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述:在我的新加坡同事们眼中,武汉疫情是这样的

2020-02-04     4,521
亲述:在我的新加坡同事们眼中,武汉疫情是这样的

我在新加坡,我怎么看待新冠病毒?

截止2月2号,新加坡共确诊18例,27个还在等待检验结果,政府建议只有生病的人戴口罩,连续一个星期买不到口罩,但好在国民没有草木皆兵。

2020年初,老公临时有去日本出差的任务,于是我们跟以往几次一样,提前去了日本然后又延了几天作为假期。1月12号离开了新加坡,21号深夜回到新加坡,没有回国过春节,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触目骇心的疫情。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想说说在国外看待此次疫情的感受。

刚到日本的时候我从东京坐新干线到广岛,每节车厢都会有一个长长窄窄的滚动信息显示牌,上面会显示下一站的目的地和一些重大新闻。那天是1月14号,新冠病毒根本没在我脑中有过多印象,当我看到关于武汉疫情滚动信息的时候我很讶异,这么小的事情居然在日本的列车上不停滚动?他们没有其他重大事件需要播报的吗?于是我开始逐渐关注有关的新闻。

从那一天开始我发现不管是坐新干线还是市内普通的电车,关于武汉新闻的报道比比皆是,我依然以为日本仅仅是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向邻国通报。就在那几天,日本确认了第一例,某天早上醒来刷了一下微博,突然发现怎么确认病例一下子从之前的几十例变到200多例了呢!接下来的一天又陆续看到锺南山的名字说是存在人传人的。这一刻,再一次,我的脑子里就出现问号,那是之前不知道?现在通知会不会太晚?疫情会不会已经开始蔓延了?

22号回到公司上班,上两天就是春节,公司周五给假期,于是可以连放四天。爸妈1月10号从海南来到新加坡,可以一起过个春节,没想到关于疫情的消息越来越多越来越恐怖,整个四天我们家门都没出。到了周二,开始上班,拿出之前囤积的口罩,去了公司前台领了几只,发现办公室也有几个人都在带着口罩。下午开会的时候一个马来西亚的同事坐在我旁边,对我弱弱的说了一句:“Welome back”然后默默的把口罩带上,顿时,有种被“歧视”的感觉但也非常理解,或许很多人都以为我刚刚从国内过完年回来,于是我轻描淡写的对大家说我今年去了日本,没有回国。大家开始回应说你很幸运之类的话,然后开始讨论疫情的事情。

整个上个星期几乎所有的午餐话题都是围绕着病毒。我团队里有意大利人,法国人,巴基斯坦人,韩国人,马来西亚人,新加坡人。值得欣慰的是没有人评判这件事发起的原因和对与错,不知道是否因为考虑我的在场。意大利人不仅是曾经的上司也是好友,她一直戴着口罩而且有意与我保持距离,直到她得到了一些答案,例如“你的爸爸妈妈是哪天来新加坡的啊?你们最近回过中国吗?”

有一天我们说到世界上很多致命病毒的发源地,我还故意把埃博拉病毒源自非洲,中东呼吸症发自韩国等等来“转移视线”,因为我真的不想让大家潜意识的总觉得非典来自中国,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也是中国,似乎自然而然很多其他的也是中国。

但其实我自己内心是有很多疑问的,为什么很多国家都吃野生动物但较大的疫情来自我们的国家?为什么我们已经在非典中有了那么大的前车之鉴,17年之后的今天依然会重蹈覆辙?为什么我们国家很难在国际上树立一个正面积极的形象?

上周我们有个春节聚餐,新加坡已经有了10个确诊病例了,大家都还在考虑是否取消,最终看到政府的建议决定继续前往。这就要说一下国民对新加坡政府的信任程度了。

我上面说到,春节过后回到办公室里,大概10个人中有1,2个人是戴着口罩的,公司前台的口罩分配也从一开始的无限量变成了每人每天的限量。新加坡政府建议所有的国民注册whatsapp的信息提醒,所有关于国家重大信息都会通过这个平台传递给所有注册的人,其中有一天就是关于口罩的佩戴,建议生病的人戴口罩,不生病的人没有必要。关于这一点可能商榷之处有很多,但肉眼可见的影响就是,从那一天起,在办公室里看到戴口罩人的寥寥无几了。我刚回去就一直戴着口罩的一个印度人第一天时除了吃饭一直戴着口罩,还建议我要戴,几天之后他对我说政府说不需要戴,就不需要戴了。

这件非常小的事情却给我很大感触,在我们自己的国家,我们有多少可以完全相信政府的言论?如果我们相信了,我们就真的安全了吗?一开始说没有人传人,导致大部分武汉人离开自己的城市,现在的那些播报的数字如果我们相信了就是真正的透明和真实吗?

