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连任新加坡总理25年,西方人质疑:"有民主、无自由"国家

2020-06-06     561
李光耀连任新加坡总理25年,西方人质疑:"有民主、无自由"国家

在九年前的大选中,行动党得票率仅仅有60.1%,在八十七个竞选议席中丢掉了六个议席。对此,李光耀表示并不惊讶,他表示新加坡的选民结构已经开始发生变化。

大选首次遇挫

行动党自1965年新加坡被马来西亚踢出以后,到现在已经历经12次公开竞选,从未落选过,领导了新加坡走了近乎半个世纪。这是新加坡自独立以来首次受挫。行动党是否面临危机?这是新加坡选民们在向其发出警告吗?

在网络上来看,执政党似乎已经众叛亲离,处于一种摇摇欲坠的状态,其他党派似乎可以长驱直入,看起来仿佛可以抢夺更多的议席,甚至有望拿下政权。

同时在线下的竞选阶段中,其他党派不似以往,派不出人组队参选,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往往轻而易举的不战而胜。而五年前的大选中,新加坡历史上第一次出现所有选区都有其他党派参加竞选的局面。另外地,以往其他党派派出的参选人大多都是基层群众,而此次也出现了许多博士这样的高端人才。

李光耀连任新加坡总理25年,西方人质疑:"有民主、无自由"国家

从当时现场竞选的场面来看,其他党派的工人党群众大会动辄有三五万多人,人山人海甚至差点挤爆体育馆。许多民众的热情看起来比候选人还强。相比之下,执政的行动党的会场无论是气氛还是人数反而逊色许多。

以往的大选中,行动党以其高效的行事效率,总是可以轻易获得大部分选民的支持。同时,集选区制度是行动党大选胜利的重要原因。集选区制度,有效地为行动党阻止了其他党派加入议会。

将执政党的优势充分发挥,分散其他党派的优势票源,这样有效地保证了自己在绝大部分选区的票源优势。许多势单力薄的其他党派由于无法在这样的制度下,形成五到六名议员组队,因此自动放弃。

然而,在有些其他党派实力加上资源、人才的稳步提升,这样的集选区制度对于新加坡行动党来说并非好事。

李光耀连任新加坡总理25年,西方人质疑:"有民主、无自由"国家

尽管目前并未发现任何在选举中不公或者舞弊行为,但在新加坡,其他党派指责行动党在大选中,利用政策优势拉拢选民。例如在第九届的选举中,波东巴西选区是新加坡反对党长期扎根的选区,然而行动党在选举前,就以免费组屋翻新计划收拢人心。

新一辈的新要求

新加坡当年被马来西亚踢出去的时候,只是一个不被看好的小国。无论是国土还是人口,再加上资源紧缺,连水资源的淡水都无法保障。似乎任何外来压力都能将新加坡摧毁,然而,在这种多重压力下,新加坡出人意料地跃飞成为"亚洲四小龙",成为了亚洲仅有的四个发达国家之一。

新加坡的成功,是老一辈人辛苦打拼下来的。新加坡的年轻人从出生到长大,并未经历过苦难,从小就生活在安全优渥的环境下。加上目前有关新加坡的政治模式在国际舆论上一直饱受指责。

年轻一代的新加坡人要求行动党不可一家独大,在新加坡行动党的长期执政下,可能会导致"万马齐喑"的局势。

李光耀连任新加坡总理25年,西方人质疑:"有民主、无自由"国家

老一辈新加坡人的老去,换来新一代新加坡人站上舞台,然而,他们并未亲眼见证过行动党的贡献,很难完全信任。时代的发展,带来了许多主流文化,新一代更加追求自由。李光耀承认:"选民结构的变化,正在毫不留情地冲击着我们。"

