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活(贰):新加坡河

2019-09-29     264

决定去新加坡后,从地图上看到了新加坡河,她心里踏实许多。

新生活(贰):新加坡河

新加坡河之于新加坡,海河之于天津,南明河之于贵阳,锦江河之于铜仁,四座城的变迁都无一例外临河蔓延著。她生于铜仁,长于贵阳,学在天津,曾无数次计划着工作后再去到一个有母亲河穿城而过的地方。那几条看似永远无法交融的河水,最终在她的心里蜿蜒汇合。她想,若她老得走不动路,不知道被儿女带到了何方,每当乡愁铺天盖地袭来时,从心底舀一瓢饮,总是能够宽心解愁的。

新生活(贰):新加坡河

房东的家,从厨房往下看,是一片自然的植被,茵茵绿草翠木成荫,树杆上攀爬著不知名的藤蔓。再望向远方,一公里左右的地方,竟然是新加坡夜生活最热闹多姿的克拉码头。这里曾经是新加坡河上商人们用小船装船卸货的码头,多久之前的事情?她还真说不上来。每天晚上进入冲凉房前,她都会倚著这个窗口发会呆。克拉码头从来不缺刺激,也不缺前来寻求刺激的人,那个G-MAX逆转蹦极自她去时就有了,每晚,一拨又一拨各色肤色的年轻人排著长队等待它的洗礼,银色夺目的光芒照亮那一方苍穹,狂刷存在感的尖叫声穿透夜空,全方位的感官在理性而克制地告诉她:这就是新加坡,时尚脉搏跳动地方。然而,她一次也没走近过G-MAX,观察者总认定远观比近玩更适合自己。

新生活(贰):新加坡河

房东的家,走廊的尽头,有一段顺山势而下的台阶。好奇了一阵子,这条小径究竟通往何方?一天下班后,天色尚早,她临时起意顺着小径一探究竟。路两旁的植被虽然茂盛,但也看得出经年修葺打理的模样。穿过不起眼的小公园,再转个弯,新加坡河与她在夕阳下不期而遇了。它沉着静穆,她欣喜恍惚。回头看看房东家的小区,称之为“新加坡河畔半山组屋”一点儿不过分。河水在夕阳的映衬下泛著金光,一座铁桥横跨河的此岸和彼岸。河堤上坐着几个印度人,走近才认出,原来是隔壁邻居。一家三口正聚精会神地抱着手提电脑看电影,对眼前的河景已视而不见。在此之前,她对这家印度邻居的认识仅仅是楼道里的咖喱味,窗户外五颜六色的印度纱丽,以及他们有别于北印度人黝黑的皮肤。楼道里擦身而过,咖喱味闻多了闷头,她每次都快闪而过。

新生活(贰):新加坡河

眼前这弯景致,正由傍晚进入华灯初上。站在桥中心,她比著电影《飘》里,郝思嘉最后的那句“tomorrow is another day”,在心里学舌了一下 ‘Singapore is another river’。沿河慢跑的各色面孔,会当彼此是空气,远离了熟人社会的客套,反而令她更加自在。在新加坡,周末上街鲜少见到落单的人,人们基本都是携家眷或者约朋友们一起外出,下了班也尽可能避免应酬。她在这里没有朋友,只有三两个关系很近的同事,大家又都无法一起休息,所以为数不多的休息日,也基本是独自在东海岸或者图书馆里打发时间。

新生活(贰):新加坡河

沿河而上,河两岸的灯光逐渐亮起,不远处就是假日酒店,前阵子江小姐下班后带她去吃过这间餐厅的海鲜粥。当时在户外就餐区,虽然与新加坡河仅一排绿植之隔,但是因为全程都在讨论工作,她没好意思起身。来星城的这段日子,江小姐最喜欢下班后开车载她四处品尝美食,新达城的国立大学NUS club是她常常出入的地方,这种凭身份才能进出消费的场所,在那个年龄的她看来是高不可攀的。江小姐以为,她会因为喜欢这种生活而留下来。

新生活(贰):新加坡河

一路走过假日酒店,今天用餐的人跟上次差不多,因为实行预约制,所以table总是摆得刚刚好。肚子好像有点饿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说来奇怪,人总是坚定地认为食物就在前面,即使前程未卜也依然怀揣著希望的。

“那南风吹来清凉,那夜莺啼声齐唱”,循着再熟悉不过的歌声来到了一家中餐厅门口,这种带演出台的餐厅在新加坡不占少数。大致格局是前面为舞台,主要就餐区放上中式围桌,每天晚上从用餐高峰期开始有驻唱乐队演出。来这种餐厅的,大部分都是老一代华人,他们喜欢享受这种美食当前,歌声绕梁,老友相伴,其乐融融的感觉。台上的歌女穿着艳丽的演出服,大红色的倩影随着镭射灯摇曳著,她恨不得跳上舞台把她替下来。邓丽君的歌曲,她从13岁开始听开始唱,且不说歌词和音乐本身,每一个气息每一处婉转,她都能将原唱和翻唱的版本听得真真切切。服务生过来很礼貌地问她是否有预定,她才愣过神来,一个人选择桌餐是很尴尬的一件事情。大多数“吃独食”的时候,她会在foodcourt打包后回房间或office里吃,常常选择鱼头汤米粉、椰浆饭、豉汁排骨饭、杂菜饭、酿豆腐,这些档口美味,在她看来,滋味并不逊于江小姐去的那些高档餐厅。想到这里,她略带歉意地跟服务生说下次再来。

新生活(贰):新加坡河

退到河堤行人道上,夜已暗尽。新加坡河的上游,不似下游那般嵘闹。不知不觉她步行了很长一段还需要原路返回的路程,当务之急是找到一个可以填饱肚子的选项。她效仿了一下张小娴笔下那些落单的女主角,跑到便利店,买上一堆小食,在河岸台阶上席地而坐。

新生活(贰):新加坡河

新加坡河在白月光细细密密的光影中,安静地流淌著,不疾不徐,如她,尚有来路,也知归途。

新生活(贰):新加坡河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