选区谢票(图源:联合早报)

但目前而言,无论是工人党还是前进党,只可能在某一些选区给人民行动党造成一定的压力。全面的取代人民行动党的执政地位,这个在可预见的将来都是不可能的。

三、人民行动党:扶持反对党非吾之责

人民行动党之所以能长期执政,是因为它有正反两方面的一系列措施和手段。

正的方面,对自身要求严格,同时注重吸纳民意。

新加坡的经济发展,以及政府在廉洁、法治等方面的表现,都让人印象深刻。新加坡独立以来,新加坡人的生活水平得到明显提高,大部分人还是对执政党还是比较满意的。

与此同时,人民行动党非常的注意进行总结,每次大选之后,都要看自己哪一点没有做好。比如2011年大选,他发现民众对移民太多有意见,所以新加坡马上就收紧了移民门槛;民众对部长高薪有意见,部长马上就降薪30%。在回应民众意见方面,人民行动党的反应速度相当快,很注意查漏补缺。

这样一来,反对党也很难找到发难的借口,只能在人民行动党的政纲上面做一些小修小补,空间就非常有限。

新加坡的反对党只是摆设吗

新加坡国会大厦(图源:新加坡国会官网)

反的方面,人民行动党也对反对党进行打压。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内部安全法》,简称内安法。内安法是英国人留下来的法律制度,一旦认定你有危害国家安全或者分裂族群的行为,就可以不经审判,无限制的拘押你。上文提到的林福寿和谢太宝的经历,李光耀就是援引内安法对其进行惩戒。这个法规早年在新加坡,制造了白色恐怖的氛围,老一代新加坡人对此至今仍然心有余悸。

另外就是前面提到的集选区制度。

还有选举押金制度,任何人要参选,都要交好几万新元,没有达到12.5%的得票门槛的话,押金就会被没收。

此外,新加坡选举的时间非常短,从宣布到投票,中间只有10来天的时间。这也是对反对党不利的,因为反对党平时本就没有什么曝光机会,选举时间短,肯定来不及反应。

人民行动党的还喜欢通过诉讼的方式,对反对党的政治人物下手。你有什么话没有说对,马上就告你诽谤,法院宣判,让这个人赔偿巨额费用,如果赔不起,就只能宣布破产。而一旦宣布破产,就失去了参选资格。

此外还密切监察参选人的行为,一旦发现有不端行为,就马上揪出来。新加坡有一个反对派人物叫徐顺全,原来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的老师,被发现用公款邮寄个人论文去投稿,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把他给开除了。

对于这些打压的举措,人民行动党的解释是,扶持反对党不是我的责任。

显然人民行动党需要反对党的存在,来督促自己做得更好,同时又不希望反对党做大。早年的打压可能会稍微多一些,近些年民众对这种做法已经非常反感,因此明目张胆的打压,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回顾新加坡六十多年的执政历史,打压反对派整体上还是辅助手段。

良好的政绩,与时俱进的精神,能够得到民众发自内心的拥戴,这个才是人民行动党得以长期执政的最大秘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