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迹不再局限于任何建筑物或地标!新加坡政府扩大“国家古迹”的法律定义

82天前     363

新加坡政府扩大“国家古迹”的法律定义,古迹不再局限于任何建筑物或地标。对新加坡人具有历史价值的开放空间或内陆水域,也可以考虑被列为国家古迹。

在保存古迹(修正)法案下,像政府大厦前大草场这类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开放空间,今后也可受考虑列为国家古迹。法案同时也做出其他修订,以扩大保护那些正在受考虑列为国家古迹的建筑或地点,防止它们遭非法更动或破坏。

古迹不再局限于任何建筑物或地标!新加坡政府扩大“国家古迹”的法律定义

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唐振辉说:“国家文物局可以发出执法通知,以停止任何行为或活动可能导致正在考虑被列为国家古迹的地方遭更动、移除、破坏或毁坏。”

这项修正案已经三读获得国会通过。我国目前共有73座国家古迹以及7000座受保留建筑。

面对重大危机,文化艺术领域易被忽略

“与新冠肺炎共存”是各领域必须面对的现实,疫后如何转型成了一个巨大的挑战。艺术文化领域在阻断病毒期间面对了同样的停工困境,但却有不尽相同的转型挑战。

每当新加坡面临经济危机,文化艺术发展就陷入尴尬的处境,因为解决温饱总是优先的,文化艺术的重要性就容易被忽略。

古迹不再局限于任何建筑物或地标!新加坡政府扩大“国家古迹”的法律定义

舞台演出不可替代

这些年来,文化艺术领域的发展已形成了一种文化产业,对经济领域作出巨大贡献。协助这个领域渡过困境,政府责无旁贷。此前政府在追加预算案中政府也对文化艺术方面采取了一系列补助措施。

新加坡政府在较早时已通过追加预算案拨款5500万元资助艺术与文化领域,文化、社会与青年部长傅海燕于去年4月间在国会上,进一步宣布推出“数码化提升基金”,以促进文化艺术和体育领域的数码化,艺术理事会将为每个艺术文化项目提供高达2万元的资助,提高各类艺术界团体和自由业者所享有的一次性培训津贴顶限。这估计将让多达200家从事艺术工作的企业及6000名艺术工作者受惠。

新加坡体育理事会也推出数码平台,提供运动视频,体育类的网上讲座等等,让新加坡民众能够在家继续健身运动。这些拨款显示,文化艺术和体育领域所面对的困境并没有受到政府的忽略。

尽管数码化可以吸引到一些之前不去现场去听音乐会或看演出的人群,但这终究是短期的权宜之计。培养新加坡民众的文化艺术修养,积极支持和参与文化艺术活动才是推动文化产业的目标。

线上演出给演奏家、表演者的鼓励能否持久是一个疑问。如果他们长久无法“复工”,恢复现场演出,对士气将是严重的打击,政府的资助也可能无法留住这些领域的人才,这对新加坡将是一个影响深远的损失。

此外,新加坡多年来发展和提升的高水平演出设施,如滨海艺术中心、大会堂音乐厅、维多利亚剧院和音乐厅、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加上两个综合旅游胜地的剧院等等,都可能因为供过于求而沦为“大白象”。

这些文化艺术设施不只是硬件,它们与提高新加坡人的生活品质攸关,新加坡民众亲身参与文化艺术活动不能完全被数码化的活动取代。

不管是音乐或是表演艺术,舞台上和舞台下的一种无形交流构成了现场的气氛,所相互营造的共鸣、气场甚至仪式感,是虚拟空间里无法复制的。艺术工作者的水平也唯有通过现场演出才能不断提升。

古迹不再局限于任何建筑物或地标!新加坡政府扩大“国家古迹”的法律定义

任何体育竞赛更是如此,有现场观众的众目睽睽、呐喊甚至嘘声,才能提高竞技水平。

线上平台的优势在于,它不受空间的限制,不同国家的演奏员可以同时合奏。线上观众是无限的,但他们给艺术家带来的满足感可能比不上现场仅仅几百或是千多观众的支持。一些实验性的小剧场或另类空间的演出,更非得有观众不可。

所以,我们不能以满足于线上观众为是文化艺术工作者“转型”的方向。加强文化艺术生态环境的可持续性,让这个领域的工作者看到探索的可能和发展前途,新加坡的文化艺术水平才能不断提升。

古迹不再局限于任何建筑物或地标!新加坡政府扩大“国家古迹”的法律定义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