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城市农场的发展,聪明人聪明事

2020-04-20     2,970

与新加坡不同的是城市老化,正是中国大城市将面对的问题。有多少七十年产权的屋村还没拆掉,但是有没人再继续想要入住,实际的房价又不可能下降,导致拆不起,盖不起,这个民生问题,可以变成循环经济的一部分吗。

甚至有一些天桥下,废弃绿化带,应该为低碳生活再注入新的能量。据路透社报道,由于许多亚洲城市的快速城市化导致所谓的死亡空间,城市规划者和当局已经投入了大量精力为天桥,桥梁和高架桥下的未利用土地带来生命。此举是因为这些城市的土地成本飙升,公共空间消失。

例如,新加坡当局已向公众征求关于如何恢复约60公顷死亡土地的想法。 根据新加坡土地管理局(SLA)去年发布的报告,这些空间分别为3,000至6,000平方米,已经转变为城市农场,体育设施,甚至用于生日派对和市场。 SLA执行长Tan Boon Khai说:“虽然新加坡的土地稀缺,但我们确实拥有大量高架桥和天桥下的土地。” “以低成本激活这些无菌空间可以鼓励企业家和规划者测试新的和非传统的想法。” 说白了,城市是一个人们可以操纵的大乐高。如果思维还是像以前一样,则不可能同时壮大生存可能。

新加坡建屋发展局近日宣布为期 10 年的 " 绿镇计划 ",措施包括:为更多组屋安装太阳能板、LED 智能灯,在组屋社区安装城市集水系统,在社区建筑外墙和路面涂隔热漆,以及将更多组屋社区停车场顶层建设成为城市农场等绿色空间。该计划的目标是到 2030 年,使新加坡组屋社区的年能耗量比当前降低 15%,为民众打造更加环保和宜居的城市生活。其中,将停车场顶层空间改造为空中农场的举措,受到民众的欢迎。 停车场顶层是人们不常使用的闲置空间。从上世纪 90 年代末开始,新加坡建屋发展局就逐步开始对这一空间加以利用,包括在一些社区停车场的顶层栽种植物,打造顶层花园等。至今已有约 200 座新加坡组屋社区的停车场在设计阶段就融入了顶层绿化的规划。 新加坡民众食用的农作物约有 90% 需要依靠进口。近年来,新政府鼓励优化配置资源,在建筑物屋顶建设农场,增强本国食物供应的灵活性。一些新加坡企业看准商机,开始在屋顶种菜。

成立于 2015 年的 Citiponics 公司,是新加坡发展停车场顶层城市农场的典型企业之一。2019 年,该公司在位于新加坡中部的宏茂桥六道建设了该国首个设在组屋社区停车场顶层的商业城市农场。农场占地 1800 平方米,利用该公司独创的 " 水有机系统 ",使用垂直的铝制种植塔种植有机生菜、芥蓝等蔬菜。每个种植塔底部都设有水箱,里面加入营养液的水可以进行循环使用,由水泵抽到种植塔顶层,再通过重力作用流到种植塔各层,对蔬菜进行灌溉。

新加坡城市农场的发展,聪明人聪明事
新加坡城市农场的发展,聪明人聪明事

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什么才是整体宜居方案?我想未来的中国,如果试图发展了城市农场,其最好的结果就是!实现蔬菜水果免费供应的新共产主义时代。我们不仅可以帮助他国的粮食危机,我们还能双赢,得到盛世大国的宜居终极目的。中国试图发展经济这么多年,可采的能源以及资源已经逐年消耗了大量的不可再生资源,而我们只不过是享受了工业发展带来的社会福利,但这对地球来说是一项非环保的大面积破坏工程。而我们只不过是想要解决我们基本的生存问题,尽管还有失业人口,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失业又该飙升,我们面对的社会就业压力,难道一直要运行在这个能源消耗的经济轨道上吗?在发展途中,如何环保优质的解决民生问题,才是我们一个立刻,应该独立出来的部分,就在大部队想未来冲刺的途中,疫情使工业商业放缓的时刻,我们更应该站出来独立的思考,解决我们可能将要遇见的风险。

“我们如何待在家,不出门上班,依然可以生活下去!”

未来,你可能只需要一套房子的钱,但依然可以生活下去,你不用害怕失业,会没有钱吃饭的问题,很有可能,在中国进行推广“城市农场”解决的是失业恐慌症将来中国护照即粮票!

而其客观的却是在解决,生态破坏,能源枯竭,我们将何去何从的问题。垂直农场是否能转化环境和能源问题的,想很多人跟我一起思考。当人们不用为了赚钱吃饭,而去破坏环境的时候,不需要绞尽脑汁去创造就业的时候。“垂直城市农场”是否会将我们破坏环境的经济大手释放!

与其跟风,不如,解放~

解放双手,解放多余的劳动力也解放资源的消耗。

新加坡城市农场的发展,聪明人聪明事

一举多得的城市农场。

除了阳光,空气,水。是免费的,难道你忘了,大自然中还有食物也是免费的。

只不过,工业,商业这盘棋,自我奴役很久了。

而解决免费食物,其实是在解决终极环境和能源的问题。

the earth 为了您的生存,您也为了它的生存。你们都可以是免费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