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女佣无处安放? 乌节路菲佣被撞飞惨案后依旧路边聚餐

2020-01-10     10,032
新加坡女佣无处安放? 乌节路菲佣被撞飞惨案后依旧路边聚餐

幸运商业大厦已经成为“小菲律宾”了,无论是地点的便利,还是作为情感的寄托,都让这里变得难以割舍。(海峡时报)

作者 郭跃男

乌节路幸运商业中心女佣路边聚餐被撞飞事件已经过了一周,上周日(1月5日)是两名女佣的头七,事发地点近十米长的人行道事发后都被围了起来,不少人在那里摆上鲜花、蜡烛、快餐和饮料等祭品来悼念亡者。

新加坡女佣无处安放? 乌节路菲佣被撞飞惨案后依旧路边聚餐

(新明日报) 然而,案发地点周围依然有不少女佣如常在路边聚餐,欢歌载舞。路的这边鲜花祭品,路的那边载歌载舞,对比鲜明。 本以为恐怖的撞飞事件会让在乌节路路边席地而坐聚餐的女佣锐减,没想到要离开乌节一带的路边,对不少女佣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割舍的事。 这起意外车祸事件第一次被报道时,就有不少网民质疑女佣们为何会选择在路边席地而坐,直到今天还有不少人表示不解。 究竟是什么让恐怖的车祸都不足以让女佣们考虑更换聚会地点呢? 女佣:政府有责任在乌节路上帮我们另寻合适地点 《今日报》记者上周末走访事发地点时,有10多名女佣都向记者表示,她们没别的好去处,即使一周前刚发生那么恐怖惨案,还是选择回到原地相聚。 也有女佣表示,为她们在乌节路找个“合适的地方”聚会,是新加坡政府的责任。因为乌节路就是他们的“甘榜”。 这句话牵动了不少新加坡人的怒火。 大家在同情意外逝世的两位女佣的同时,都认为这样的要求不太合理。 目前新加坡有25万外籍女佣。根据菲律宾驻新加坡大使馆数据显示,约有8万名是菲律宾人。为8万人找个特定的地方,没那么简单。况且,新加坡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只为某一国家的群体设立一个专属聚会点,似乎不公平。 新加坡人:为何非得在乌节路? 谁说新加坡无处可野餐? 新加坡虽然不大,还没小不到无处可去的地步。 比如植物园、东海岸、西海岸、福康宁公园、拉布拉多公园、等等等等。哪个不是有大片草坪,凉风习习,最重要是安全的地方?为什么一定要在乌节路幸运商业中心附近? 对此表示不解的多是新加坡人。 幸运商业中心内基本上可以一站式解决菲律宾人的需求。从满足家乡胃的餐馆、寄钱回家的汇款公司、买所需的日用品,到美美地打扮一番。最方便的聚餐位置自然就在外面的草坪了。 比如离幸运商业中心最近的、国人眼中适合野餐的地方就是植物园。但那也要坐上15分钟的巴士车程。一天休息日内,去幸运商业中心置办日常用品,有些会去附近的教堂礼拜,说不定还要去跑腿。 这样下来,休息日只剩下半天,不少雇主要求女佣在傍晚六点前就回家。这时还要辗转找到一个“合适”的野餐地点,宝贵的休息日就在奔波中结束了。 对于周末双休、享有两周年假的多数本地人而言,是难以理解的一种纠结。 其实她们一直在“迁移” 但去到哪里都被赶 在爱雍乌节(Ion Orchard)竣工前,菲佣们常聚集在乌节路地铁站附近的大片草坪上。那片地点被称为“Gulong Park”(菲律宾语“打滚”的意思),他们在那里载歌载舞,直到那片土地被一众奢侈品店接手。

新加坡女佣无处安放? 乌节路菲佣被撞飞惨案后依旧路边聚餐

2011年,外国帮佣又回归他们升级后的“Gulong Park”,在街头唱歌跳舞开起派对。 当时的幸运商业中心还不像如今这般热闹,直到更多菲律宾餐饮和商店涌进,幸运商业中心才成为名副其实的小菲律宾。 1998年有报道指出,幸运商业中心管理层曾经以“破坏大厦”之名驱赶过菲佣。管理层当时表示,星期天购物中心内的人潮可多达一万人,堵塞逃生通道和电梯,形成安全隐患。 在那以后,幸运商业中心内一度出现不少告示:

新加坡女佣无处安放? 乌节路菲佣被撞飞惨案后依旧路边聚餐

(publicspacebyffdw.blogspot.com)

新加坡女佣无处安放? 乌节路菲佣被撞飞惨案后依旧路边聚餐

(Reclaimland.sg)

一般商场里的几米就一个的休息座椅,可是在幸运商业中心内座位却不多,明里暗里表示“此地不宜久留”。不少店家也曾表示这样的人潮会把其他顾客吓跑。

新加坡女佣无处安放? 乌节路菲佣被撞飞惨案后依旧路边聚餐

幸运商业中心座椅坐满了人。(Rice Media)