其实,有些支持其他党派的新加坡人,抱着一种需要有其他团体挑战行动党,促进行动党的进步,新加坡必须拥有一个不断进步的领导团队。

新加坡的高速发展其实是以李光耀的"柔性独裁主义"为基础的。李光耀的积极影响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对于新加坡来说,在时代的发展下,如果依旧要保留光辉,就需要更加广泛、更加大胆的去思考转换古老固有的模式。

行动党的自我更新

李光耀退出新加坡的历史舞台以后,时局改变之下,我们需要思考,在新的领导人的带领下,新加坡是否能面对各种压力问题?随着贫富差异的扩大,加上新加坡本国的国民渐渐不满于本国长期以来奉行的开放性移民政策,加上地处于东南亚,新加坡这个城市国家开始面临着许多有关其身份认同的严峻问题。

李光耀连任新加坡总理25年,西方人质疑:"有民主、无自由"国家

当年的新加坡能跃入"亚洲四小龙",使用的方法是利用国内储蓄,将所有劳动人口分配在许多报酬较低的工作岗位上,以及,政联公司需要在前方冲锋陷阵。但是现今来看,这样的模式并不能很好地适用。那么,新加坡的新模式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才能跟上局势的变化?

九年前,大选以后,李光耀退出内阁,将新加坡交给年轻一代。新加坡从李光耀时代步入李显龙时代以后,执政风格发生了许多差异。新加坡一直以来实行家长式专制政治,最高权力被李光耀家族牢牢垄断。

自新加坡离开马来西亚独立以来,李光耀连任25年总理(1990年辞去总理职位,但留任内阁),导致新加坡的政治、经济、金融大权等都掌握在李光耀家族中。这样的专制政策,让新加坡看起来像是一个用现代政治材料建筑装潢起来的一个东方专制王朝。一直以来,新加坡就被西方质疑为"有民主、无自由"国家。

在分析了行动党流失民意的原因之后,李显龙时代的行动党更加重视普通百姓的声音,同时,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内政问题,更加注重提高底层的生活收入以及保障该层次的社会福利,力求尽早解决新加坡的贫富差异问题。

李光耀连任新加坡总理25年,西方人质疑:"有民主、无自由"国家

在意识到行动党支持率下降的情况下,行动党开始寻求从策略上做出调动,更加顺应民意,挽回民心,力求保证优势。

新加坡需要有能力的政府、机智且坚定的领导人,既要谈判化解周边外来压力问题,又要能得到人民的全力支持。

行动党需要加强自身建设,受西方影响,新加坡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民主,制度大体与英国的议会民主制度有异曲同工之处;同时,新加坡行动党早年曾经学习过我党的群众路线,将学来的群众路线和模仿的西方议会制度相结合,就体现在新加坡国会议员定期接见、走访民众的做法上。

然而,新加坡在亲民的同时家长心态太严重。实际上,新加坡行动党是缺乏制衡的,与民主相关的机制也有待加强。行动党的家长式作风,展现的大多是强政府现象。

李光耀连任新加坡总理25年,西方人质疑:"有民主、无自由"国家

甚至还被打上了威权体制的烙印,目前,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受到了民主化热潮的冲击。在这样多重的压力之下,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只有积极应对,不断更新自己组织内部,随需而变,才能保证自己在新加坡的地位。

当然,新加坡需要结合自己的本国国情才能寻找到适合其本国国情的最佳制度。就目前来说,新加坡的政治发展,还必须在前进中不断寻找自己的平衡点。就目前变化的时代步伐来说,无论是哪一个国家,都需要根据时代变速来调整自己的步伐,以便可以跟上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

89岁的李光耀在《李光耀观天下》中写道:"只要一届政府变得愚蠢,我们就全完了。国家将会沉沦,化为乌有。"

新加坡作为一个物资匮乏的小国,它的领导团队必须足够强大才能保证不受外来压力的影响。李光耀还强调年轻人应该考虑好得失利弊,不可草率地轻易下决断,新加坡的未来属于年轻人,而不是老一代。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