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2019-08-19     1,221

文章摘要

在本文中,新加坡管理大学会计学院专业会计硕士项目主任和财务大数据分析硕士项目主任王纪伟教授,讨论了新加坡为其资本市场建立一个更透明、更可持续的报告环境所作出的卓越努力。他坚信强制性可持续发展报告将为企业提供定期审视自己长期可持续策略的空间,这必将有助于推动企业的品牌价值和竞争优势。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王纪伟教授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小新科普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可持续发展报告是从经济、环境和社会三个角度出发,报告企业的业绩,作为一种外部报告,旨在向利益相关团体披露企业用以管理和改善经济、环境和社会业绩的行动、这些行动的结果、以及未来的改进策略。

2000年,全球报告倡议组织(GRI) 发布了第一代《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南》。2002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世界可持续发展峰会上,GRI正式发布修订后的第二代《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南》(简称G2)。GRI发布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南》(以下简称《指南》)并非是一种行为守则和业绩评价准则,更不是制定行为的绩效标准(PerformanceStandard),《指南》只是要求企业或者组织披露正在做什么;至于做得好坏与否,则需要由外界阅读报告的人来判断。因此《指南》是以自愿为基础的,各种类型、规模、行业和地域的组织都可以运用《指南》。而且,《指南》并不为企业或者组织提供编制报告的方法,而是关注报告内容。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乔治·阿科尔罗(George Akerlof)在《柠檬市场:质量不确定性与市场机制》(The Market for Lemons: Quality Uncertainty and The Market Mechanism)的论文中指出,柠檬市场,也称次品市场,也称阿克洛夫模型,是指信息不对称的市场,即在市场中,产品的卖方对产品的质量拥有比买方更多的信息。在极端情况下,市场会止步萎缩和不存在,形成信息经济学中的逆向选择,逆向选择可能导致市场崩溃。柠檬市场的存在是由于交易一方并不知道商品的真正价值,只能通过市场上的平均价格来判断平均质量,由于难以分清商品好坏,因此也只愿意付出平均价格。由于商品有好有坏,对于平均价格来说,提供好商品的自然就要吃亏,提供坏商品的便得益。

“柠檬市场”理论的出现为资本市场强制信息披露奠定了基础,从而减少信息不对称市场的出现,减轻逆向选择的发生。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图片来源网络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针对经济市场现象,新加坡一直在努力为其资本市场建立一个更透明、更可持续的报告环境。早在1974年,新加坡特许会计师协会、新加坡董事协会以及《商业时报》在新加坡企业奖(Singapore Corporate Awards)中推出了最佳年度报告奖(Best Annual Report Award(Best ARA)) ,旨在鼓励企业提供透明化,广泛化报告,超越投资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如雇员、债权人和公众)需求的最低监管标准。

最佳年度报告奖(Best ARA)的评估标准包含绩效评估、商业计划及前景、风险评估及管理、演讲表述及形式。此外,最佳年度报告奖(Best ARA)还纳入了可持续发展报告的准则,包含环境/社会/治理表现(Environmental,Social and Governance),旨在提高企业组织对社区的责任意识。

通过近些年的奖项评估发现,可持续性和企业治理的份额比例已经从2011年的32%提升至2019年的41%,这表明可持续性报告对于企业的重要性日益加重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新加坡企业奖(Singapore Corporate Awards),图片来自网络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新加坡管理大学会计学院王纪伟教授自2011年成为最佳年度报告奖(Best ARA)评审团成员之一,他表示非常高兴可以看到新加坡交易所(SGX)要求上市公司提交可持续报告的举措。自2011年自愿性提供可持续发展报告制度措施实施以来,只有少于半数的企业自愿提供报告。但是在今年提交的633份年度报告均符合可持续发展报告的要求,这可以说是新加坡建立可持续发展报告环境的重要里程碑。

针对上市审核,企业所提供的上市材料中的非财务信息,也就是前面提到的环境/社会/治理表现(Environmental,Social and Governance-ESG)信息等同于财务数据的重要性,ESG数据的公开将有助于企业更好地进行企业风险管理,实现企业绩效可持续性发展。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图片来自网络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研究结果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和伦敦商学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的三位学者比较了在1993年前自愿采用可持续发展政策的180家美国企业(高可持续企业)和另外180家没有采用此类政策的企业(低可持续企业)。经过长时间观察,他们发现高可持续性发展的企业董事会和高管对可持续性的执行担负重任,例如,这些企业更有可能在薪酬方面采用可持续性指标来激励高管人员,且从长期发展来看,无论是在股票市场还是会计业绩方面,高可持续性发展企业的表现都明显优于同行。研究结果的发布为中国、印度和新加坡等国家的监管机构执行发布可持续发展报告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支持。

在今年最佳年度报告奖(Best ARA)获奖名单中呈现出了更好的报告企业,例如:

1. 新加坡电信有限公司(Singtel)为其可持续发展活动和战略搭建了一个专门的微型网站,并获得了安永(EY)对其可持续发展报告的独立认证。

2. 新加坡奥兰国际有限公司(OLAM)自2015年以来已将其可持续发展报告纳入到财务报告中。公司CEO还对其可持续性框架是如何支持企业战略进行了回顾和讨论。

......

总体来看,所有获奖者都已认可了ESG要素的重要性,并就这些要素制定了相关的政策、实践和绩效。他们还制定了新一年的发展目标,并就可持续发展报告发表了董事会声明。获奖者还使用了全球知名且得到国际认可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框架,如全球报告倡议组织(GRI)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南,国际综合报告理事会(International Integrated reporting Council)框架等。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2019最佳年度报告奖(Best ARA)获奖名单,图片来自网络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规模问题

市值在10亿新元或以上的大型企业,比小型企业提供了更全面的可持续发展报告,这并不意外,因为它们有更多资源开展可持续发展活动。尽管如此,中小型公司在可持续发展报告方面仍旧做出了值得称赞的努力。

王教授表示在他担任最佳年度报告奖(Best ARA)评审团成员之后,观察到同一组公司多次获奖,这也侧面反映出这些公司始终努力呈现透明化的报告。王教授也坚信通过监管机构、专业团体和大众媒体的力量,未来将会出现更多这样的公司机构,践行可持续发展之路。

王教授认为,当前所面临的真正挑战是如何使可持续发展报告具有可持续性。与遵循公认会计准则和规定格式的财务报告相比,可持续发展报告的公开方式和格式则更多样化,进而限制了公开信息的可比性和可靠性。

企业可遵循全球报告倡议组织(GRI)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南框架,但是报告的复杂程度使得可持续发展报告在企业间的可比性较差。尽管新加坡交易所(SGX)鼓励对可持续发展报告进行独立认证,以增强利益相关者对可持续发展报告可靠性的信心,但仍有极少数企业获得了对其可持续发展报告的认证。然而,这些挑战不应阻碍新加坡企业组织为促进可持续发展报告所做的努力。

如今,可持续发展报告已成为企业报告的关键支柱,它将促进位定长期战略和政策,以适应弹性的商业模式。企业应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资源,将可持续发展报告纳入年度报告,以便在综合年度报告中更清晰地反映企业的整体表现。

王教授表示,他坚信强制性可持续发展报告将为企业提供定期审视自己长期可持续策略的空间,这必将有助于推动企业的品牌价值和竞争优势。

SMU 观点丨王纪伟教授:让新加坡拥有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报告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