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外交部沈颖:希望中国恢复更多国际航班时,新加坡会是最先达成协议的伙伴之一

32天前     3,201

2022年1月1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即将生效。

“RCEP将是一个重要基石,能促进本区域迈向更广泛的经济一体化。这些协定体现了东盟和中国共同致力于加强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和投资框架的决心。”12月17日,新加坡外交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在接受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中国记者线上联合采访时如是表示。

今年是东盟与中国建立对话伙伴关系30周年。上个月,中国和东盟领导人共同出席了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纪念峰会。在峰会上,中国和东盟正式宣布将关系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近年来,中国和东南亚的贸易额不断增加。如今,年贸易额已超过5000亿美元。东盟已超越欧盟和美国,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而中国也在过去十年一直是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

“新加坡和其他东盟成员国都期待与中国合作,通过新建立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为双边带来有意义、实质性并互惠互利的成果。”沈颖说。自由贸易协定是东盟与中国经济关系的基石。我们应该进一步加强这项自贸协定,以促进双方的经济复苏和未来增长,包括在实施非关税措施、保护消费者权益、促进市场竞争,以及协助微型和中小型企业发展等方面进行更紧密的合作。

“东盟和中国还可以探讨其他合作领域合作,包括通过进一步开放东盟-中国航空运输协定来加强互联互通,以及应对后疫情时代的公共卫生挑战。”沈颖说。

新加坡外交部沈颖:希望中国恢复更多国际航班时,新加坡会是最先达成协议的伙伴之一

(12月17日上午,新加坡外交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沈颖接受中国记者团线上联合采访)

新加坡与中国建立了“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自2013年以来,中国一直是新加坡最大的贸易伙伴,而新加坡也是中国最大的外资来源国。2019年,新加坡在中国的投资额超过100亿新元,同比增加46%。截至2019年底,新加坡在中国的累计投资已达1470亿新元。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在新加坡开展业务。2019年,中国成为新加坡的第十一大投资国。许多知名的中国企业都在新加坡设立公司,包括中国平安集团旗下的金融科技子公司金融壹帐通、中远集团、中国石油和中国银行。

沈颖说,新加坡一直是中国推行改革开放政策的坚定支持者。中国在过去40年来的经济发展迅速,而新加坡也从中国的发展中受惠。即使面对冠病疫情所带来的重重挑战,两国的伙伴关系仍保持强韧,双边合作保持良好势头。

此外,尽管疫情导致全球各地出台旅游限制,两国高层之间的交流并未间断。两国领袖的交流相当频密。双方目前也正紧锣密鼓地为新中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JCBC)第17次会议的召开进行准备工作。作为新中两国之间最高层级的双边合作平台,JCBC让双方在会议上全面探讨和进一步推动两国在多方面的合作关系。

新加坡与中国在苏州工业园区、天津生态城和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这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上持续取得良好进展。值得一提的是,在疫情期间,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旗下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促进了中国西部和东盟之间粮食和医疗用品等必要货物流动,成为有效的替代贸易路线。尽管供应链受到严重干扰,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去年的贸易额同比增长了30%。

新加坡也在2020年成为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最大的海外投资目的地。两国以互惠互利的方式与“一带一路”沿线的第三方国家合作。

两国的司法界也紧密合作,为“一带一路”的发展制定法律框架。今年12月3日,第五届新中法律与司法圆桌会议举行,这项会议已成为两国法律与司法界合作的一大支柱。

“为加快疫情后的经济复苏,新中两国必须安全地恢复两国之间的航空连通。”沈颖指出,要恢复安全飞行,一个重要的步骤是双方承认彼此的数码健康证书,包括疫苗接种证书。

“希望当中国恢复更多国际航班时,新加坡会是中国最先达成协议的伙伴之一。”沈颖认为,在公共卫生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先推行小型的试点项目,比如允许新加坡学生前往中国完成学业或进行交流,或者允许两地人民以团游的方式,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行程到彼此国家旅游。

今年11月,中国申请加入《数码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我们也期待与中国开展新的数码合作项目。”沈颖说。

中国东盟合作的新亮点

记者: 前不久,中国和东盟宣布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您认为新加坡在其中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未来东盟将重点在哪些领域与中国进行更深层次的合作?

