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返新马是非多,原地待命才是疫情下的最优解

2020-08-17     16,830

最近新加坡恢复了和中国,马来西亚以及日本的商务必要旅行,其中民众最关心的无非是新马周期性通勤安排,毕竟两国的密切交往和人员流动远远大过其他国家。

新马周期性通勤(简称)安排开放申请已有一周的时间,但是很多雇主认为申请的手续太过繁琐,宁愿选择不直接向人力部申请,让返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员工以一般途径入境,接受14天的隔离.

往返新马是非多,原地待命才是疫情下的最优解

现阶段,从马来西亚入境新加坡有两种途径,一是雇主为员工申请PCA,员工抵新后要在所申报的地点履行七天的居家通知,这些地点可以是酒店、酒店式公寓或单人住宅单位,雇主或员工需自行安排。

二是公司可能选择按一般途径向人力部申请马国员工入境,让员工入住政府指定设施履行14天居家通知,以省去替员工安排住宿。

第二种方法省去了自行安排住宿的烦恼,且集中隔离的费用与自行安排住所相差无几,所以大多数公司会选择第二种。

申请PCA费用更贵?

马来西亚的邱先生在本周入境新加坡,他的公司在申请PCA之前,曾尝试为他寻找隔离的住所,但是很多酒店已被订满,而且在查询了一些酒店的价格后,发现比起入住政府安排的指定设施花费一样甚至是更高,加上PCA还有另外的交通安排,因此决定通过申请一般途径入境。

邱先生的隔离费用是2200元,他和公司各负担一半。

为生计返回坡县

另一位马来西亚籍的陆小姐,她的公司早在PCA开放前三天就就通过一般途径为她向人力部申请她返新工作。

陆小姐在疫情之前就在新加坡工作,而且天天往返新马之间,所以在新加坡并没有住处,而且公司通知她的时间也比较紧迫,她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住所。

至于谈到返回新加坡的原因,她说自己已经拿了三个月的无薪假,在这么下去根本支撑不住,所以即使这次返回新加坡的所有居家通知和检测等费用都由她负责,她也还是选择回来。

未能见父亲最后一面

另外一边,入境马来西亚也不是十分顺利。 在新加坡工作的Lee女士自疫情爆发后就一直留在了这里,知道7月25日早上接到了父亲晕倒入院的消息,她心急如焚。

因为没有办法立即动身,于是她在三天后,带着16岁的女儿和父亲的入院证明信赶回马国。

谁知在过海关的时候,当地官员表示她没有办法提供院方发出的病危证明信,并不算是紧急事件,所以她必须进行隔离。

Lee女士抗争无果,只能待在隔离中心随时关心着父亲的情况,期待父亲能够好转。

但是天不遂人愿,她的父亲就在8月5日过世,Lee女士也没法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即使在8日她的检测结果呈阴性,但还是无法提早结束隔离,导致家人将出殡日延迟两天,让她结束隔离后赶得上出席出殡仪式。

她说:“我也希望官员处理这类手续时更人性化,因为被隔离的人是很无助的。

强制隔离,恐逾期逗留

而另一位周女士表示自己也有同样的遭遇。 8月4日,她得知了73岁的父亲生病去世,于是和家人从新加坡赶回新山,因为有父亲的死亡证明,所以获准在马来西亚境内待三天。

往返新马是非多,原地待命才是疫情下的最优解

于是他们在入境后第三天结束隔离,但是因为要等待专门安排的车辆,所以足足等了三小时才坐上车,最终也只赶上火化仪式,没有办法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而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在6日出席父亲的火化仪式后又被强制继续履行完14天的隔离,因此目前还在隔离中。但是周女士表示,自己在入境的时候,海关官员在她的护照上盖章入境三天,她担心,因为没有获得有关单位给予的隔离证明信,担心出境时会出现问题,怕被官员指他们逾期逗留。

在疫情期间,过条长提就能往返新马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同样的,对于一些人来说,一旦发生紧急事件,需要跨越过境就显得异常艰难。

就像周女士说的一样,希望两国的政府可以针对紧急事件出台一些细则,更人性化一些。

往返新马是非多,原地待命才是疫情下的最优解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