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宅家避疫 无家可归者怎么办? 这些地方为他们敞开大门

2020-04-25     462

新加坡政府本月7日实施更严格的冠病防御措施,要求国人尽量待在家,全国35个原本因病毒阻断措施关闭了大门的宗教团体与私人机构响应号召,为无家可归的街友敞开大门,让他们暂时有安身之处。

一向帮助街友的团体与政府的露宿者伙伴援助网(PEERS Network)自阻断措施实施后便马不停蹄地为街友安排住宿。由于寄宿所的床位有限,社区里空置的教堂、庙宇与回教堂等宗教场所,先后成了安顿街友的临时避风港。

新加坡人宅家避疫 无家可归者怎么办? 这些地方为他们敞开大门

疫情之下,社区里空置的教堂等宗教场所,成了街友的临时避风港。(叶振忠摄)

35宗教团体与机构让露宿者有安身处

新加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昨天(4月24日)透过面簿汇报说,在阻断措施期间开放给街头露宿者的35个社区安宿处(Safe Sound Sleeping Places,简称S3P),现已能收留多达700名街友,目前也还有450多个床位,有足够空间容纳更多人。

这些安宿处中,有多达28个近几周才加入帮助街友的行列,一些组织也投入全天运作。

政府与本地照顾街头露宿者的组织告诉《联合早报》,街友在这段期间被迫离开街头,其实也可视为一个契机,若能说服他们接受援助,就能帮他们长远改变目前的生活状态。

疫情后不应该回到原点

希望工程联盟过去几周说服了新加坡几个基督教团体开放教堂和他们的私有设施。联盟主席陈业伟牧师指出,随着更多设施开放,下一阶段是呼吁民众捐出床褥、枕头和必需品,并且也探讨能不能解决街头露宿者长期面对的问题。

新加坡人宅家避疫 无家可归者怎么办? 这些地方为他们敞开大门

随着更多设施开放,接下来将呼吁民众捐出床褥等必需品,也探讨能否解决露宿者长期面对的问题。(叶振忠摄)

他说:“阻断措施结束后,我们不应该回到原点,大家又回到街头。眼前比较急迫的是,我们能迅速给他们提供更安稳的住宿安排吗?”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回答《联合早报》询问时说,他们这次协助社区伙伴向贸工部提呈申请,把一些机构纳入必要服务领域,开放接收街友。

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要协助街友振作起来,除了给他们安排长期住宿,也希望能帮他们解决就业问题。

以兀兰83街的基督教兀兰播道会为例,教堂上周一(13日)将其中两层楼的冷气教室开放给约10名街头露宿者住,并提供免费餐食和无线网络。

新加坡人宅家避疫 无家可归者怎么办? 这些地方为他们敞开大门

基督教兀兰播道会将冷气教室开放给街头露宿者住,并提供免费餐食和无线网络。(叶振忠摄)

街友每人可暂住约三天,他们之后会再迁到新希望社区服务组织的庇护宿舍。教堂估计一个月内可为至少30人到50人提供援助。

基督教兀兰播道会以往每周都有一天,为有需要的民众提供免费餐食,但它从未开放设施给街头露宿者入住。高级牧师林基稳受访时说,教堂管理层一开始担心违规,但年轻教友提呈了周详计划,解除了疑虑。

他说:“作为教堂,我们在社区里本来就要扮演重要的角色。阻断措施实施时,堂门紧闭,但我们也希望教堂没有运作的时候,不沦为空壳,可继续履行社会责任。”

目前与新希望社区服务组织合作的,还有女皇镇浸信教会;组织会先为街头露宿者做背景调查,再进行转介。

新加坡人宅家避疫 无家可归者怎么办? 这些地方为他们敞开大门

基督教团体开放教堂和私有设施给街头露宿者暂住。(叶振忠摄)

长期夜访街头露宿者的天主教福利协会,这段期间也在勿洛设立临时寄宿所,它另一个在大巴窑的寄宿所即将开放,一次可收10至20人。

原本已在S3P网络的佛牙寺目前则协助政府管理可容纳44人的安宿处。

佛牙寺副董事余添辉指出,他们制定了安全距离措施,也有意在阻断措施结束后,继续帮助有需要的街友。

失业男子因出入境管制滞留新加坡

和一般新加坡人不同,53岁沙拉纳的家不在新加坡。一年前,他把在本地的组屋单位售出后,主要待在泰国曼谷,与他泰国籍的妻子和一岁大儿子过生活,偶尔往返新加坡。

然而,冠病疫情越来越严重后,受出入境管制影响,他这段时间被迫长期滞留在新加坡,变得无家可归。

新加坡人宅家避疫 无家可归者怎么办? 这些地方为他们敞开大门

沙拉纳在基督教兀兰播道会的教堂找到了临时落脚处。(叶振忠摄)

《联合早报》上周四(4月16日)在基督教兀兰播道会访问沙拉纳时,他刚迁入这个临时设的安宿处,在等待新希望社区服务组织帮他找到更长期的床位。

他说:“病毒阻断措施生效后,我有好几天在街上游荡,晚上就住廉价酒店。当时我感到很焦虑,很怕被执法人员抓到。”

根据统计,新加坡的露宿街头者大约有1000个,但本报在采访为街头露宿者提供中转庇护服务的组织时也发现,除了原本已露宿在外的人之外,马来西亚实施行动管制与各地的出入境限制后,也让一些家在境外的新加坡人有家归不得,无业者更找不到住所。

沙拉纳原本在本地一家建筑公司就职,但去年8月已被公司裁退,因此“受困”在新加坡期间,无法寄望雇主帮他找临时居所,而他本身也不愿一直投靠朋友。

“幸好我找上社会服务中心时,他们告诉我可以安排我暂时到教堂住,还有提供伙食。这样一来,我也不用睡在外头,让妻子担心了。”

新希望社区服务组织社工主任王丽莲受访时透露,目前他们暂时收留的新加坡人当中,有些原本家在马来西亚柔佛新山或印度尼西亚峇淡岛,这也是导致庇护所床位吃紧的原因之一。

基督教兀兰播道会教友王惠恩(28岁)指出,身为公务员,自己曾帮助一些公司,为受马来西亚行动管制影响的职员找住宿。

她说:“我知道现在大多数人都找到落脚处了,但还是会有一些人没有及时得到帮助,需要我们挺身而出,照顾他们的需求。”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