沈颖: 对于东盟-中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成立,新加坡抱着十分积极的态度。我们非常欢迎其进展,它彰显了东盟和中国的合作关系确实是非常全面而且是多方面的。新加坡也非常期待能够在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框架下,通过各项机制与中国一同推动实质的互惠互利的各项合作。这里有几个亮点,其一是东盟-中国自由贸易区。最近东盟已超越欧盟和美国,成为中国的最大贸易伙伴。我们预计,东盟到2030年将成为全球第四大经济体。因此,东盟同中国的合作空间十分广阔。我们非常期待接下来双方对自由贸易协定的可行性探讨,希望这项研究能够尽快推展。

其二,东盟和中国之间的航空运输协定也是一个亮点。在这个协定的框架和推动下,我们相信能够尽快朝着疫情前中国和东盟之间大量的人员流动水平复苏,尤其是疫情后。由于东盟和中国的经济合作基础十分厚实,因此,只要公共卫生条件允许,中国和东盟之间的航空往来潜力是十分大的,这个协定将会扮演十分关键的角色。

记者: 新加坡与中国的山东、四川、浙江等地都建立了经贸合作关系和机制,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扩大也为浙江和新加坡深化经贸合作提供了新的空间和机遇。新中两国尤其是新加坡与浙江未来在经贸合作方面有哪些新的思路?疫情给两地合作带来哪些新的机遇和挑战?此外,比较关注新加坡与浙江一直在紧密合作的未来社区建设。我想知道双方未来有哪些新的合作模式,有哪些新的重点合作领域。

沈颖: 新加坡和浙江之间是十分友好的,而且我们有一个新加坡-浙江经贸合作理事会,我很荣幸有机会担任理事会新方主席。2007-2009年时,我在上海工作,那时,时常到浙江去,对于浙江非常蓬勃的经济留下了深刻印象。浙江有许多创业人才,而且浙江企业在各方面都具备非常强大的创新能力。新加坡和浙江之间的合作非常令人期待。

在疫情之前,我也常有机会到浙江去拜访。2018年,时任省长的袁家军先生(他现在是书记)到访新加坡,到访新加坡多家企业,包括新加坡港务集团。上个月,新加坡驻中国大使吕德耀先生也到浙江去拜访,就新浙两地的合作领域和潜能开展了很好的讨论。

虽然受到疫情影响,但新加坡和浙江之间的贸易2020年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11.8%。这反映了两地之间的合作前景非常乐观。我们的合作领域包括了房地产、运输和物流、IT还有通讯科技,以及机械制造方面。

新浙合作理事会去年11月份通过视讯召开了第十五届会议,我们推动了三个合作小组,主题分别是贸易互联互通、双边创新与交流、以及可持续城市管理。

这里要谈谈未来社区的发展。我觉得它对浙江来说是非常有意义,非常有特色的。未来社区的发展涵盖了很多方面。首先,涵盖了城市生活进一步优化的各种方案,包括了数字化、数字经济,这是浙江的强项。通过数字化管理来进一步优化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这将会为未来社区,为居住在这个城市的人民,提高生活素质。这也是新加坡十分想追求的。其次,人们对一个社区应该如何发展、如何打造,可能有一些不同的想法。我们应该怎样集思广益,让人民充分地参与到规划的过程当中。与此同时,也要适当融入大家对于这个社区的一些历史的怀念,怎样去保留一些大家都觉得可以创造集体记忆的东西,比方说建筑或者是一些生活方式。再结合进一步的发展和创新,这是未来社区值得探讨的。应该说,新加坡在这方面也做了一些探索。接下来在新浙对于未来社区的探讨当中,希望这也可以成为一个亮点。

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的发展潜力

记者:在东盟国家里,新加坡是在广西投资最多的国家。广西是中国东盟博览会的永久举办地,是中国距离新加坡最近的一个省区。您对广西在中国东盟区域合作的角色定位有何建议?未来五到十年,新加坡与广西合作的领域会有何新变化?

