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佣为高薪跳槽,疫情期间新加坡女佣竟成哄抢品

150天前     1,089

新冠疫情迫使各国实施边境管制,连带导致入境我国的外籍女佣减少,市场上的女佣供不应求。有雇主申诉,自从疫情暴发后,一些女佣甚至想方设法要换雇主,借此领取更高薪水,令他们们感觉“被女佣威胁”。

雇主:女佣受促“跳槽”

梁女士向外界吐槽表示,有女佣在中介公司的教导下,找借口让雇主把她们交回给中介。由于她们在本地工作了至少几个月,也算是“有经验”,因此有条件和下一任雇主要求更高的工资。

女佣为高薪跳槽,疫情期间新加坡女佣竟成哄抢品

另一名雇主Vivian认为,以往女佣做了令雇主不满的事情后,中介公司会劝导女佣改进,但如今却很乐意帮她们找新雇主,以致于现在女佣动不动就说要辞职。疫情暴发的这一年多来,这位女士试过聘请两名转介女佣,不料两人都吵著“不干了”。她忆述,去年3月左右通过中介公司请来一名转介女佣,这名女佣当时到本地才四个月,就已换过三个雇主。女佣到她家后的第二个月就每天伤心哭说想家,卫生习惯也很差。Vivian后来只好通知中介公司把女佣带走,没想到过不久又在住家附近看见这名女佣,一问之下得知对方已到新雇主家工作。她后来请了一名有三年经验的女佣,心想应该不会有那么多问题,然而这名女佣也一直说要辞职。

女佣难寻 雇主只好一忍再忍

40岁的房屋经纪陈伟明告诉《8视界新闻》,他的女佣今年2月初以已经工作了两年,“有资格”回国度假为由,要求回印度尼西亚两个月。由于印尼的冠病疫情严重,陈伟明原本不愿意让女佣回国,但对方以辞职“威胁”他。他知道这段期间女佣供应短缺,要更换新女佣非常困难,只能勉为其难答应女佣的要求,等她回到新加坡后,必须履行居家通知和接受多次检测,所有费用全是我承担的,一共花了大概2000元吧。”

另一名雇主李宣葶也感叹,现在要请女佣真的很难,有经验的还会要求上千元高薪,另外还要有自己的房间,周日和公共假期也得让她们休假。

女佣换工作也有隐情

Best Home Employment Agency老板郑坤明则指出,以往他们公司每个月有七八成顾客寻求从国外聘请新女佣,疫情后则变成七八成询问有没有转介女佣。谈及是否听闻有业者“诱导”女佣故意要求换雇主,郑坤明表示,确实有听说专做转介女佣的公司这么做。黄子威虽没有听闻类似事件,但认为“逻辑上来看,应该是会有这种事情存在”。

女佣为高薪跳槽,疫情期间新加坡女佣竟成哄抢品

任何事情都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女佣本身应该也是有意想换雇主,不纯粹是受到中介怂恿。中介公司这么做虽然可能短期时间内能够赚钱,但长期下来会导致雇主对公司失去信心,而他们的公司都秉持着希望和雇主长期合作的态度,因此不会这么做!

人力部表态不应以更高薪诱使女佣换雇主

新加坡当局曾在去年11月电邮提醒职业介绍所,在处理外籍女佣转介新雇主时要负责任,他们只应该提供匹配的服务,不能提供虚假或过度的保证,更不能承诺更高的薪酬,以诱使外籍女佣更换雇主。人力部将调查有关不负责任或不专业做法的投诉,也将再次向业界发出提醒,说明不被允许的广告类型和做法。

女佣为高薪跳槽,疫情期间新加坡女佣竟成哄抢品

发言人也指出,与2019年相比,2020年4月至2021年5月之间,外籍女佣转换雇主的平均数量和发生率并没有增加。雇主也可以在请人前先查看女佣的雇佣历史,这可避免外籍女佣轻率地更换雇主。但同时也希望雇主与女佣和平相处,把他们看成重要的家庭成员!

小结:

童老师认为,之所以在新加坡女佣这么枪手,很大原因还是女佣价格便宜,其价格比中国大陆的护工低很多!另一方面这边老人并没有帮助照顾孩子的传统,很多老人更愿意老年期间出去找份工作来打发时间。疫情对于女佣市场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这也给新加坡很多家庭留下了思考,到底是不是该依赖女佣?

女佣为高薪跳槽,疫情期间新加坡女佣竟成哄抢品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