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档百无禁忌 往生者住处消毒除臭

38天前     3,498

独居老人逝世后,住家由谁来清理?新加坡父女档从事“创伤清理工”,替往生者清理最后的住所。

拉曼(39岁)五六年前接到第一起案子时,家属在电话中只是要求进行普通的消毒工作。

“我们到场后才发现大门被破坏,屋内拉起警戒线,和警员沟通了才得知是独居老人去世的现场。”

当时的画面历历在目,扑鼻的臭味、厨房内残留的体液、地上团团的头发爬满蛆虫……。

父女档百无禁忌 往生者住处消毒除臭

进行创伤清理时,拉曼与卡斯里娜会穿上全身的防护衣和面罩。

“我们那时还没有经验,有点不知所措,只能先消毒,回去研究后,隔天返回清理。虽然最终去除了污渍,但臭味许久不散,日后才摸索出如何除臭。”

拉曼于2012年创办了DDQ Services公司,主要从事消毒与清洁工作,经历该案子后,五六年前将业务扩展至“创伤清理”(trauma cleaning),相信是新加坡最早提供该服务的几家公司之一。

“创伤清理工”也被称为遗物整理师,提供“身后清理服务”,到往生者最后的居所进行消毒和清理。

拉曼解释,家属主要通过警方或殡葬业者联系他们,当局调查结束、尸体被移走后,他们才进门清理。

每次清理最多3人在场,拉曼多数亲自上阵,也与18岁的女儿卡斯里娜搭档。

创伤清理一般上需要4个小时至一整天,若要清理整个屋子的物品,则可能需要两天。由于通常都是临时接到通知,拉曼需要与团队随时待命。

父女档百无禁忌 往生者住处消毒除臭

拉曼(左)与卡斯里娜示范清理过程。

重新思考生命意义

卡斯里娜16岁开始接触创伤清理,起初只是看父亲拍摄的清理视频,去年才在课余时间帮忙清理工作。

目前等待就读工艺教育学院的她坦言,工作有时很累,但会坚持下去,希望能继续帮忙父亲。

年纪轻轻就近距离接触死亡,卡斯里娜表示多少还是会有点害怕,但也让她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

拉曼也说,创伤清理让他意识到死亡随时都可能发生,因此要更加珍惜生命以及身边人,不要留下任何遗憾,也希望通过工作教导孩子生命的重要。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