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投诉,当局才会行动? 新加坡人追求飙车快感的欲望真能被取缔吗

230天前     2,805
有人投诉,当局才会行动? 新加坡人追求飙车快感的欲望真能被取缔吗

2021年3月27日,一名交警在中央高速公路行人天桥上,用激光测速器执法。(海峡时报)

作者 张丽苹

使发生了严重的车祸、展开更频密的取缔行动,依然杜绝不了那颗渴望深夜飙车的“驿动的心”?

这或许就是人性。

《海峡海报》前天(4月19日)刊登了一则读者来函。文内爆料说,距离今年农历新年期间发生在丹戎巴葛路上,5名年轻男子因飙车死亡的车祸已时隔两个月,本地的飙车族似乎忘了伤疤与死亡阴影,按耐不住对极速的追求,又开始在周末晚上集体飙车。

有人投诉,当局才会行动? 新加坡人追求飙车快感的欲望真能被取缔吗

2021年4月19日读者来函。(海峡时报)

这名Tan Lay Yan读者说,东海岸公园大道(ECP)的飙车族在上述恐怖致命车祸发生后的三个星期内,完全销声匿迹。但上个月又开始飙车,而且比以往更猖狂,仿佛在“报复性飙车”。他们通常都在周末凌晨12点至2点半之间,在东海岸公园大道和东海岸公园辅路上风驰电掣。

最让居住在那一带居民忍无可忍的是,这些飙车族的汽车引擎都经过改装,一踩油门立即发出巨大噪音,在三更半夜里饶人清梦。Tan Lay Yan说他很高兴看到当局3月底在义顺加大取缔非法飙车族的力度,但认为当局应该做得更多,不该让这些“公路恶魔”变成居民的噩梦,或威胁到居民的人身安全。

有人投诉,当局才会行动? 新加坡人追求飙车快感的欲望真能被取缔吗

交警在3月27日的执法行动中,采用了激光测速器。(海峡时报)

其实在刚过去的周末,陆路交通管理局与交通警察就合力针对脚踏车骑士展开执法行动。

两个部门共抓到34名违规的脚踏车骑士,其违规行为包括:不戴头盔(16人)、闯红灯(16人)以及逆向行驶(2人)。执法地点包括:亚逸拉惹高速公路(AYE)、西海岸大道、武吉知马路和丹那美拉海岸路等。

《海峡时报》在该报道中写道,这类违规行为的最高罚款为75新元。

有人投诉,当局才会行动? 新加坡人追求飙车快感的欲望真能被取缔吗

大部分网民看了这则新闻都高呼:痛快!抓得好!

也有不少网民在这则新闻的面簿留言区指出, 幸好有名人(郑斌辉)高调作出投诉,而且还得到另一位名人(李显龙总理夫人何晶)分享该面簿贴文,否则当局或许不会那么快采取行动。

有人投诉,当局才会行动? 新加坡人追求飙车快感的欲望真能被取缔吗
有人投诉,当局才会行动? 新加坡人追求飙车快感的欲望真能被取缔吗
有人投诉,当局才会行动? 新加坡人追求飙车快感的欲望真能被取缔吗

本地艺人郑斌辉是在4月1日上传了一个面簿视频,显示夜晚开车时,公路上的“竞赛型”脚踏车骑士会突然喧宾夺主成为“路霸”,差点酿成车祸。

有意思的是,不少网民也趁机在留言区向当局“爆料”哪些路段一到周末夜深人静时,就会出现这些违规的脚踏车骑士,可见大家对这种危害到他人安全的行为已经“是可忍,孰不可忍”。

回到文章开头所提到的三月底在义顺区展开的执法行动。 陆交局与交警当时共开出72张罚单,大部分违例车辆都是因为超速而被罚款。另外有54辆汽车因非法改装了排气管,以及为汽车安装不合标准的染色玻璃而接获罚单。

不难看出,即使当局展开了执法行动,但就像《海峡时报》读者Tan Lay Yan所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飙车族总是能避开当局严格执法的区域,然后在岛国寻找另一片“极速乐园”来展开他们的非法活动。这是人性,也是人之常情。

他认为,当局必须做的就是比飙车族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让他们无所遁形。

有人投诉,当局才会行动? 新加坡人追求飙车快感的欲望真能被取缔吗

新加坡交警在高速公路上展开立场执法行动。(新加坡交警面簿)

其实这些年来,社交媒体上出现了不少“路况观察群组”,有些群组的成员甚至多达13万人。他们每天都在网上po出公路上的各种情况,揭露了许多飙车族的行径。这在某种程度上遏制了本地的非法飙车行径,但无法让这种追求极速的行为完全绝迹。

去年交警逮捕了一名30岁男子,因为他涉嫌在3月29日于大士南的路上举办非法赛车活动,参赛汽车多达57辆。2018年至2020年,共有31人因涉及四场非法飙车活动,被警方逮捕。

“新加坡赛车俱乐部”代会长Winson Ow曾告诉亚洲新闻台,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法,就是找一个合法安全的场所来满足飙车族对极速的追求。

新加坡在2011年曾计划在樟宜兴建一个赛车中心,但作为投资方的日本财团因经费枯竭,该计划就胎死腹中。

有人投诉,当局才会行动? 新加坡人追求飙车快感的欲望真能被取缔吗

新加坡体育理事会于2013年6月13日宣布,终止樟宜赛车中心(Changi Motorsports Hub)

项目,不再为有关地段重新招标。经历一波三折的永久赛车中心停工2年,还是难逃夭折收场的厄运,无法建成。体理会将会把这块占地41公顷地段动工拆除所有的桩头,把地段恢复原状后,交还给土管局。(联合早报)

疫情暴发前,新加坡的飙车族还可以去马来西亚的合法赛车道放飞自己。如今疫情将大家都困在岛国上,或许是时候考虑,是否要效仿本地红灯区背后的概念:既然无法完全取缔,不如让它在规定区域内合法化。

毕竟追求极速的人性,每个国家都有。与其像猫捉老鼠那样,这里打压那里继续偷偷开跑越变越危险,不如找个地方让这些“驿动的心”能相对安全的飙车?

一个成熟的社会应该有足够空间和肚量,在安全范围内允许某些可以合理化的“追求自由”。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稳定社会。

有人投诉,当局才会行动? 新加坡人追求飙车快感的欲望真能被取缔吗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