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2020年09月17日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商业区白领员工。(联合早报)

作者 郑智浩

“年轻人对工作不够‘饥渴’。大部人不愿意谦虚,也不愿意刻苦耐劳。比起上一辈,他们更向往‘聪明地’工作而不是‘努力地’工作。

“我们是不是正在将下一代培养成巨婴?我这周面试了12名正在找工作的本地大学毕业生……他们的回复让我感到极为失望,因为没有一个人对找工作这件事表现出足够‘饥渴’。”

“我自然倾向于聘请新加坡人,但是……他们(新加坡人)却让我们很为难,难以考虑聘请他们。所以别再责怪本地企业不得不考虑非本地员工。我们真的尽力了。”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说这番话的是新加坡中小型企业“未来亚洲青年学院”的35岁创始人林子轩。

批评七名年轻求职者

林子轩在8月29日上载了上述贴文后,又在另一则贴文中分享他面试七名年轻求职者的经历。这个职位月薪3000新元以上、年假14天。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结果来了七名“要求多多”的年轻求职者。

求职者一:周末绝对不能办公,最好居家工作。如果某些周末需要上班,即使另外补假也需支付周末加班费,因为法律有这么规定。

求职者二:嫌公司太远了,她住在东边,如果公司有提供交通津贴,可以考虑接受这个职位。

求职者三:上一份工作月薪6000新元,她最多只愿意在试用期减薪5%至10%,一旦试用期结束,就必须恢复到6000元。

求职者四:自己在上一份工作有助手帮他完成部分工作,希望这份工作也能有一群资历较浅的员工帮他完成工作。当林子轩告诉对方,他们是中小型企业没有这种资源时,对方立即回说:“那……谢谢你的时间,这个面试我直接跳过。”

求职者五:要求跟上一家公司一样给他21天年假,而不是目前的14天。林子轩告诉对方,如果年假不够,可以拿无薪假期,对方答说,那再考虑考虑。

求职者六:3000元月薪太低了。当林子轩告诉她最高只能给到3600元时,她回说可以接受但要求离职通知从一个月缩短至一星期。她很坦然地说,目前只是骑驴找马,有更好的机会就立即跳槽。

求职者七:要求将第13个月花红与可变动性花红都要明确写进雇佣合约,因为之前他上班的跨国企业有如此注明。接着又长篇大论教导林子轩如何与年轻员工交流、如何吸引人才、如何平衡工作与私人时间等等。

然后林子轩就与这七人“谢谢、再见、再也不见”。他甚至觉得,自己“虽身为雇主,却感觉是被面试的那一方”。

身在福中不知福?

此贴文一出,立即在网上引起热议,至今已累积分享超过7700次。不少网民在贴文底下留言时都分享了类似经历: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这位网民说,听业界朋友透露,刚毕业的学生似乎都是如此——难怪失业率那么高。也有网民指出,年轻人似乎一身“公主王子病”(Self-entitlement 也译为自我权利意识),这都还未踏入职场呢。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也有网民指出,这样的工作条件,“若开放给外籍员工申请,他们会从东部的巴西立(Pasir Ris)排队排到西部的裕廊(Jurong)。”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这当然有夸大的成分,但本地年轻人既然不珍视工作机会,又怎能责怪外籍员工前来抢饭碗?

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持反对声音的网民也不少。他们认为林子轩不该一概而论,并非所有本地年轻人都这般诸多要求、挑三拣四。

企业家和商业顾问Raj Singh随后也为此发了长文,逐一反驳林子轩的贴文,希望他在了解求职者提出要求的缘由后再下定论: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以下网民也说: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这明显是有失公正的。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林子轩遭人肉搜索

随着事情的发酵,网民开始对林子轩进行人肉搜索,把他照片和底细公开在网络论坛HardwareZone上,并对他进行语言攻击。

红蚂蚁在翻看HardwareZone后发现,该论坛的用户基本都反对林子轩的那一套说法。有用户不客气地指出: “我想说的是...他的工作不“美味”(appetising),当然人们也不“饥渴”(hungry)啦。”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这明显是冲着“年轻人对工作并不‘饥渴’” 的言论而来的。

时隔两周,接受采访

贴文出街两周后,林子轩9月10日接受在《联合晚报》采访时表示,贴文引起的一些极端反应让他很惊讶。他说: “我不认为仅仅因为分享个人经历和一件我关心的事,就应该得到这样的待遇。”

他在面簿发贴文的目的纯粹是要分享经验,“绝对没有要中伤或指责任何特定群体的意思”。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本地中小型企业“未来亚洲青年学院”的35岁创始人林子轩(Delane Lim)。(海峡时报)

问及是否后悔发贴文,林子轩9月9日接受《Today》采访时也曾透露: “这是我的DNA,而且这是我的个人社交平台。我坚持我的立场,不过我或许应该在表达意图时做得更好。”

面试本来就是你来我往、你情我愿

经济不景气时,就业课题自然引起大家额外关注。但求职面试这个环节,本来就是你来我往,交换意见的双向过程。

面试过程中,雇主在考量求职者是否合适时,求职者也在评估雇主。在新的时代,雇主固然需要适应并理解年轻一代的想法和价值观,年轻求职者同时也必须做好功课、审视自己的要求是否合理。

就业市场的机制是残酷的,优者胜、劣者汰、适者存。

在全球疾病大流行和经济低迷的当儿,年轻人,尤其是刚毕业正在求职的千禧一代(Millennial),必然在踏出社会的开始就遭受打击。除了更加努力地自我提升外,也要摆正心态迎接每一场考验。在求职的过程中切记别妄自尊大,但也别妄自菲薄。

新加坡年轻求职者要求多多,因此陷入“毕业即失业”的窘境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