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别哭

2020年09月06日

近日,一张图片在Facebook上引起了热议。

图片的标题是:PAP(人民行动党)哭泣的巨婴们。

这张图片的来源是ALL SINGAPORE STAFF(ASS)的Facebook官方账号,配图文字为:国会成了Mediacorp的新试镜场。(Parliament is the new audition ground for Mediacorp.)

新加坡,别哭

Mediacorp是新加坡的传媒集团,之所以国会被称为“新试镜场”,是因为自2020年以来,众多内阁成员在参与国会辩论时泪洒当场。

不用仔细描述,你也应该还记得3月时黄循财部长在国会上引起热议的哭泣场景。而就在刚刚到来的九月,李显龙总理在国会发表讲话时几近哽咽,人力部长杨莉明也流下了眼泪。

是什么,让新加坡的内阁成员们纷纷落泪?

01. 冷面部长泪洒议事厅

2020年以来,内阁成员中共有三位因落泪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从时间线上梳理,最先一位在国会上落泪的内阁成员是黄循财。

黄循财是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部长,也是新加坡政府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的联合主席。作为抗疫工作小组的联合主席,黄循财可以说是对新加坡的疫情了解得最全面的人,每当新加坡政府有抗疫新政策,也都是他出来发言。

新加坡,别哭

面对媒体,在讲解新加坡抗疫的新政策时,他总是一副冷静从容的样子,伴随几乎没有起伏的语调,给人一种“扑克脸”的既视感。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冷静的部长,3月25日在新加坡国会上汇报工作的时候,哭了……

有媒体解读,是因为新加坡抗疫工作压力太大才导致黄循财落泪:

新加坡,别哭

不能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因素,但这并不是主因。

当天,黄循财分享了自己深入基层看到的,新加坡人在这段时间里全民一心的抗疫历程。在说到抗疫的无名英雄时,他一度语塞,红了眼眶,哽咽将近三分钟

在这一幕发生的之前和之后,他在整场演讲当中,声音都是哽咽的,有时说得特别慢,可以听出他在尽力控制情绪。

新加坡,别哭
新加坡,别哭

这应该是公众首次看到他当众控制不住情绪,洒下男儿泪。从黄循财所说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内心的起伏波动:

我们展开抗疫工作至今只有两个月,但感觉上却仿佛已经过了一生。

我们正处于一场持久仗的开端。这样的情况还会持续很多个月,截至年底甚至更长。冠状病毒毫无疑问,是整个世界和新加坡几十年来面对的最大挑战。

所以让我们团结一致面对挑战。当新加坡全民一心,我们就能一起击退病毒。在这个危机结束后,我们将变得更坚强更坚韧。”

在国会上,黄循财还感谢了新加坡各行各业的抗疫英雄:清洁工、餐饮人、保安、机场管理员、媒体工作者等等等等,当然还有最辛苦的奋战在抗病毒一线的医护人员。

黄循财将这些在众人看不见的方面各司其职各尽所能、努力对抗冠状病毒的新加坡人称为“无名英雄”,他们的付出感动了新加坡人,也令黄循财为之动容:

“言语无法道尽我心中的感激之情,有许许多多新加坡人在协助抗疫,我想对所有在尽力对抗病毒的人郑重地说声谢谢。”

感动与感谢,是黄循财此次落泪的主要原因。

他哭完后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人力部长杨莉明给他递了纸巾。

新加坡,别哭

对此,新加坡网友觉得非常感动:“黄部长懂我们”“我们需要团结起来”

新加坡,别哭
新加坡,别哭
新加坡,别哭

黄循财当天也说,他理解随着局势越来越不明朗,许多国人正日益变得焦虑和恐慌。但当务之急就是认真对待疫情,在这段时间减少不必要的外出与接触,遏制病毒在社区传播开来,以免再产生新的本地感染群。与此同时也不要恐慌去囤积食物或日用品,这样货源就会充足。

他强调说,新加坡将继续抓紧病源追查工作

“如果有朝一日我们无法再开展病源追查,就无法避免疫情大规模爆发。这是很多国家正面临的情况,他们已经无法再联系追踪曾经与病患密切接触过的人,所以局势彻底失控了。”

新加坡,别哭

而成果也是每一个人都看得见的。根据卫生部文告,从4月到9月,关联不明的病例已从每天两位数减至个位数,基本可以控制在3例之内。不明感染源病例大幅减少,也使得社区疫情得到了较好的控制。

02. 是真情实感吗?

时隔将近半年,9月1日,国会复会第一天,新加坡人力部长杨莉明在国会上的一段发言视频又火了。

原因就是这位新加坡政坛“铁娘子”第一次当众哭了……

在此之前,杨莉明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刚强的,甚至有些评论说她是“傲慢”的。

关心新加坡客工宿舍疫情的读者朋友应该还记得4月的“向客工道歉”的争议。5月4日,官委议员王丽婷在国会会议中向新加坡部长及总理直接发问:“政府会考虑向客工道歉吗?”

