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前外长:军政府若被推翻,缅甸可能是下一个伊拉克

229天前     1,056

西方国家若强行干涉缅甸局势,推翻目前掌权的军政府,缅甸恐将在未来五到10年间成为下一个动荡的利比亚或伊拉克,对区域乃至国际社会造成灾难。

我国前外交部长杨荣文指出,军方虽是问题本身的部分症结,却也是解方。他认为,东盟此时可发挥关键作用,透过内部运作向军政府施加同侪压力,要求军方具体说明如何还政于民,并严格遵守一年后举行大选的承诺。

新加坡前外长:军政府若被推翻,缅甸可能是下一个伊拉克

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昨晚举行半实体、半线上的座谈会,邀请前外交部长杨荣文(右)畅谈国内外局势。活动由耶鲁—国大社会科学助理教授黄劲豪(左)主持。(耶鲁—国大学院提供)

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昨晚(3月10日)举行半实体、半线上的座谈会,邀请目前是香港嘉里集团高级顾问的杨荣文畅谈国内外局势,包括缅甸政局。

杨荣文与主持活动的耶鲁—国大社会科学助理教授黄劲豪对谈时形容,这场政变对10年前开启民主化进程的缅甸来说是一大重挫。他说,尽管缅甸军警武力镇压反政变示威者的行为令人发指,终结乱局的解方绝非强行推翻军权,因为这可能使缅甸步上伊拉克或利比亚的后尘,导致部族势力纷争四起,武装割据。

“如果你把军方排除,缅甸社会的当下反应绝对是欣快亢奋的。但五年、10年后呢?我认为缅甸很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利比亚或伊拉克,而这会把周边邻国包括中国、印度、孟加拉和东盟牵扯进来,造成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乱局。”

尽管好些西方国家如美国和欧盟准备或已经对缅甸军政府发动经济制裁,杨荣文认为,只要缅甸的近邻,包括东盟、中国、印度、孟加拉 一天不加入声讨行列一同谴责,这些制裁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而我们这些是不会谴责他们的。”

他也提到,当西方国家近年来为了罗兴亚人问题而与缅甸原民选政府领导人翁山淑枝反目后,西方社会能在缅甸政局中发挥的影响力已大不如前。

杨荣文指出,从他过去担任外长期间,他和其他东南亚国家与缅甸军政府交涉的经验来看,“同侪压力在东盟可以很有效”。他指出,东盟从来不通过表决来达致集体决定,因为这可能让部分成员国颜面尽失,升高敌意。但东盟却能发挥同侪压力,集体向军政府施压,要求说明如何还政于民,重新选举。

“缅甸军方从不轻易让权,即使它愿意这么做,也未必是好事。因此不论过程有多么令人难受,有多么困难,各方总须要妥协,并达成权力平衡。”

除了深度分析缅甸局势,杨荣文昨晚也在一个多小时的座谈会中,对冠病疫情、中国政局,以及中国对外关系等议题发表看法。

全球疫情拖长中国优势越多

谈及冠病危机时,杨荣文认为疫情下的世界俨然两个世界,一个是生活几乎恢复如常的中国,另一个则是还在穷于应付疫情的其余国家。他指出,只要疫情拖得越长,“中国在全球享有的相对优势就越多”,而这将让西方大国不自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冠病疫情正在加速历史的进程。原本就在积聚的紧张情绪,现在正迅速地凝聚扩大,这是个既难过又危险的局面。对于我们夹在中间的国家如新加坡来说,我们必须认清冠病疫情所释放的力量。”

有与会学生提问,中国虽已走出冠病阴霾,在国际上也越加自信,国内的社会和资源问题却不少,包括缺水和人口老龄化等,中国的发展进程会否受影响?

杨荣文指出,中国因为规模大,制度惯性也大,但当它一旦找到动能,就能形成一种势头,“这种势头会带着它走好几十年,中国当前势头是非常好的”。

中国仍愿意向新加坡学习

不过,他也提到,中国一旦变得自负甚至狂妄,就可能是衰弱的起点。但他认为,中国目前仍有兴趣向他国学习,包括新加坡。

“有时他们会说新加坡太小了,对我们没有兴趣。但他们还是会时不时来找我们……从我们的错误和失败中吸取教训。这说明了他们还是有愿意学习的心态。所以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是个能反映中国在国际上的作风的晴雨表。”

新加坡前外长:军政府若被推翻,缅甸可能是下一个伊拉克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