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工被指恐吓羞辱居民?真相竟然是

362天前     594

基层义工认得求助居民并跟她打招呼,却被居民友人指称会让求助居民蒙羞,还指她态度霸道。麦波申单选区议员陈佩玲还原事件来龙去脉。

本地网站All Singapore Stuff本周一(30日)刊登了一名女子J Ten的来信,女子透露,她在10月5日陪伴朋友陈女士到陈佩玲的接见选民活动求助,并称陈女士多次向芽笼士乃社会服务中心求助无门,电邮议员要求医药费援助卡以及必需品礼券都没有回应。

女子对于接见选民活动女义工的言行举止作出一系列控诉,陈佩玲向这名女义工了解当时的情况,并且向在场的其他义工求证后,于3日发表长文还原当时情况。

义工被指恐吓羞辱居民?真相竟然是

J Ten称,她们在等候时,这名女义工看见陈女士,就大声表示他们认识陈女士,因为陈女士经常到接见选民活动求助,他们对她的问题非常熟悉。J Ten认为,居民需要求助已经很难堪,这名女义工的这番话以及“居高临下”的语气更让陈女士蒙羞。

对此,女义工解释,她因为认识陈女士而向她打招呼,陈女士也微笑点头示意,而她留意到J Ten非常保护陈女士,因此向她解释,对方听了也没有表现出不悦。她随后请陈女士回家等候,因为他们要避免人潮聚集,轮到她时会打给她。

J Ten在文中提到,她过后尝试向这名女义工反映她“居高临下”的态度,并多次请女义工坐下,对方却不肯,而她要求对方不要以那么好战的态度对待她。

针对这一点,女义工说,她是为了遵守防疫安全距离而没有坐下,但她的站姿相当轻松,而且她也特别确保对方可以平视到她。

J Ten也说,另一名男居民随后上前告诉她,赞扬她向这名女义工提出反馈,并指对方对他的态度也十分霸道。她认为自己言之有理,便向女义工指出她的观察不是单一事件。

女义工就指出,这名男居民早前因为不满义工问他为何前来而对义工大喊,她因此介入,要求男居民坐下来冷静一下,对方过后也平心静气地跟他们沟通,拿了号码就离开登记区,没有表现出不悦。

她指出,J Ten当时一直大喊,引发居民骚动,而现场有经验的义工不多,无法有效地进行人潮控管,她因此报了警,J Ten也在警方到场之前停止大喊。警方到场后接手处理,她跟Jen T没有进一步交流。

陈佩玲:未曾停止协助居民

陈佩玲在帖文中指出,J Ten的指控毫无根据,伤害了这名多年来真诚服务的义工,而她也对陈女士求助无们之说作出说明。

陈佩玲说,她自2011年就认识陈女士,陈女士的儿子也多次陪同母亲到接见选民活求助,但对J Ten并不熟悉,而她的团队也从未停止协助陈女士向当局求助。

“例如今年1月14日,我们向陈女士提供了必需品礼券,也为她装置了价值250元的垃圾槽。”陈佩玲解释,必需品礼券需要公众捐款才能筹得足够款项购买,因此一年只能发放一次。

除此之外,陈女士也自2010年起,每年获得社区关怀援助基金帮助。不过,由于陈女士已经不和儿子居住,而也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因此当局评估她不再需要社区关怀援助基金帮助。

至于陈女士未偿还的医药费,陈佩玲表示,今年4月和8月已经通过社会服务中心向陈笃生医院提出申请,并得知医院已经为陈女士提供100%的保健基金(Medifund)资助,抵消她所有的医药费。

义工们不应被无礼对待

女义工在向陈佩玲说明事件来龙去脉时写道,她在接见选民活动上服务了八年,一直以公平的态度对待所有人,J Ten的控诉抹杀了她以公平、客观的态度对待J Ten和陈女士的努力.

陈佩玲指出,这名女义工每周都会到接见选民活动上帮忙,每次都会待到结束为止,有时甚至到凌晨时分,回家后还要为隔天的工作做准备,通常睡眠都不足。

她写道,有时居民会因为面对的种种问题而不高兴,甚至动粗,但义工们都会继续提供协助,而这并不代表他们可以被无礼对待。

消息来源:8视界

义工被指恐吓羞辱居民?真相竟然是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