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在新加坡:一场不平等的大流行

35天前

这个人已经受够了,他和11个人挤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接近1个月没有出去了,就跟在监狱没有什么区别,房间的架子上零零散散挂着几件衣服和几条毛巾。

这是一个在新加坡人描述的,在新冠疫情期间,他被关在了隔离区,和别人一样,他叫扎基尔·海珊·霍坎,是外来新加坡务工人员。

新加坡因治理新冠病毒受到各界人士的称赞,但当病毒袭击新加坡外来人员的住处时,新加坡的荣誉成功被病毒打破了,有人调侃说到,在一英里外就可以看到正在传播的病毒,现如今,几个人月过去了,新加坡再一次打败了病毒,每天各地区都已个位数报告传染人数,人们的店铺纷纷开张,工厂再一次运转了起来,遍地充满了欢声笑语。

在治理新型冠状病毒的后期,扎基尔·海珊·霍坎认为他这辈子最糟糕的事情已过去。今年6月,他的宿舍发布告示称彻底摆脱了新冠病毒。

新加坡在今年1月份时出现了第一例病毒感染者,紧接着新加坡出现了100例左右的感染者。

新冠肺炎在新加坡:一场不平等的大流行

一个庞大的计划开始实施在新加坡的各大城市里,紧接着全国都在推广,警告基本天天增加,并传达的非常清楚。

但是人们忽略了一个细节,一个非常大的细节,新加披有将近30万的外来务工者,基本都来自印度和孟加拉国的外籍工人,大多从事著新加披的建筑行业,这就意味着他们的老板必须向这些人提供宿舍,宿舍意味着很多人都会挤在一起,这给新冠病毒创造了良好的传播机会,在没有新冠疫情的时候,一个宿舍住20的个人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3月底,正式新冠病毒的高峰期,新加披以组织说到,他们的病毒感染的风险仍居高不下。

在封锁了全国之后,这一组织的预言变成了现实,每天都会有100多人感染,大部分都是外籍来新加坡务工人员。

4月中旬,新加坡官方发布一则通告,是两个不同的感染报告,一个来自新加披某社区的的统计报告,另一个来自某地外来务工人员的宿舍统计报告。

根据发布的图片显示,某社区的感染病例在见到宿舍的感染病例时,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新冠肺炎在新加坡:一场不平等的大流行

可以看到蓝色是外来人员,红色是社区人员,蓝色基本每天居高不下,而红色基本可以忽略不计,通告一经发布新加披政府就将外来务工宿舍封锁关闭,从中挑选处出健康的人员来维持国家日常运转。

这与美国的封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们可以出门购物,积极每天锻炼,而他们只能限制于房间之内,每天只提供基本的食物。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引起了新加坡人民的广泛关注,人们纷纷捐款,希望改善务工人员的住宿环境。

有些工人有一个好的老板,老板专门为他们租了酒店,扎基尔·海珊·霍坎调侃,我们的房间只有40多平米,住了12个男人,怎么保持距离?

新冠肺炎在新加坡:一场不平等的大流行

上个月,新加坡宣布,所有工人都已康复,但只是过了几周后,一些宿舍

有出现了新的病毒集体,扎基尔·海珊·霍坎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消灭病毒,现在就像回到工作地点。

在这里由衷希望新加坡人民尽快战胜病毒。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