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急妻住院子转校手续 客工返马要隔离办不了

2020年08月23日
心急妻住院子转校手续 客工返马要隔离办不了

李雪凌(左4)希望政府能够允许父亲提早结束隔离,回到他们身边。

一名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男子因返国需要进行14天隔离期,以致无法及时处理重病妻子的住院手续,及孩子的转校手续,心急如焚。

李贵松(44岁,新加坡电子厂领班)指出,他妻子日前因患上骨痛热症而进行输血,进而引发血液细菌感染,最终细菌蔓延至心脏、肺部及脑部而住进加护病房,他却因为必须隔离14天,只能干着急却帮不上忙。

他说,本身在新加坡工作已经18年,一直都是每日往返新加坡与新山,自从国家落实行动管制令,他就一直待在新山,无法进入新加坡工作而失去收入。

他指出,本身是在7月14日才获准进入新加坡工作,却在数天后接获妻子感染骨痛热症而必须入院治疗消息。

“当时,我也没有要求要回国,只是提醒妻子要接受治疗,她在住院的5至6天后,就出院回家休养。”

李贵松今日与民主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助理游佳豪透过视讯联系,召开记者会说明他与家人所面对的困境。

他指出,妻子在出院后情况并未好转,依然出现发烧及咳嗽的情况,在别无他法之下,他唯有联系芙蓉的家人,把他一家大小接回芙蓉由岳母照顾。

李贵松与妻子谢彩莲(39岁,家庭主妇)育有3名年龄介于12至16岁的孩子,孩子们在妈妈第一次入院时,暂住朋友家里,自从被接到芙蓉居住,他们已经停学接近1个月。

李贵松指出,自从妻子感染骨痛热症后,几乎都在进出医院,即使回到芙蓉中央医院检查,也找不出病发原因。

他说,身在新加坡的他看着妻子情况越来越严重,只好再请亲戚把妻子带到吉隆坡私人医院进行检查,报告出炉证实妻子血液受到细菌感染。

他说,谢彩莲在私人医院接受了5天的治疗,但医生发现细菌已经入侵其心脏,因此,把她转到马大医院继续治疗。

他表示,妻子的心脏瓣膜因为细菌侵蚀已经无法运作,在今天早上在母亲签署同意书下,进行心脏瓣膜更换手术。

他对于自己无法在妻子情况危急时,给予即使照顾及亲自处理入院及手术手续感到懊恼及难过。

心急妻住院子转校手续 客工返马要隔离办不了

谢彩莲目前仍在加护病房接受治疗。

多次申请提前结束隔离被拒

李贵松说,医生已经告知,其妻子的康复期最少需要6个星期,因此,他已经决定把孩子从新山学校转至吉隆坡学校就读,以方便妻子日后复诊及治疗。

然而,他表示,转学手续也需要他亲自处理,而在隔离中的他却无法即时为孩子进行转学手续。

他说,自己在7月14日进入新加坡后隔离了14天,7月28日才正式上班,却接到妻子情况恶化的消息,在完成申请回国手续后,他于本月12日,徒步从新加坡走回新山。

他表示,自己曾多次向卫生部及政府相关机构申请提前结束隔离,以便能够回到吉隆坡协助妻子办理入院及手术手续,但一直得不到回复。

截至今日,他已经隔离了11天,才辗转透过朋友,找上林立迎求助,希望能够尽早回到吉隆坡。

李贵松的长女李雪凌(16岁)在记者会上喊话,希望政府能够尽早批准爸爸结束隔离,让爸爸协助他们办理转学手续。

“我希望政府可以让爸爸赶快回来,我想要回去学校上课。”

她说,由于妈妈入院,爸爸不在身边,她与弟妹目前暂住姑姑家,由姑姑代为照顾。

心急妻住院子转校手续 客工返马要隔离办不了

李贵松目前在新山隔离,只能透过视讯联系说明情况。

愿付1000令吉

询及种植与原产业部长拿督凯鲁丁从土耳其返回马来西亚后无需隔离的事件,李贵松无奈表示:“如果只需要1000令吉就能够解决,我愿意付这1000令吉。”

他说,他的隔离费用为每天150令吉,加上检测费用等,13天的开销估计需要2300令吉。

他指出,妻子的医药费大约花了6万令吉,加上自己已经半年没有收入,未来可能会失去新加坡工作等等问题,他正面对巨大的经济压力。

他坦承,目前只能靠积蓄及向亲友借钱缴付费用,而未来还有3个孩子的生活费需要支付。

因此,对于凯鲁丁只需要支付1000令吉的罚款,他感到无奈。

出席记者会的包括李贵松次女李欣娱、侄女婿连伟仑、林立迎助理赖俊权及苏金发。

游佳豪表示会协助事主,与卫生部联系,希望可尽速节束隔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