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港也堵了,关系“硬”的可能进港更快一些

320天前     6,831

全球货柜供应链的拥堵情况持续蔓延,从欧美地区已经延伸到了新加坡港。物流公司DSV方面称,在新加坡,一场“完美风暴”正在形成,这导致了更长的等待和延误。

新加坡港也堵了,关系“硬”的可能进港更快一些

北美港口的货柜船舶严重拥堵的情况产生连锁效应蔓延到亚洲港口。比如,作为全球第二大货柜港口的新加坡港正在变得拥堵。

两大物流公司DSV和DHL均确认表示,希望进入该港卸货的货柜船只等待时间明显更长。

DSV空运及海运业务副总裁Claus Nicolajsen称,目前的这种情况为“一场完美风暴”。

货柜短缺、船舶延误、资源和效率的缺乏都是问题所在。

Nicolajsen介绍称:“和市场的其他地方一样,我们在新加坡和其他亚洲港口也遇到了一些拥堵。”

根据Nicolajsen的说法,新加坡港出现拥堵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疫情的流行,以及新加坡港口的建设工作所致,因为该港正在修建一个大型货柜码头,此外由于持续几个月的全球延误以及巨大的需求造成了货柜的短缺也是造成现在这种极端情况的重要原因。

Nicolajsen解释说:“在保持准班率方面的挑战是,船只抵达延迟进一步加剧了港口运营的拥堵和达到时间的准确性,船舶准班率现在低于20%,而在covid - 19之前该数据为60%至70%。”

根据S&P Global此前报道,消息人士称,一艘1.8万标箱的船只通常需要两天的时间,而目前预计抵达泊位的等待时间却达到为5至7天。1月份在新加坡等待两天以上的船只数量增至每天46艘,同比增长59%。

一位新加坡港口的引航员向信德海事网透露,“拥堵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货柜船舶抛锚时间长短不一,有的是几小时,有的是三天甚至更长,有关系比较‘硬’的也有可能能直接靠。”

实际上,据S&P Global此前报道,有托运人表示,实际上自去年9月以来,没有一艘船能够在没有延误的情况下立即离开新加坡港。

新加坡码头运营商PSA International也表示:“这特殊情况是由于融合的因素,包括前所未有的多变的货运需求激增,全球供应链中的所有节点(包括仓库,仓库和海港)的交通拥堵,另外就是由于重新封锁,缺乏可用的空货柜以及准班率的下降,导致全球几乎每个港口进一步延误。”

另一家主要货运公司DHL介绍称,货柜运输公司正在努力解决亚洲的问题,使用的方法主要是改变船舶和设备的流向,以及尽快将空货柜运回。

但这样的举措远不足以解决问题。DHL全球货运全球主管多米尼克•冯•奥雷利(Dominique von Orelli)表示:“目前的运力非常紧张,不仅是在新加坡,因为所有亚洲港口都存在空箱设备短缺的问题,而美国港口尤其拥堵。”

“此外,目前货柜船舶的准班率也是迄今为止所见过的最低水平,与此同时,货运价格却创下了历史新高,”他说。“我们预计,目前的形势将至少持续到第一季度末。”

航运咨询机构Sea Intelligence合伙人、执行长Lars Jessen表示,目前全球货柜供应链不仅仅面临着海上的拥堵,使问题更加严重的是,陆地方面也出现了类似的与卡车、铁路和仓库供应链瓶颈、拥堵有关的问题——不仅与货物本身有关,而且与疫情在地方感染和商业限制方面的影响有关。

“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继续为港口拥堵意外出现做好准备,即使是在正常运作良好的港口。”Lars表示。

新加坡港也堵了,关系“硬”的可能进港更快一些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