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超级全球化”导致美国“超级民族主义”和地缘政治危机

2020-08-16     957

8月13日上午,在庆祝新加坡建国55周年、新中建交30周年之际,由新加坡亚太未来商学院与新加坡眼联合推出的“亚太名家讲堂”首期讲座——《后疫情时代,预见更好的自己》在腾讯会议直播平台上成功开播。

从活动报名招募到线上直播,短短几天内,活动吸引了多达250位来自新加坡、中国、加拿大、韩国的听友踊跃参与。著名国际关系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前所长郑永年教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杨思群教授和新加坡著名金融专家新加坡金融策划师公会会长潘建锜教授与听友们相聚云端、聚焦后疫情时代的变化与机遇、解读当下时事热点,为个人及企业成长赋能,大咖们干货满满的精彩观点让大家享受到了一场异彩纷呈的思想盛宴。

郑永年:“超级全球化”导致美国“超级民族主义”和地缘政治危机

讲座活动由亚太未来商学院院长焦安之女士与新加坡眼董事经理许振义博士共同主持。

焦安之院长首先对大家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她介绍这个讲座活动的推出也适逢新加坡建国55周年、新中建交30周年,作为一份国庆贺礼,亚太未来商学院和新加坡眼一起积极筹划“亚太名家讲堂”节目,为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新闻视角、助力企业与个人成长。

许振义博士表示,在2020年这个不平凡的庚子年里,许多国家的政治出现分化和倒退,国际关系进一步恶化。在这个背景下,突如其来、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不异于严冬里的一场特大雪灾,原本已经艰难的局面变得异常险峻。在这个充满不确定的社会背景下,亚太未来商学院与新加坡眼合办讲座节目,让更多读者、听友、观众在纷繁的时局中观察、判断形势,迎接挑战,也找到自己的机遇。

郑永年:“超级全球化”导致美国“超级民族主义”和地缘政治危机
郑永年:“超级全球化”导致美国“超级民族主义”和地缘政治危机

亚太未来商学院立足新加坡,面向亚太。学院融合多元文化、凝聚时代精英,以开拓精神、创新精神和国际化视野,致力于为亚太企业和社会培养放眼天下、笃德力行的新商业文明时代领导者。学院整合了全球名校名师资源。学院设有亚太企业案例研究中心,以博士学历课程、名人讲堂、高端国际研修等学习方式,凝聚亚太优秀的家族企业和行业精英,致力于融合多元文化、凝聚时代精英,成为亚太备受尊敬的顶级商学院之一。

新加坡眼是新加坡较具影响力的中文自媒体,在2020年第二季度世界华文传媒社交媒体影响力“海外榜“上排名第三。自2019年7月连续十三次登上“微信500强”,是新加坡唯一目前在榜的“微信500强”。

郑永年:

 “超级全球化”导致了“超级民族主义” 

亚太名家讲堂首先由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前所长、中美研究中心顾问郑永年教授开场。

作为德高望重、新加坡著名中国问题研究专家,郑永年教授多年来对中国问题尤其是中美关系发表了大量重量级的论述。发生疫情以来,郑教授多次在《联合早报》与中国各大媒体发表声音。

郑教授带来《地缘政治大危机与企业家》的演讲题目,短短半个小时,妙语连珠、字字珠玑,对中美关系现状及走势,进行了精彩的解读与预判。

在此次“亚太名家讲座”上,郑永年提出:始自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超级全球化”最终形成了生产要素在世界范围内的有效配置,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创造了巨量的财富。中国成功地利用了这波全球化的机遇而崛起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

同时,超级全球化也导致了西方社会收入财富差异的扩大、中产阶层的缩小和国家经济主权的失去。因此,超级全球化也导致了美国超级民族主义的崛起。地缘政治大危机与由此而生,各国的经济活动面临巨大的挑战。企业家既是这波超级全球化的获益者,也深受崛起中的超级民族主义的负面影响。超级民族主义向何处去决定了企业的未来命运。

郑永年:“超级全球化”导致美国“超级民族主义”和地缘政治危机

杨思群:

 投资中国股票市场是当下的好选择 

“疫情大流行的冲击不会带来大萧条式的危机,但美国的应对政策将使得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受到严重的怀疑;中美大博弈将为两国经济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和福利损失;在这种历史大背景下,如何确定中短期的投资策略?”——这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系杨思群教授演讲的核心看法。

杨教授是本次讲座的第二位主讲嘉宾。围绕着《疫情和中美大博弈背景下的投资策略》主题,他分享了自己精心准备的PPT,从两个简要模型和以往历史进行了专业、简要的说明。

杨教授作出初步判断,认为中国消费仍在进行,尤其新经济(移动支付、电子商务、5G应用)和城镇化这两个领域能引领消费持续增长,因此,“投资中国股票市场是当下一个很好的选择”。

郑永年:“超级全球化”导致美国“超级民族主义”和地缘政治危机

潘建锜:

 后疫情时代须重新布局 

“态度决定高度,高度决定格局。疫情是危还是机?疫情带来的长期经济、社会和政治影响继续难以估量。企业家如何寻找新出路,重塑未来?”——作出以上分析的是第三位出场的专家,她是瑞士第五大银行高级董事总经理、新加坡金融策划师公会会长潘建锜教授。

身为新加坡著名金融专家,潘教授是一位优雅的传奇女性,深耕金融、银行界三十余年,她用自己丰富的实战经验,为大家带来实用又专业的讲述。

潘教授分析说:后疫情时代,全球的风险环境将改变,从而使企业因集中业务或地区而暴露了隐患和脆弱性。企业需要更加敏捷的保持开放探索的态度,保持对于不断变化环境的灵敏嗅觉,并迅速调整策略保证未来的业务模型能有永续的经营因此,地缘政治因素和产业动态就成为企业家的必须研究的方向。如何放眼亚太、往安全有序和前景美好的共同文化圈发展值得探讨。

她建议,到了后疫情时代,我们必须重新布局——为了财富安全家族安全,个人与家族必须重新布局,为了业务安全和生态安全,企业也必须重新布局。

亚太地区人口年轻而且精通科技,正推动着各种数字产品和服务需求的产生,因此潘教授建议大家关注亚太地区布局。

郑永年:“超级全球化”导致美国“超级民族主义”和地缘政治危机

在乘风破浪的人类大时代,新一轮科技革命呼之欲出,商业模式会被重塑,机遇与挑战交织。每一位管理精英都重新思考自己的使命。

如何清晰地看清时代变化脉络、审视国际国际与商业生态的新格局;如何利用传统要素,开拓新的商业网络,把生产端和供应端打通?企业及管理者应怎样在新的商业版图中找准自身定位,成为下半场的赢家?

郑永年:“超级全球化”导致美国“超级民族主义”和地缘政治危机

短短两个小时的分享,名家们的前瞻性观点纷呈,听众互动提问也积极踊跃,时间过得飞快。“亚太名家讲堂”将持续聚焦时事热点、医疗大健康、新商业领袖等重磅内容,聚焦后疫情时代的变化与机遇,更多精彩敬请关注。

郑永年:“超级全球化”导致美国“超级民族主义”和地缘政治危机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