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再上演虐佣案 女佣被当“人形闹钟”

279天前     462

(新加坡27日讯)富婆被指把女佣当“人形闹钟”,要她每天清晨5点多叫醒当兵的儿子,女佣某天起床后忙着洗衣服,富婆当天早起赶着搭飞机踏上“心灵之旅”,发现女佣没把儿子叫醒,立即怒甩女佣耳光,导致她左耳听觉受损,半年多后才恢复正常听力。

这无情的一巴掌,也彻底打醒了女佣。数天后,女佣趁没人在家时离家出走,逃到警局,揭发富婆行径。

这名富婆是现年51岁的伽耶特丽(Gayathri Iyer),她被控四项蓄意伤害女佣的罪名。她不认罪,法官经过审讯后,昨天裁决富婆其中两项罪名成立。

庭上揭露,被告的丈夫案发时是某家跨国食品集团的高层,两人育有一对儿女,当时一家人住丹戎禺某栋沿岸的高档公寓。受害女佣是在2017年6月28日开始为雇主一家工作。

根据女佣的说法,被告儿子案发时是国民服役人员,每天早上6时45分就得到兵营报到,女雇主因此命令女佣每天清晨5时45分就把儿子叫醒。

12月7日当天,女佣睡醒后在自己的厕所洗衣服,被告当天为了赶搭飞机去北印度参加“心灵旅游”,所以也早起。

女佣说,在5时40分左右,女雇主突然从厨房大声质问她为什么没有叫醒儿子,要她到厨房解释。

女佣走到厨房后,被告二话不说,打她左耳两巴掌,右耳也挨了一巴掌。女佣被掌掴后左耳很痛,听不到声音。

狮城再上演虐佣案 女佣被当“人形闹钟”

数天后,也就是12月12日,女佣趁没人在家时决定逃走。

警员在女佣报案当天将她带到医院验伤,医生确认她左耳听力失常。

控方指出,女佣在接下来的半年多继续到医院复诊,直到2018年9月5日才被诊断恢复了听力。

否认女佣指控

被告否认女佣指控,辩方律师称,女佣手脚不干净,曾多次偷女雇主一家人的东西。

根据男雇主的说法,女佣在离家出走的前一天,偷了女雇主女儿的指甲油,男雇主发现后苦口婆心地劝导她,说若她再继续偷下去,他就会报警。

男雇主说,女佣当时说要换雇主,但他说要女佣等女雇主回国后再商量,结果她隔天就出走。

律师认为,女佣因为担心雇主一家报警,才会故意诬陷女雇主。

法官认为女佣诬陷雇主的说法不合逻辑,指女佣若真的是因为担心偷东西遭举报,更不可能在离家出走后反而“自投罗网”跑到警局。

长期受虐待

女佣在报案时称女雇主长期虐待她,除了最后一次被打耳光以外,她只记得另外三次事件的细节。

她称第一次是在她开工三天后掴了她一巴掌,第二次在同年10月,因为她不会炒印度菜,女雇主就用炒菜锅砸她后脑勺。

女佣说,女雇主也在同年10月27日,因为不满她称呼女雇主的方式,狠狠打了她的肩膀。

法官认为,女佣声称长期遭虐待,却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例如拍下伤势照片或告诉其他人。而且,她没有被强行拘禁,有能力随时逃走,长期遭虐待的说法难以令人信服。

但是,她在“第三次”被打时确实拍下肩膀的伤势,“第四次”被打也有医生证明她丧失部分听力。

法官指出,虽然被告一家的许多说法同样并不太确凿,但这并不意味女佣所说的一切属实,因此只判被告两项罪名成立。

案件已展期到3月17日过堂,控辩双方到时将针对刑罚陈词。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