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315天前     1,584

每日狮城, 说出你的故事!

我叫小于,1992年出生在甘肃,是一名铁路职工子女。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从小到大,我的生活几乎没离开过铁路——家里绝大多数亲戚都是铁路职工,我从幼儿园到中学都读的是铁路学校,住的是铁建家属大院,看病就去铁路医院,甚至连家都跟着铁路的修建多次搬迁。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不出意外的话,我也可以成为家族第三代铁路职工。但我早早地厌倦了铁路系统一成不变的生活,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我从小就爱美,喜欢各种美的事物。所以中学一毕业我就去学习了美容专业。

刚开始学习的时候,很多颜色我都无法进行细致的区分,也不会搭配颜色。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于是,我强迫自己天天看颜色,认颜色。后来,我开始能够掌握各种色彩,并熟练运用各种色彩,根据模特的性格、气质以及服装来搭配妆容。

渐渐地,我越来越有自信,我相信自己有这个天赋,可以把化妆行业当作自己所喜爱终身事业不断的发展下去!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在完成了国内专业课程的学习之后,我决定去香港继续进修化妆造型。在王菲御用化妆师Zing的化妆培训工作室学习,进一步提高自身的价值。

当时的我,在导师的指导下,关注如何运用想像力,创作有着自己独特风格的妆容。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有时候也会尝试回归好莱坞二三十年代的上妆。我再Zing老师那里,不断的学习新的妆容设计的灵感,感觉就像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在香港的化妆进修学校又学习了一年半之后,我在玩摄影的朋友的推荐下去了新加坡一家新娘造型设计公司工作。

在工作的这段时间里,我也能直观的意识到了如果要拍人像,摄影、妆容和服饰都是相互依赖而不可分割的。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新加坡的美妆市场价格混乱,高低不一。然而,机缘巧合之下,有一次华谊兄弟时尚的总裁来到新加坡为新加坡赛担任评审,同行的也有作为嘉宾的著名女演员。

经同行的推荐,我得到了给其中的两位大明星做造型和化妆的机会。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第一次去给明星化妆,肯定会有些紧张。总裁、明星和经纪人谈论著娱乐圈里的明星、电影和票房,我全程都尽量使自己专注于化妆本身。

他们带着我做的造型和妆容参加晚会、新闻发布会和记者见面会,一切都很完美,活动取得了圆满的成功!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直到今天,我还一直在为来自各行各业和不同国家的新娘们化妆,见证她们在新加坡上演的幸福故事。

她们当中有来自中国的移民护士、也有远嫁到新加坡的俄罗斯姑娘、桌球教练的妻子等。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给新娘化妆也是非常具有挑战的工作。很多个日子里,我都早早的带上了我的化妆箱,就赶到指定的地点为每个新娘上妆。

婚礼是每个女人一生中的大事!看到新娘化妆后变得更美的样子,我就特别有成就感。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参与到别人的喜事里,我也是乐在其中,很享受这样的过程。

我还在不断地尝试突破自我,我的化妆造型已经不单单局限于新娘妆,也拓展到了包括话剧、舞台表演以及晚宴在内的舞台装。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我也有打算逐步开始向时尚商业造型的方向发展。

我和朋友本来打算去年就一起成立自己的造型工作室,我们计划将化妆、造型和摄影融为一体,创作出更多的佳作!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在商业妆容这个领域,我觉得自己能够更好地发挥想像力,并有更多创作空间。

然而,由于疫情的原因,很多我对今年美妆发展的计划都没有办法实现。新加坡的环境无法预测,疫情确实给美妆行业带来了很大影响。

疫情空闲的时间里,我将继续用手稿进行美妆的创作。等待疫情过去的那一天,再重新创出一番新天地!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亲爱的朋友们,上天并不会把你承受不了的压力加在你身上!想要改变就要去行动!

宇宙自有它的能量规律,让你苦一点、痛一点,是为了更好的锤炼你的意志。

请一定牢记这一点!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个普通人的奋斗:我是如何在新加坡圆梦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