有商家表示菲佣的存在会“拉低”商场形象、导致人潮“不敢”入内。也有商家投诉厕所排队太长,到后来,每星期天二楼的厕所都会预留给店家们使用。 菲佣们接着“迁移”到幸运商业中心外围,有草坪的地方基本上都能看见她们席地而坐的身影。事实上,一直以来都有不少告示和警示警告菲佣不准在一些地点野餐,但依然阻止不了她们聚会的心。 除了她们自己冠名的乌节路“甘榜”外,红蚂蚁小伙伴也观察到,不少菲佣也会在圣安德烈教堂的草坪聚餐。一段时间后,熟悉的剧情又上演:草坪以维修之名被围了起来,禁止入内野餐。 也有不少人通过各种渠道如论坛和社交媒体上“投诉”女佣们,比如说她们的音乐刺耳、占用公共资源、阻挡人行道路等等。 22年过去后的今天,依然有不少新加坡人认为女佣们应为自己安全起见不要再继续在路边聚餐外,他们这些行为不仅不安全,也是“不文明的”、“格格不入的”。

新加坡女佣无处安放? 乌节路菲佣被撞飞惨案后依旧路边聚餐

“去其他的国家,他们高级的商圈禁止人闲逛逗留,因为会影响商圈形象。只有在新加坡,我们会让他们逗留,现在还得寸进尺。”

新加坡女佣无处安放? 乌节路菲佣被撞飞惨案后依旧路边聚餐

“看到帮佣在乌节路摊开野餐垫真辣眼睛,到处随意坐,满地都是锅、塑料盘子和餐具。这难道是甘榜?在游客面前破坏新加坡的形象。”

新加坡女佣无处安放? 乌节路菲佣被撞飞惨案后依旧路边聚餐

“......女佣中介中心和人力部应该在女佣来新加坡时教育他们,不要在乌节路造成商家困扰,如果这个情况继续,本地人和外国游客都会避开乌节路,届时那里将成为下一个结霜桥或者芽笼。” 在人们眼里,她们总是与“破坏新加坡形象”、“没素质”挂钩,好像不仅在乌节路上她们有点“无处安放”,在本地文化里,也从没“有处安放”过…… 不如看看香港怎么面对这样的问题? 除了菲佣外,缅甸等地的女佣也有自己的小天地。本地的缅甸女佣会在柏龄大厦(Peninsular Plaza)出席宗教仪式后,顺路到附近的福康宁公园路边的空地聚餐弹吉他唱山歌。 当然也有不少印尼女佣,喜欢聚集在城市购物中心(City Plaza)。本地女佣都有一片自己的“小天地”。 2015年外籍女佣数量为22万7100人,而今年又增加到了25万人,越来越多人需要专属“小天地”。 咬一咬网络上对菲佣的采访,有菲佣表示我们不妨借鉴香港对菲佣的政策。每逢星期天,香港中环地区和旺角的行人天桥上都有我们乌节路的影子——外籍女佣成群聚集。

新加坡女佣无处安放? 乌节路菲佣被撞飞惨案后依旧路边聚餐

香港铜锣湾天桥上一群群女佣用纸壳“打造”自己的私人空间。(南华早报)

每逢星期天或公定假日,香港中环地区的遮打道和皇后像广场一带就会被划分为行人专用区,方便大群外籍女佣将这些地方用作聚会地点。

新加坡女佣无处安放? 乌节路菲佣被撞飞惨案后依旧路边聚餐

旺角一天桥上正有帮佣倚著天桥栏杆席地而坐休息。(彭博社)

即使1992年这一度在香港引起是否该取消行人专用区,把女佣聚会改到地下停车场聚会的争论,但这一聚会文化依然延续至今。 接受《海峡时报》访问的Incillo曾在香港工作六年,她表示在香港菲佣可以选择在宿舍煮饭聚餐,希望新加坡也能有类似的政策。

新加坡女佣无处安放? 乌节路菲佣被撞飞惨案后依旧路边聚餐

星期天,女佣们聚集在香港汇丰银行大厦地下。(南华早报)

新加坡其实已有不少地点“安放”女佣 虽说植物园等花园,以及西海岸等海边在我们看来,是再合适不过的野餐聚会地点,不过多年来“幸运商业中心”形成的“小菲律宾”在情感上对女佣们来说,是难以割舍。 除了这些地方,本地其实也有非营利组织为帮佣们谋取福利,丰富他们的休息日生活。 非营利组织外籍女佣援助与技能培训协会(Foreign Domestic Worker Association for Social Support and Training,简称FAST)会长谢成春告诉《海峡时报》,FAST 每星期天在旗下俱乐部都有开办烹饪和舞蹈课程。他也正在争取一个比现在十倍大的地点,希望能在下半年容纳上千名女佣。 蒙恩社会服务(Blessed Grace Social Services)创办人李汉忠受访时也指出,每个星期天中心都会举办活动。目前有约300名女佣会定期参加星期天的活动。扩大场地后,预计可容纳600人。活动也有含食物和饮料,还有无线网络和K歌活动。 对于何处安放女佣们,似乎不是个短期就能解决的问题。 要让菲佣们搬离她们情感上的“甘榜”——乌节路,不是件易事。她们需要时间提高安全意识,新加坡或许也需要时间和空间,让他们真正意义上地融入本地文化。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