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付款简易便利 更多摊贩尝试数码化营业方式

296天前     330
电子付款简易便利 更多摊贩尝试数码化营业方式

芽笼东中心商贩联谊会会长杨德才(右)一直积极向阿裕尼2道第117座小贩中心的摊贩,如第一代摊贩刘勤发推广电子付款方式,并主动了解摊贩遇到的数码化问题与顾虑。(叶振忠摄)

“你有没有QR码?”“我PayNow你。”

这些是杨德才(56岁)如今的日常用语,不论是到小贩中心买食物、付钱给朋友,或是和顾客做交易,电子付款已成为他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工具。

身为芽笼东中心商贩联谊会会长,杨德才四年前就开始推动阿裕尼2道第117座小贩中心的摊贩尝试采用电子付款,当时有约六成摊贩开通了NETS付费选项,但使用量不高。

直到去年受冠病疫情影响,公众在病毒阻断措施期间不能在小贩中心堂食,也开始更关注卫生,电子付款方式因此逐渐受欢迎。

杨德才也是在疫情期间才开始使用电子付款,并亲身体会到其中的便利,因此希望能以自己的经验来鼓励摊贩使用这个付款方式。

他在阿裕尼2道经营售卖电器等的杨泰兴贸易公司已有30多年,顾客在疫情前是到店里购买商品并直接支付现金,但顾客如今为避免与他人有过多接触,因此开始询问是否有提供扫码付款的选项,这让他一时措手不及。

杨德才说,他因此学会了使用PayNow,并且向银行申请商业账户,让顾客能轻易扫描店里的SGQR付款。

与此同时,他到小贩中心吃饭时也会特地扫描SGQR付款,向摊贩示范这付款方式的便利,同时也提醒他们该注意的事项。

他说:“一些摊贩起初看到有关电子付款的负面新闻就很排斥,并担心会有人显示假的付款通知等,所以我时常会到摊位坐下慢慢了解他们遇到的困难,并向他们解释如何检查手机等防范措施。”

尽管与摊贩相熟,但每当杨德才扫码付款时,他都会提醒摊贩一定要检查他手机上的付款信息,并留意他们的应用是否传出收到金额的通知声响等,让他们能熟悉这个流程。

在摊主乐学数码计划(Hawkers Go Digital)下,新加坡数码转型办事处(SG Digital Office)的数码大使截至去年12月底已接触超过1万8000名摊贩,即几乎是所有摊贩,并有超过8400名摊贩已开通电子付款选项。

配合上述计划以及完成电子付款交易后可获的奖励金,阿裕尼2道第117座小贩中心如今已有约八成摊贩使用电子付款。

杨德才透露,该小贩中心的摊贩年龄多数在50岁以上,其中有10多个摊位是第一代摊贩,营业至今已有40多年,因此看到他们勇于尝试数码化相当令人鼓舞。

为助摊贩更好地掌握数码技能,他也同数码大使合作趁小贩中心去年12月进行清洗时,安排摊贩到民众俱乐部学习使用手机和电子付款应用等。

杨德才说:“多数摊贩心理上都已较能接纳电子付款方式,况且下来到处都会用到科技,摊贩也应该踏出第一步学习,第一次学不会就再学一次。”

电子付款省时卫生 提升摊贩工作效率

为顾客准备食物的同时,也能轻易检查顾客是否已付款,有了电子付款方式,摊贩陈耀权即便是独自一人经营摊位也没问题。

电子付款简易便利 更多摊贩尝试数码化营业方式

在海军部村庄的小贩中心经营西北胜小炒和粥品摊位的陈耀权认为,电子付款方式带来了不少便利,例如能立即查看顾客的付款记录,也无须找钱给顾客。(陈斌勤摄)

陈耀权(28岁)家里三代都从事小贩生意,爷爷奶奶以前是卖鱼圆面的,父母过后虽为照顾他和弟弟而转行,但在他们长大后又做回老本行。

他约两年前毕业后也正式当起摊贩,和父母在海军部村庄的小贩中心经营西北胜小炒和粥品摊位,如今希望能让父母尽早退休。

随着有越来越多人开始采用电子付款,陈耀权为摊位开通了SGQR扫码付款方式,并教导父母查看顾客显示的付款页面,除了确保金额正确,也要确认NETS终端机有交易记录。

他说:“父母如今对电子付款方式的流程相当熟悉,若真的遇到问题也不会太慌张,而会找我解决。”

采用电子付款方式也为陈耀权带来不少便利,他有时晚上一个人经营摊位,顾客若选择扫码付款,他能马上开始煮粥,也无须找钱给顾客,不仅更有效率也更卫生。

他说,曾有顾客忘了带现金,得临时找提款机取钱,不过有了电子付款就能为顾客提供多一个付款选项。

虽然海军部村庄的小贩中心以年长顾客居多,但陈耀权每天仍有约5%到10%的交易是以电子付款完成,因此要达到奖励金的要求并不困难。

政府去年公布,摊贩只要在今年5月底之前的任何五个月,每月完成至少20个最低一元的电子付款交易,就能获得300元奖励金。每个小贩可获得最多五个月的奖励,总额达1500元。截至去年11月,已有超过7000名摊贩获得奖励金。

数码小贴士:如何使用SGQR扫码付款给摊贩?

选择电子付款方式如PayLah!和GrabPay等,并登入手机应用

扫描摊贩在摊位展示的SGQR标签

把须支付的正确金额输入应用

确认交易已完成,并向摊贩显示交易通知页面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