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律师 助保安洗脱 共谋伤人罪

2020年09月13日

(新加坡13日讯)一名夜店保安劝架时手落到醉男胸口,结果和两名同事被控共谋蓄意伤人,他坚持自己没有共谋意图要打官司抗辩,出手相助的义务律师以关键证据为他洗脱共谋蓄意伤人罪。

王庆城(56岁)被指在2017年7月22日凌晨3时许,和阿兹鲁(34岁)及莫哈默沙(50岁)在乌节路的一家夜店共谋蓄意伤害一名男酒客,即拳打他导致他左眼红、左脸颊有割伤。

根据《新明日报》掌握的法庭文件,原籍印尼的23岁酒客和一对男女友人当晚到夜店喝酒,随后发现女友人不见,而到女厕寻找她,却被阿兹鲁和莫哈默沙误以为是要找麻烦,最终爆发肢体冲突。王庆城得知后,试图劝架要把酒客拉出去,却意外触及对方胸口,事后被控共谋蓄意伤人。

义务律师  助保安洗脱 共谋伤人罪

王庆城在义务律师的协助下,成功洗脱共谋蓄意伤人的罪名。

身型健硕的王庆城日前受访时表示,他没有这个意图为此不认罪要打官司抗辩,鉴于经济能力,无法聘请律师,在刑事法律援助计划下获维德律师所的谢勇光和庄秀彬律师义务帮忙,无偿为他处理案件。

谢勇光律师(42岁)透露,在研究案件后找到关键证据,两名前同事愿意为他特录一份证词还原真相,证明被告并没有共谋干案。

这两同事阿兹鲁和莫哈默沙,分别在去年11月和今年1月认下共谋蓄意伤人罪后,各被判坐牢1周和12天。根据两同事说法,当时酒客和男性友人出现在女厕,其中一个间隔的门是关闭着,因而请他们出来。男友人按指示离开,但酒客却突然发难不肯离开夜店,王庆城当时在另一处,3人事前没有沟通或计谋。

酒客在出口处之际,王庆城当时为了要将对方拉出夜店,和酒客有肢体接触,过程中手臂碰到他的胸口。酒客后来不慎跌倒,两名前同事和他扭打一团。根据两人说法,王庆城当时没有加入围殴,他的目的是要把对方拉出夜店。

义务律师  助保安洗脱 共谋伤人罪

谢勇光律师 。(受访者提供)

律师团队为他据理力争要求减轻控状,上个月开审一个星期前出现转折,控方同意修改控状,从原本共谋蓄意伤人改为刑事暴力。王庆城在修改控状下认罪被罚款800元(约2400令吉)。

他庆幸自己逃过牢狱之灾,感谢义务律师的帮助。

刑事暴力罪名下若罪成可被判入狱最长3个月

谢勇光律师说,在刑事暴力罪名下,若罪成可被判入狱最长3个月,或罚款最多1500元,或两者监施。不过之前的多数案例都是和路霸或性侵事件有关都包含掌掴、抓扯的行为,和王庆城的案件有所区别,于是力争轻判。

他在呈堂求情书中指出,王庆城当时只想尽快解决纠纷,把对方拉出去,挥手时没站稳,才碰到对方胸口。

他也提到,王庆城没有伤害酒客的意图,也没造成对方受伤。他也是首次犯法,当保安多年,从没接获顾客投诉。

夜店冲突早已习以为常

在安保领域20多年辗转在47家夜店工作,面对冲突早已习以为常。

王庆城目前在芽笼一酒店当客服员,现任雇主也为他写人格证明书。他透露,夜场的顾客喝酒后很容易引发纠纷,从事从业20多年,辗转在47家夜场工作过,对此早已习以为常,曾一晚上遇过6起冲突。

他说,保安在双方还没动手前就要机警地发现,及时制止,如果一方太激进, 就要把他拉出去,确保场内其他人的安全,再报警。

他和太太育有两名年龄分别为9岁和14岁的儿女,太太对他的工作性质一直很担心,还患上抑郁症。

他指出,为了要养家糊口,会保护好自己,不过他对自己当初从事的职业感到骄傲,认为也是在尽自己的力量,保护他人。曾目睹19岁青年夜场被刺杀

他绘述,2002年在夜场工作时,遇到两帮人马带着武士刀、巴冷刀、西瓜刀和螺丝刀互殴,一名19岁少年头和腹部被砍4刀,不幸丧命。

他直言,每当遇到严重冲突,自己也会害怕,但毕竟职责所在,必须做好本职。

他还指出,做这行意外频出,手被刀和玻璃划伤,甚至被顾客吐口水和言语侮辱的事件也是层出不穷。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