沈颖:随着东盟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和东盟之间的合作关系会有进一步的发展。广西作为中国和东盟之间互动的一个重要窗口,尤其是南宁作为东博会的举办地,我相信接下来南宁同东盟之间的互动也会越来越频繁。我自己也是因为很多年前参与东盟和中国之间的主要活动,包括这个东博会,因此有机会到南宁去。所以,对于很多东盟的朋友来说,他们一想到东盟和中国之间的互动,马上就会想到南宁,想到广西。

广西是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中一个很重要的所在地,它也是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一个延伸,而且也是“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我相信新加坡和广西之间的合作在未来五到十年的前景十分良好,会紧紧结合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的发展。其一,中国和东盟随着自由贸易协定的内容进一步充实,也随着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下个月正式推行,我觉得对广西和东盟各国包括和新加坡之间的合作会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

其二,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是中国西部货物进出最便捷的通道。随着全球也包括中国,对环保越来越重视,对货物低碳的流通越来越关注,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具有非常好的发展潜力。这对广西接下来的发展是十分积极的。

其三,我们一直密切关注中国在共同富裕方面的政策走向,相信随着经济发展越来越平均,中国西部包括广西所能够提供的经济合作机会会越来越丰富。

大湾区两大项目提供下一步两国合作好平台

记者:在中国跟新加坡的双边关系里面,广东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当前粤港大湾区建设是中国非常重要的战略,今年又宣布了前海和横琴两个特别合作区的建设,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广东跟新加坡的交流和合作是否会呈现一些新的趋势或方向?

沈颖:广东是中国的经济大省,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扮演着领头羊的角色。对于新加坡来说,同广东之间的经济交流是十分重要的。在新加坡企业或企业家中,“广交会”这三个字是响当当的。

过去32年来,在所有同新加坡有经济来往的中国省份当中,广东一直是贸易总额最大的。对于很多第一次进入中国市场的新加坡企业来说,广东也是第一站。

新加坡和广东之间有两个大型的合作项目,一个是中新广州知识城,另外一个是新中深圳智慧城市合作倡议。这两个项目彰显了中国广东和新加坡之间合作的提升和发展演变。接下来,我们对于广东的发展举措和蓝图充满期待,这里就包括了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我们认为,大湾区是科技和创新的摇篮,尤其是有很多数字经济企业,广东工业基础本身也十分深厚,而且它有非常多有创新能力的企业。我们相信在数字经济和绿色经济方面,新加坡同广东之间的发展前景非常辽阔。

所以我相信,之前提到的这两个大型的合作项目,能够为下一步的合作,尤其是在数字领域、创新领域、绿色经济领域,提供非常好的平台。

记者:在中国大力建设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大背景下,新加坡与成渝地区在经贸往来、数据通道建设、物流口岸互联互通等领域,今后有哪些措施,希望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沈颖:新加坡非常关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建设。我们相信,新加坡能够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当中做出一些贡献。我们与重庆的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本身有四个主要的支柱领域,其实也正好是我们非常想要发展的产业。这里面就包括了金融服务、航空、运输及物流、信息科技以及IT。从2015年11月开展这个项目至今,在这四个方面取得了非常好的进展。我们希望继续推动,让这个示范项目的内容更为充实。

记者:新加坡华人当中大约有四成都是祖籍福建的,那福建和新加坡之间怎样可以更好地利用这个特点来加强彼此之间的合作?目前新加坡是和八个中国的省、市建立了合作机制,未来福建和新加坡有没有可能建立类似的合作机制?在哪些领域会有比较大的合作空间?

