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CCB◢ 避免边境措施生变 中介促加快引进女佣

44天前     3,102

自新加坡国批准更多外籍女佣入境后,当地女佣需求增加两成。女佣中介受访时指出,受奥密克戎(Omicron)新变种毒株或影响边境措施,有越来越多雇主催促尽快帮女佣办理入境,担心边境措施“生变”。

从10月中旬起,人力部将获准入境新加坡的外籍女佣人数上调至每周1000人,女佣中介得以着手协助当地雇主办理早前堆积下的女佣申请。

六合发国际商务有限公司经理黄子威接受《新明日报》访问时说,自开放更多女佣入境后,雇主对外籍女佣的需求较之前多了两三成,女佣中介的生意逐步有所起色。

但近来新变种毒株奥密克戎来势汹汹,不少国家采取边境措施以围堵病例的流入和传播,黄子威说,有越来越多雇主担忧,奥密克戎或导致政府再度收紧入境政策,导致新女佣无法入境。

◤新国CCB◢ 避免边境措施生变 中介促加快引进女佣

本地雇主多数仍希望女佣能在指定设施完成一段时间的隔离,之后才到住家工作,以策安全。(档案照)

安利康女佣中心执行董事郑坤明受访时则说,女佣中介在逐步恢复的过程中,仍遇到很多瓶颈。在严格遵守安全防疫措施的条例下,相信没有中介能够一次性“爆炸性地引入外籍女佣”,也没有物资能够支撑。

他举例说,过去一辆车能接待12名女佣,但现在减少至最多6人,而且还须确保同车女佣是来自同一个航班。

“目前我们仍在处理以前女佣的申请单,每天引入几个,只能慢慢的引入,包括安排女佣上课,司机怎么应付,这是非常庞大的后勤工作。”

他也透露,在没有办法下,女佣中介只能为女佣安排私召车或德士,希望雇主能够谅解。此外,新的女佣单子或要等候至少两到三个月左右。

尽管新加坡与印尼开放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TL),但更多雇主仍要求女佣能在外隔离一段时间,以策安全。

黄子威指出,当地雇主在选择女佣方面仍十分稳定,主要还是来自印尼、菲律宾和缅甸。

郑坤明则说,为了安全起见,更多雇主更倾向于女佣在入境时,先到指定地点隔离7天,确保万无一失后才到住家工作。

他也说,目前女佣的隔离以及运输费用为1200元(约3600令吉)左右,隔离费用比早前少了大约30%。过去女佣入境时须先在处境国家先隔离(约1600元),抵达我国时再进行隔离(约1800元),双边隔离就要花费约3000多元(9000令吉)。

此外,他也说,由于VTL票机票被抢光,且入境时需要到酒店住宿一两天,费用与非VTL不相上下。

超过一半的女佣在家乡只完成一剂疫苗接种,而第二针间隔时间长达两三个月。

黄子威说,入境女佣必须符合至少两剂疫苗接种,大部分海外女佣都完成了一剂疫苗接种,不过,多数海外地区等待第二剂疫苗的间隔并非21天,而要等上两三个月。

他说,如果新加坡因奥密克戎再度收紧边境措施,海外女佣无法入境,那么当地女佣的价格将水涨船高。

郑坤明补充,疫情期间申请外籍女佣的成本更高,程序也变得十分复杂,工作量十分大,且许多费用很难省下来,包括隔离费用和检测费用等。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