依然是上个星期,在我们决定去吃饭的路上,一个香港人经理跟我聊天,谈到疫情,我说这次中国政府做的很不错,我给她还有其他人展示腾讯的小程序,可以看到实时的疫情情况,包括所有确诊,所有疑似还有精确到每个城市的信息。其他同事看到了也没有什么评论,这个香港人对我说”这是因为瞒不住了才公开的啊!“

当时,我对她说的话不完全同意,我觉得这次比起非典要透明很多,这就是进步。有进步就是可取的。但是,在同时,我也是个相对“严谨”的人,对很多重大新闻,我都不会只看同一家媒体,例如微博和微信都是在监控之下通过筛选和屏蔽后的新闻,在国外我们有更多的信息渠道,我每次都会去谷歌搜索一些国外媒体看到真正的”国际之声“是什么。我在搜索还有看Youtube的过程当中得知到了很多在国内新闻看不到的内容。

春节的那个星期我尽量平衡信息的获取,就如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我们看到国外媒体总觉得他们是在污蔑中国,有着怎样怎样的目的,但我个人依然相信国外大媒体的客观真实原则,有些信息还是可以借鉴的,例如关于真实感染人数的问题。

疫情在国际不算特别严重的时候就有媒体称武汉实际感染人数有六位数,是英国专家和其他几个国家传染学研究推算出来的,起初我觉得不可能,但就在前几天,新加坡从武汉接回来的飞机上有92个人,已经有2人感染了,这可是2%的感染率,日本撤侨回来的数字也可以证明,而有几百万人的武汉只有几千人感染从统计学上似乎不太可能吧?更何况已经封城这么久,城里的人到底在这个毒窟里有怎样的挣扎。

所以上个星期我告诉家人说感染应该更多,因为床位紧张大多数人没办法入院只能在家,这些人都不算是确诊病例,如果发生意外死亡,更不在统计数字之内了。

如果说这只是我听信媒体和自我猜测,那么今早财经杂志发布的长文章就是最好的佐证。在微信圈少数流行,因为被各种屏蔽和删除,无法转发,我在微博上找到了并转发也不知道能存在多久。文章列举了一例又一例那些死于”普通肺炎“却不在统计数字之内的家庭们。看得是触目惊心感慨万千。因为申请入院和确诊的流程冗长,并且因为现有资源不足以为更多的患者治疗,很多人没有办法只能在家里自生自灭,有一句话印象深刻,“哭声越大才有救吗?默默相信在家等待的人一个一个的离开了,他们连在统计数字上的资格都没有。这数字真的不仅仅是数字,是人啊!

信息透明与否,透明多少与否依然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要做到怎样,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换来真正的信任。真正的信任不是完全的信任,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有绝对的透明和公开,但我们需要的是在人民安全和政治背景的权衡之下,我们是否能够信任政府选择的是我们。

早上看到财经的文章让我立刻起草了这篇文章,我知道很多人不同意,也许会有遭来很多谩骂。但是我觉得在疫情泛滥的今天,我们能做的事情真的是少之又少,捐钱?捐物?怎么相信会立刻有所帮助?我觉得我们不缺捐钱的人,我们需要的是意识上的进步和敢于纠错的发声。

就如同工作中我们经常会遇到的法则,一个事情我们看到的只是表面,我们要问三个问题以上才会得知根本原因。球场上,我们没有接到球,要回顾上一个球或两个哪里做的不好,今天我们有了疫情,除了歌颂疫情当中的英雄事迹以外,还要真正的去反思为什么会发生?如何能做得更好?如何能够断绝它的再次发生,这样就不需要让我们的医护人员暴露在危险之中。

我们要保护环境,我们要提高科普,我们要敢于发声,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推进真正的进步。最后,我相信我们的国家,我相信我们能够战胜疫情,但让更多人相信,需要更多的人来提速。

(本文来自公众账号-玉猪的仙山琼阁,作者Yolanda)

亲述:在我的新加坡同事们眼中,武汉疫情是这样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