杨莉明对此的回应是:

“我们会定期与客工交流,我想他们(客工)现在关注的是我们现阶段能如何帮助他们……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任何一名客工要求道歉……”

新加坡,别哭

“尽管杨莉明在人力部已经有两年经验,但她仍然固执地拒绝承认自己在新冠危机中手足无措的事实。”……“她彻底地、可耻地失职。”

撰稿人Harold Chai如是评论道。

针对杨莉明的此次落泪,也有很多并不友好的声音:All Singapore Stuff网站上直接有网友称杨莉明这是“鳄鱼的眼泪”,认为她不过是在“作秀”试图以眼泪来获取同情心。

新加坡,别哭

很多网友也对她的眼泪不为所动:

新加坡,别哭

真的如网友的评论,这不过是“鳄鱼的眼泪”吗?

不妨来看看杨莉明此次落泪的前因后果。

9月1日的国会辩论中,众议员关于就业问题的讨论可谓兵戎相见,工人党的林志蔚和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对杨莉明的发言内容提出了质疑。

新加坡,别哭

在辩论一开始,杨莉明还面带微笑,给出一系列数据,表示人力部已经尽力保住国人工作:

“过去每年的SP和EP增长速度不超过9000人,本地人PMET(professionals, managers, executives and technicians)的数量增长却有每年3万5千人。”……“在过去的五年里,每增加一个就业及S准证持有者,就有大约四个本地人从事PMET工作。”

此时,前进党的梁文辉反驳道:

“我们谈的是国人整体的就业压力,情况似乎没有你描述的那么乐观。”

工人党的林志蔚抛出的问题也丝毫不留情面,针对人力部最近的一系列提高准证薪水门槛,降低SP配额等政策,他提问道:

“你觉得简单地放缓SP和EP的增长数量,就能保证本地PMET不被取代吗?”

这一系列质疑成了压倒杨莉明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谈到新加坡目前就业形势时,她几度哽咽,几乎落泪。

新加坡,别哭

2020年可以说是新加坡就业状况有史以来最严峻的一年

第一季度失业率创十年新高,数据攀至2.4%,新加坡经济面临建国55年来最严重衰退;第二季失业率再攀新高至2.9%,公民的失业率更高至4%。身为人力部长的杨莉明其实承受了很多压力。

尽管激动,杨莉明还是有条不紊地回应了以上问题,她表示了解“新加坡人的挣扎”,现在很多40、50岁的新加坡人失业,许多人家庭收入还是很低。也说明:现在经济不好,所有的政策都是为了“帮助新加坡人保住工作,远离失业,实现收入增长、和日后的退休保障”。

她在总结陈词时,再度哽咽,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新加坡,别哭

然后,说出了感人至深的一段话:

“无论这场暴风雨有多长,人力部都会与你同行。无论前路多艰难,我们都会帮助你回弹。

我们的任务是帮助你们每一个人在风雨后变得更强韧。通过永不放弃希望、与本地雇主合作来公平对待你们,让你们能看到辛勤劳动的成果。

我们的工作仍未完成。我们已稳定踏出脚步,无论多大的挑战,我们都会勇往直前,与你同行,为你,也为新加坡。”

相比于“鳄鱼的眼泪”,这段话更像是真情实感的流露

原因无他,是因为人力部确实已经在尽力采取各种措施保住新加坡人的饭碗了。大幅提高准证申请标准,一年内三次提高外国准最低薪资门槛,缩减SP发放配额;紧盯违反规则的企业,给予本地人大额就业补贴……

如果这还不算尽力保护本地人就业,那外国人怕是要哭晕在厕所了。

03. 新加坡,别哭!

受疫情影响,今年新加坡国庆群众大会取消,李显龙总理借施政方针辩论,于9月2日在国会发表重要演说。约一小时半的发言分为四大主题,即新冠疫情、社会安全网、外来人才,以及新加坡政治文化

值得一提的是,两位部长落泪之后,李显龙总理在国会辩论政府施政方针时也一度哽咽,热泪盈眶。

李显龙总理承认新加坡的疫情应对措施并不完美。他指出,当时的情况刻不容缓,事后回看,确实可以在很多方面采取不一样的应对方式。

新加坡,别哭

但政府会从中吸取教训,下次做得更好。

“我们必须从这些错误中吸取教训,下次做得更好。但在抗疫之战的迷雾中,我们不可能总是做出正确的决定。我们当下必须抉择和行动,刻不容缓。”

社会安全网方面,李显龙总理指出,在新常态下,新加坡将面对更多经济不确定性和动荡,人口老龄化和医药费上涨的长期趋势也依旧存在,因此须加强社会安全网。在这方面,政府不会出于意识形态去反对任何建议方案,但首要考量是任何新计划都须在财政上可持续

新加坡绝不应抱着“富二代”的心态,想着动用先辈辛苦积攒的钱,而应该以先驱的精神,用政府目前收入应付社会安全网开支,不去消耗继承而来的财产,或押上后世子孙的未来。

新加坡,别哭

关于争议颇多的外来人才问题,李显龙总理也表明了态度:考虑到国人的教育水平、能力和收入都有所提高,调整工作准证门槛势在必行

但在调整就业准证政策的同时,李显龙总理也提醒:

“我们要小心,不要给人错误的印象,即是我们正封闭起来,是不再欢迎外国人,这样的名声会给我们带来极大的伤害”。

与此同时,李显龙总理强调:政府永远站在新加坡人这一边

“如果不能让国人受惠,为外国人创造就业机会又有什么意义呢?归根结底,我们的目标是发展经济、为国人创造良好就业机会,并提高我们的生活水平。”

新加坡,别哭

在政党对抗方面,李显龙总理也希望反对党能够拿出更好的表现,要敢于挑战执政党,指出他们的错误和不足,争取以后能够取而代之。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以新加坡的前进方向不会偏移,一切要以新加坡繁荣与发展为目标

提及未来,李显龙总理鼓励国人不要感到疑惑或害怕,而是怀抱着希望去应对冠病的冲击。

他说,新加坡曾经历许多生死难关,但每一次都存活下来,且越战越勇。

尽管经济氛围低迷,一些公司正在合并和裁员,但许多投资项目仍希望到新加坡来开展。这也说明了新加坡的经济吸引力依然不容置疑。

新加坡,别哭

李显龙总理在总结时情绪激动,他稍带哽咽地说,新冠疫情留下的烙印,将让新一代国人更珍惜所拥有的,并谨记新加坡得以保持卓越的要素。

“我们的经济将重新繁荣。我们子子孙孙将继续前进,建设更公正平等的社会。”。

回想当初,建国总理李光耀也曾在新加坡遭遇困境之时流下男儿泪。当时的情况,其实并不会比现在好。

1963年9月,新加坡脱离英国的统治正式加入马来西亚联邦。新马合并后,新加坡开始和中央政府发生种种矛盾。1964年9月,由于印尼特务的挑拨离间,新加坡又发生了严重的种族暴乱伤亡惨重,“马来人至上”的观念也逐渐走向了舞台的中心,非马来人的政党都公开表示反对“种族主义” 的信条。

当时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担心华人会主宰马来西亚的政治及经济环境,他认为,解决两个族群冲突的最好办法就是以华人为主体的新加坡独立出去,以保证马来族的统治。

于是,以巫统为首的执政联盟在国会紧急通过修改宪法,以126票赞成、0票反对将新加坡驱逐出马来西亚。

1965年8月9日,新加坡被迫脱离马来西亚。

新加坡,别哭

半生风雨,半生漂泊。数易其手,几经沧桑。在经历过英国殖民、日本占领、新马合并之后,新加坡终于在1965年“站起来”了,尽管当时的情形对新加坡而言几乎是“揠苗助长”。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将新加坡被迫独立的那年称为他的“痛苦时刻”,那也是他一生唯一一次在公开场合落泪。

新加坡,别哭

因为在李光耀的心中,新加坡是脆弱的

“我们不具备一个国家该具备的基本要素,我们是多元民族,缺乏共同语言、共同文化、共同命运。”

晚年他还在书中强调,万一周围的邻国“围剿”,“我们就死定了”。

的确,在此之前,新加坡只是一个英属海上贸易站,固然有着一定的发展基础,但同样面临人多地少、资源匮乏、经济畸形、种族纷争留下的满目疮痍。

当时的新加坡,沼泽、渔民和苦力居多,没有农业或工业,自然资源匮乏,连饮用水都是靠马来西亚供应。新加坡似乎走入了“绝地”

李光耀深知这一点,所以哭过之后,他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新加坡,致力于让新加坡富起来,让新加坡人民富起来:

“新加坡的传统需要百年的积累,而我尽了自己这份力。”

毫无疑问,哭过之后,李光耀做到了,他带领着新加坡,上演了“绝地求生”,让全世界对新加坡刮目相看。

所以,李显龙总理别哭!新加坡别哭!擦干眼泪,拍拍身上的尘土,继续前进,继续带领新加坡人民“绝境逢生”,走出疫情阴影,给世界一个奇迹!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与子同泽,与子同裳。

新加坡加油!

世界加油!

资料来源:

1. All Singapore Stuff:Netizens Unconvinced by Josephine Teo's Crocodile Tears During Parliament Debate

2. 新加坡红蚂蚁:新加坡国会复会议员越坐越远 这位部长汇报疫情时忍不住泪洒议事大厅

3.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新加坡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处:李显龙总理:加强社会安全网不能持“富二代”心态

4. The Online Citizen:PAP ministers are a pathetic lot who cry in Parliament when confronted with the ugly truth of their incompetence, says PV chief Lim Tean

5. 联合早报:杨莉明:当局拟让国人核心较弱企业检讨招聘方式

6. 新加坡红蚂蚁:新加坡人力部长解释为何提高外籍员工薪金门槛 网民听了“佛都有火”

7. 8视界新加坡:演讲结束一度哽咽 李总理:不要怀疑害怕 我国经济会再次繁荣

8. 新加坡红蚂蚁:李显龙承认新加坡的冠病应对措施并不完美

9. 新国志:无能却傲慢:公众抨击杨莉明处理客工冠病疫情不当

-END-

新加坡,别哭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