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消费税上涨,该来的还是会来

114天前     7,953

编按:2021年初,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在《2021财政年预算案声明》中表明,政府承诺不会在今年提高消费税,但不会无限期推迟这些加税计划。 新加坡消费税上涨是雪上加霜,还是势在必行?国际注册会计师刘朝霞进行了深度分析。

新加坡消费税的提高已于2018年2月19日财政预算案宣布于2021年至2025年间实施。同年的3月24日在新加坡天府会十八周年庆的晚宴上,当时的教育部长兼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先生针对消费税上调发言,解释消费税将从7%提高到9%的必要性。

新加坡消费税上涨,该来的还是会来

(王乙康在新加坡天府会十八周年庆的晚宴上发言)

可2020年一进入,新冠疫情便没有任何征兆的发生了,宛如一场世界大战,“勿谓言之不预也”。新加坡处于世界航运和物流运输的中心,对于病毒的确是防不胜防。随着输入性病例越来越多且社区病例也越来越多的找不到关联性,新加坡不得已开始第一轮的“阻断”措施。随后随着新冠疫情的延绵不绝和病毒的变异,阻断措施也一直反反复复松松紧紧。

一年半以来,新加坡引以为傲世界排名第一的樟宜机场(如今已跌落榜首)以及各大餐厅各大商城的人流几乎无法恢复,旅游业建筑业物流业贸易业等各个行业被重挫,政府也被迫不得已发放了百亿的救济金挽救民生经济。

新加坡消费税上涨,该来的还是会来

新加坡由于腹地的限制没有内需和国内市场,无法像大国一样长期阻断自行休养生息。今年随着疫苗的充足采购,政府竭力呼吁民众尽早接种疫苗,以减少重症和死亡。同时政府也期待民众理解与病毒共存的可能性以及无奈,面对病毒变种的压力且病毒一时无法清零,政府只能教育民众学会自我保护,自我检查和自我隔离,配合政府以便新加坡能尽早放开管制,开放边境,活跃经济,提升就业等等。

随着西方发达国家疫苗接种的普及和边境的逐步开放,新加坡的消费税上涨再一次被提上日程,王瑞杰部长承诺不会在2021年提高消费税,但不会延迟太久,会在2022年至2025年间开始落实。对于老百姓而言,消费税的上涨会不会是雪上加霜?而对于政府,上涨消费税是否势在必行?

新加坡消费税上涨,该来的还是会来

在回答这一系列问题之前,我先解释什么是消费税

消费税(大多数国家称之为增值税)是一种流转税,意思是在中间环节只是流转,由最终消费者承担。比如超市注册成为了消费税企业,超市里的大米卖100新元(含税),那么米的卖价实际是93元,7元消费税由顾客支付给政府,超市只是代替政府收到了这个7元的流转税,并按季度缴纳给税务局。通俗的理解是消费税是由顾客承担,而并不是超市。

但如果买大米的这个顾客是餐厅而不是个人,餐厅将这个米煮熟后变成米饭卖给顾客150元(含税),那么米饭的实际收入是140元,10元消费税属于顾客支付给政府。由于餐厅并不是最终消费者,同时餐厅购买原始大米的时候已经支付了7元消费税,因此餐厅只需要将多收的3元缴纳给政府就可以了。从这里可以看到,最终消费产生的10元消费税其实是由米饭的消费者支付的,不是餐厅,也不是由超市支付。

新加坡消费税上涨,该来的还是会来

(餐厅小票清楚标明7%消费税)

由此我们看到,消费税是由普通大众共同承担的,就像结婚时的誓言一样,不论贫穷还是富有,不论疾病还是健康,都一视同仁。不像公司所得税,只在公司有利润的情况下才缴纳;也不像个人所得税,个人收入需要达到一定的额度才缴纳。

至于为何消费税不能像公司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一样分类或分档呢?我想这就像阳光和雨水洒在所有人身上是一样的,有很多的公共服务和设施比如公路和桥梁,学校和教育,警察和军队,这些都是公共服务提供给所有的人,而并不是服务于某一个群体,因此由所有人承担是更公平的。

那么消费税有没有办法差异化对待不同群体?答案依然是有的,只是每个国家差异化的方式不一样。

比如中国,现在消费税的标准税率是13%(这里补充一句,中国的消费税一路下调从17%调整到15%,再调整到13%),但中国的消费税分为多个档次,按照行业划分比如贸易类生产类标准税率是13%,而电信邮政类消费税率9%,生活服务类消费税率则更低为6%,而对于高端奢侈品,比如高端手表则除了13%的标准税率外,还额外增收20%的关税。中国的这种消费税分类,让普通生活用品承受较低的税率,同时从奢侈品额外征收获得补偿。

新加坡消费税上涨,该来的还是会来

新加坡的消费税标准税率现在是7%(这里也要补充一句,新加坡的消费税率一路上调,从3%调整到5%,再到7%),接下来将调整到9%。消费税的上调会不会引起物价的上涨? 我的答案是:会。

为什么呢?消费税增加2%后如果生活用品价格不上涨,那必然是需要商家自己吸收。在目前的经济形式下,由于疫情造成的人员短缺,物流的不便利以及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商家最终无法吸收这部分2%并势必将转嫁给消费者。

然而新加坡政府为何不能像中国政府一样将生活用品类消费税和奢侈品类区分,从奢侈品那里获得补偿呢?从政府一刀切根据公司的公积金缴纳而不是根据企业的盈利发放疫情补助可以看出,将消费税按照行业分类势必增加很多的工作量,比如政府有没有足够的人手查核?比如是否要检查那些申报为生活用品类的企业是不是不符合资格?会不会引发企业为了符合资格而去修改经营范围?而只针对某些领域调高消费税会不会增加跨国企业和富人的成本而失去新加坡对于跨国企业和富人的吸引力?

新加坡消费税上涨,该来的还是会来

(图源:Unsplash)

而同时政府为了获得民意和民心,将补贴给与特定的群体,比如家庭收入多少元以下,住房多少面积以下的群体将获得消费税卷的补助,这样是不是针对性更好?

也因此我们看到,消费税一刀切的方式或许会对白领形成挤压,一方面要应付消费税和物价的上涨,一方面又因为收入超过了政府的规定而无法获得补助,另一方面企业在疫情时期加薪幅度赶不上通胀速度,如果经济短时间内无法恢复,新加坡势必将会像西方国家一样,中产阶级的比例会不断萎缩和下降。而为了提升中产阶级的收入水平,新加坡政府也在积极转型,比如通过金管局的优惠吸引基金的设立,以激活新加坡的创新环境和生态。积极打造新加坡+1的产业园区,保持制造业的比例,同时吸引高端制造,生物医药企业在新加坡落地等等。 俗话说有国才有家,病毒引发的战役考验了各个国家各个政府的战斗力,新加坡因为新冠死亡人数极低而获得了世界的认可,但这场战役也需要这个国家人民的理解和奉献。消费税的上涨对于新加坡势在必行以应对疫情下庞大的财政补贴,国家公共设施的维护以及国家安全。

期待民众能够全民一心,在这场对抗病毒的战役中雪中送炭同时理解消费税的提高势在必行!

新加坡消费税上涨,该来的还是会来

作者:刘朝霞

(新加坡注册会计师,国际注册会计师,新加坡执业审计师,杰鹏国际JPI董事)

新加坡消费税上涨,该来的还是会来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