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实 新加坡精英为边缘女性发声:她们合法工作,不需要被拯救

106天前     660

(一)

Vanessa何思慧,

今年30岁,

拥有硕士学历的她,

六年前从英国伦敦大学毕业,

回到新加坡找工作时,

她没有去寻找那些体面高薪的工作,

而是跟随自己的心,

在x-project找到了一份工作,

现在是x-project的总监。

社会纪实 新加坡精英为边缘女性发声:她们合法工作,不需要被拯救

别看总监这个名头很大,

其实它只是一个、

也是新加坡唯一一个,

为边缘女性提供援助的民间慈善组织,

从创立到现在长达30年。

众所周知,

在新加坡有合法的红灯区芽笼,

只要是在红灯区内,

且女性年龄满18岁,

男性就可以放心地寻欢作乐。

食色性也,

芽笼,

一个美食与美色的交汇的温柔乡;

一个红灯区与宗教团体比邻而居、

原始天性与圣洁灵魂碰撞的魔幻地。

社会纪实 新加坡精英为边缘女性发声:她们合法工作,不需要被拯救

在芽笼从事特殊工作的女性,

都是来自周边贫穷地区和国家,

她们需要申请相应的工作准证,

定期体检,

规范纳税。

虽然是合法的,

但主流社会必然不会认同这种职业,

她们就成了人们口中肮脏的女人。

由于工作性质特殊,

这群女人难免会受到一些客人的欺辱,

比如财务被打劫、被打,

或者被某些特殊爱好的客人,

强迫做一些违背自己心愿的事。

一般上,

大众会认为这些麻烦事是她们自找的,

不值得同情,

她们面对的困难是她们自己的错。

但思慧和她的伙伴们不这样认为,

她们认为没有人应该受到欺凌,

每个人都应该被善待被尊重,

这群女性也一样,

她们要做这群“边缘人”的“边援人”。

(二)

思慧的工作,

通常是在晚上9,10点才开始。

在光彩的街道后面,

寻找那群躲闪的背影。

红灯区内的街道,

除了男人,

几乎没有女人光顾,

所以刚开始思惠她们的到来,

那里的女人并不信任她,

怕她是便衣警察或者记者,

怕被骚扰,

怕被抓。

思慧没有车,

只能背着重重的背包,

搭巴士或者地铁,

穿行在红灯区的各个街道,

派发免费的套和油,

询问她们的工作情况,

并尽力帮助她们。

思慧说,

不是帮助她们不被抓,

而是不被客人打,不被欺负,

如果受伤,

会带她们去看医生,

去报案,

这些是她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慢慢熟悉、

有了信任之后,

她们还会主动去x-project的办公室,

向思慧她们寻求援助。

思慧的办公室,

成了她们歇脚、聊天、

求助、沟通、协调的地方,

思惠积极主办各种交流活动,

她请来教练,

为她们提供免费的瑜伽课程。

还找来律师慧玲,

作为法律顾问,

为她们提供无偿的法律咨询服务,

有需要的话,

还会代表她们写律师信或上庭。

社会纪实 新加坡精英为边缘女性发声:她们合法工作,不需要被拯救

(三)

主流社会对这群边缘女性的排斥,

也波及到思惠,

对于思慧从事的工作,

旁人非议,

父母反对,

有时组织完全收不到任何捐款,

多少次她想放弃,

但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

思慧始终认为,

她们也是人,

身体流着一样是血,

她们在夹缝里生活,

需要有人传递温暖,

需要有人去点燃希望。

正如x-project的创办人黄玉玲说,

每个人都注重她们是X工作者,

没有人去想过,

她也是一个妈妈,

一个姐姐,

或者一个朋友。

社会纪实 新加坡精英为边缘女性发声:她们合法工作,不需要被拯救

可能每个人的故事不同,

但她们都是为了钱,

赚钱养家养自己。

在大学做研究助理的蔡慧莹,

也是x-project的义工,

她说主流社会戴着有色眼镜,

对这份工作有负面看法。

其实她们也是正常人,

We are humans,

we are all the same,

大家都是一样的。

社会纪实 新加坡精英为边缘女性发声:她们合法工作,不需要被拯救

(四)

有人很好奇,

既然要帮助她们,

为什么不帮助她们转行?

所谓“送佛送到西”。

思惠说,

大家的生活是不一样的,

经历也不一样,

她们可能没有机会读书,

没有机会接触到世界上不同的事物,

她们很多东西,

我们都不了解。

You cannot walk

in other people's shoes,

未经他人苦,

莫对他人指手画脚。

社会纪实 新加坡精英为边缘女性发声:她们合法工作,不需要被拯救

创办人玉玲苦口婆心说过:

不要有救世主的心态,

不要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不要认为她们的工作是低等的。

我们工作的目的,

不是要救她们,

她们不需要被救,

只需要被温暖,

因为都是为了生存。

但是如果她们自己主动要转行,

思慧就会帮助她们,

帮助她们做好简历,

帮助她们应付面试。

单亲妈妈露西,

过去10年,

因为工作被谴责,

后来接触到思惠,

参与了义工工作,

人生轨迹有了很大改变,

如今还去瑞士参加国际论坛活动,

她哽咽地说:

奇迹会出现的。

社会纪实 新加坡精英为边缘女性发声:她们合法工作,不需要被拯救

(五)

新加坡最大的华语电视频道第八频道,

制作了这部纪录片,

观众的留言非常理性,

也非常温暖。

社会纪实 新加坡精英为边缘女性发声:她们合法工作,不需要被拯救

一如x-project创办的宗旨:

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

被尊重的生活,

被爱的生活,

开心的生活,

没有歧视的生活,

她也是一个人。

社会纪实 新加坡精英为边缘女性发声:她们合法工作,不需要被拯救

六年来,

思慧最大的体悟是:

大家都是人,

每一个人各有不同的问题,

每一个人各有不同的悲哀,

所以,

我们需要互相帮助,

互相鼓励,

互相温暖。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