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社会的成功过渡

14天前     264

文 / 杨浚鑫

去年2月才向国会提呈首个气候变化动议,政府国会永续发展与环境委员会丝毫没有放慢脚步,不到一年又提出有关实现低碳社会的动议。

低碳社会的成功过渡

(网络图片)

这样的速度,既体现这个年轻委员会的积极性与行动力(八人中有半数是首届议员),也再次凸显气候变化造成的生存威胁已迫在眉睫。

动议由委员会副主席、议员傅丽珊(三巴旺集选区)提呈。她以英、中、巫三种语言,阐述我国过渡到低碳社会的必要,强调这不仅是为应对气候危机,更是确保在世界迈向可持续发展未来与经济的时候,新加坡人不会落后。“我们须要帮助我国企业在可持续发展方面走在前头。”

低碳社会的成功过渡

(网络图片)

在这个基调上,委员会主席、议员黄国光(义顺集选区)提出三项大刀阔斧的建议:一、我国应承诺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二、将碳税调高到实现这一目标所需的价格;以及三、扩大碳税以覆蓋低碳排放设施。黄国光也认为我国目前碳税过低,每吨只征收5元,远未达一些研究机构的建议。

对此,永续发展与环境部长傅海燕回应动议时同意,随着时间推移,需要更强的价格信号(Price Signals)来引导我国经济走向低碳未来。

然而,她没有正面表明当局是否接受黄国光的三项建议,只是重申我国采取的是务实做法,须在扩大碳税覆蓋范围和可能增加企业行政成本之间取得平衡。傅海燕也强调,政府过去几个月,就提高碳税的必要性和潜在影响,咨询了企业和公众,将在下个月发表的财政预算案宣布检讨结果。

低碳社会的成功过渡

(网络图片)

或许有者会认为,在应对气候变化上,政治领导人应拿出政治勇气,力排众议,做对的事。然而,关系到新加坡可持续发展和后代环境素质的行动若缺乏沟通和广泛理解与支持,可能会产生分歧或扩大已有的分歧。

要推动实质改变,须为气候课题的讨论提供政治空间。例如,许多欧洲政府与当地机构就举行气候公民大会,让人们就国家如何过渡到净零排放发表意见。

昨天这项动议,为弥合不同群体在气候课题上的分歧,迈出重要一步。傅丽珊以“低碳社会的转型必须有包容性”,为辩论定调,政府国会贸工委员会的多名议员也指出中小企业和低收入家庭在过渡过程中可能感到的不适。

连荣华(武吉班让区)虽支持增加碳税,但认为应分阶段增税和公开增税时间表,让企业有时间调整。安迪(碧山—大巴窑集选区)也说,向低碳社会的过渡不仅要造福新加坡,还要造福所有新加坡人。“这也意味着我们的战略不能是不惜一切代价走向绿色环保。”

昨天的动议,其作用更多是呼吁政府、企业和民众对绿色经济转型保持开放心态。参与辩论的议员和部长也清楚意识到,转型过程中的一些利益矛盾、意见分歧与紧张关系,不可能一夜之间解决。关键在于通过更多这类讨论,争取各方支持,逐步形成共识,尤其是那些可能在过渡过程付出较高代价的群体。

正如新加坡国立大学自然气候方案研究中心主任、官委议员许连斌教授所说,经济发展、环境保护和其他社会需求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会继续存在。

“但这种持续的紧张关系有助提醒我们,在向低碳社会过渡的过程中,没有人能够成功,直到所有人都成功(no one succeeds until everyone succeeds)。”

文章来源于网络

低碳社会的成功过渡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