沈颖:新加坡和福建之间合作关系确实是很特殊的。你说得很对,新加坡华人当中来自福建或祖籍福建的人是最多的。我自己也是祖籍福建。由于有这个亲情的联系,新加坡和福建之间即便是还未成立经贸理事会之类的机制,两地之间的人员来往、文化交流、还有经济发展,向来都十分良好。

在港口港务方面的合作也非常好,我们在厦门也有航空维修的项目,这本身其实也同新加坡和福建之间的历史渊源是相呼应的,因为毕竟有了来往,有了交通运输,这才开始有这个两地之间的人员流动。很多新加坡想进一步推动的经济合作领域,我们相信对福建企业来说也是非常具吸引力的,包括数字经济、绿色经济。

此外,福建和新加坡之间的合作能够有更具特色的一些环节,那就是两地之间的文化交流,还有相互影响。福建文化对于新加坡华人文化的影响不言而喻,新加坡对福建文化的影响,我看过一些材料介绍,在福建沿海有一些地方,不管是在菜肴或者在建筑方面都有一些南洋特色。这也是当年移民到南洋包括新加坡等地的移民,回到福建之后可能带回去的。在人文旅游方面,这可以说是一种难得的特色。两地的文化企业也可以考虑从这方面着手,进一步开展更具特色的旅游或文化方面的合作。

中美对彼此有正确的认识十分重要

记者:我们都知道目前中美关系比较紧张。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局势对新加坡来说是否构成担忧?新加坡在促进中美关系方面可否发挥作用?

沈颖:中美关系应该是全球双边关系当中最重要的。中美关系接下来要如何发展将会决定全球在疫情后时代,要如何地进行复苏而且也将会对全球的稳定与和平发挥至关重要的影响。对新加坡来说,我们确实十分密切关注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确实近年比较紧张。新加坡的看法是,中美对彼此有正确的认识是十分重要的。中国必定会发展,而美国也未必会走向衰败。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去压制对方。中美关系现在确实面临一个调整期,我们作为两国的朋友,希望看到两个大国都能够从长远的角度出发。因为这两个大国所做出的战略决定,将会影响他们能不能够和平地合作。这也对接下来世界秩序的形成会有非常长远的影响。

新加坡是中国的朋友,也是美国的朋友。我们很欢迎这两个大国与东南亚进行更加深远的合作。美国和中国都分别与东盟有非常良好的合作关系,而且十分支持以东盟为主和东南亚合作的观念。对此,我们表示欢迎,我们也抱着非常积极的合作态度。

作为一个小国,我们希望大国之间的互动不要成为一种零和游戏。我们希望能够看到大国之间和平共处、相安无事。这对世界的和平发展、稳定和繁荣能够创造最好的条件。

最近中美之间的高层互动有非常好的进展。11月15日,两国元首进行了视讯会议。这类高层互动可以减低任何一方误判对方的风险,对此我们表示欢迎。全球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尤其是在环保方面,在气候转变方面,中美如果在气候方面能有更加稳固的合作,这对全球来说都是好消息。最近中美在格拉斯哥的联合宣言,也是大国之间对气候变化合作的一个好例子。我们希望能够看到更多类似的合作。

记者: 您刚刚也提到中美关系处在一个调整期,我们也注意到在今年下半年以来,美国是有一些高级别的官员到东南亚国家去访问,希望能够改变之前特朗普总统执政时的一些政策,希望能够更加密切美国和东南亚国家的关系。请问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作为第三方的国家,是否感觉到面临一种选边的压力?最近媒体这样的一些报道比较多。

沈颖:关于这个选边的言论应该说是一直都存在。不过,我们不是这样看的。新加坡乃至东盟各国,都非常欢迎中国和美国与东南亚有更好更深远的合作。对新加坡来说,中国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而美国是新加坡最大的外资来源国。因此,从经济方面来看,同大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对我们来说极其重要。对很多东盟成员国来说,中国和美国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