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前女佣推翻判决,无罪释放,情义之家为她筹款近3万新元助她完成梦想

2020年09月09日

近日,被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指控偷窃家中超过5万元财物,原本被判监禁26个月的印度尼西亚籍女佣芭蒂推翻法院判决无罪释放的消息引起热议。

成功为女佣芭蒂·莉雅妮辩护,让她无罪释放的律师Anil Balchandani,其所属的律师事务所Red Lion Circle表示,辩护律师之扮演了很小的角色。功劳应归咎于非政府组织,尤其是为陷入困境的外籍劳工提供援助的客工援助组织情义之家。

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前女佣推翻判决,无罪释放,情义之家为她筹款近3万新元助她完成梦想

芭蒂被偷窃官司缠身四年后终于洗脱罪名,虽然滞留本地,但却无法工作赚取收入。在过去三年半的时间,她都住在情义之家经营的收容所。情义之家还为她展开了线上筹款活动,共筹集了28560元善款,协助她完成返回印度尼西亚开设餐馆的梦想。

情义之家在声明中说:“在调查、审判和上诉过程中一直伴随着芭蒂,由始至终她坚称自己是无辜的。我们很庆幸正义最终取得胜利,定罪完全被推翻。”

#事件回顾#

# 芭蒂于2007年3月受雇,开始在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的家工作,家里还有另外四名成员:廖文良妻子,女儿,儿子以及儿媳。廖文良儿子和妻儿在2016年3月搬走。

# 2012年和2013年,芭蒂被派往廖文良儿子的办公室打扫。

# 廖文良太太在2016年9月和10月,派芭蒂到廖文良儿子在外的住家打扫。

# 2016年10月28日,廖文良和家人怀疑芭蒂偷窃,决定终止她的合约。芭蒂需要在两个小时内收拾行李并离开廖文良的家,她向廖文良的儿子要求几个大箱子,把随身物品寄回印度尼西亚。在收拾行李时,威胁称要向人力部投诉,关于自己被要求打扫廖文良儿子的住家和办公室。在她封箱之前,中介通知她时间到了,必须离开,并由两名司机代为封箱。高庭裁定,廖文良和家人此举是为了阻止她投诉,陈成安法官表示,终止雇用合约是先发制人的第一步。

# 2016年10月29日,廖文良和家人花了两个小时检查两个箱子,发现许多属于他们的物品,并拍摄约21秒视频。廖文良后来报警。警方调查人员Tang Ru Long表示,廖文良和家人可以随意使用箱子里的物品。

# 2016年12月2日,芭蒂在12月2日返回新加坡找工作时,在樟宜机场被逮捕。她被指偷走两个Longchamp包包、一只Gerald Genta手表,一只Helix手表、两台iPhone、一个Prada包包,以及Gucci太阳眼镜等等。隔天,警方到廖文良家拍摄物品,这些物品要到2018年4月18日才被警方带走。

# 2016年12月录口供,芭蒂在12月3日和4日,以及隔年5月29日录口供。芭蒂说印尼语,但现场没有提供翻译,另一名调查人员Amirudin Nordin协助把Tang Ru Long的问题翻译成马来语。Amirudin承认印尼语和马来语之间存在差异。芭蒂在法庭上说,由于没有提供翻译,当她说马来语时觉得“不舒服”。

# 2017年8月芭蒂被控四项偷窃罪,并于2018年4月23日开始面对审讯。

# 2017年10月人力部接获芭蒂的投诉,指她被安排到廖文良儿子住家和办公室工作,并在展开调查后,向廖文良妻子和儿子两人,分别发出警告和指示。廖文良在审讯时表示,他怀疑芭蒂偷窃很久了,但一直都“容忍”她。他反对芭蒂代表律师Anil Balchandani指包包是被丢弃的说法,他补充说,自己和妻子是不可能把丢弃的包包交给芭蒂。芭蒂则说,她是在征求过廖太太的同意之后,才将一些廖家遗弃的物件收起,并打算带回印度尼西亚。

# 2019年3月20日被判四项偷窃罪名成立,判监26个月。法官Olivia Low表示,芭蒂在廖文良家工作多年,廖文良和司机Robin没有理由要串谋诬告芭蒂。

# 2020年9月4日改判芭蒂无罪。法官陈成安推翻了上述判决,他表示,由于存在“不正当动机”,对芭蒂的判决是“不安全的”,控方也无法排除合理怀疑。法官表示:“有理由相信,廖文良知道女佣不满后,采取先发制人第一步,即突然终止她的雇佣合约,也没有给她足够的时间收拾行李,以此希望她没有时间向人力部投诉。”法官也说:“当芭蒂表示要投诉后,廖文良随即报警以确保她不会再回来本地。”

新闻来源:8视界

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前女佣推翻判决,无罪释放,情义之家为她筹款近3万新元助她完成梦想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