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防帮佣偷钱虐待老人 今后还得防帮佣搞恐 怖主义

2019-09-24     165
以往防帮佣偷钱虐待老人 今后还得防帮佣搞恐 怖主义

(示意图)多数新加坡女佣都拥有手机,可以轻易上网接触各种材料,包括恐怖主义组织的宣传材料。(海峡时报)

后除了防女佣偷钱、虐待家中老人、杀害雇主、向大耳窿借钱,看来还多了一项防范内容:防女佣将第一志愿改为:加入恐怖组织。

新加坡内政部今天(9月23日)发布文告宣称,三名印度尼西亚籍女佣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接触极端主义宣传,受到激进化影响,本月在内部安全法令下遭拘捕。她们也因涉嫌资助恐怖主义相关活动,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这是内政部首次将女佣拘留调查。2015年至今,共有19名外籍女佣被发现受到极端主义激进化影响,但是除了这三名被拘留的女佣之外,其余16人都是经调查后直接遣返回国。

内政部近年来虽然时不时会发出这类“某某人被自我激进化遭逮捕”的文告,不过这次的案件却让我们看到恐怖分子如何与时并进无孔不入,也让我们看到在新加坡工作的外籍女佣有多么“厉害”,懂得擅用手上的各种资源,包括将“男朋友们”统统派上用场。

女佣一号至三号都是资历深的“老员工”

先来介绍这三名不算太年轻的女佣。

女佣一号:阿宁迪雅(Anindia Afiyantari),33岁;

女佣二号:雷特诺(Retno Hernayani),36岁;

女佣三号:图尔米妮(Turmini),31岁。

根据内政部的文告,其实还有一名女佣四号也在这次调查中被捕,原因是:知情不报。她虽然不认同这些激进化的思想,却清楚知道上述三人已经被激进化,但是她没有报警。这名女佣四号已被遣返回印尼。

女佣一号至三号都已经在新加坡工作了6年至13年,由此可见,她们的工作能力应该都很强也深受雇主们的认可,才可以在新加坡工作这么长时间。

30多岁的年纪也早已不是年轻幼稚的小女孩,加上工作这么多年,按理思想应该比较成熟。但显然这三人都不按常理出牌,年纪大也不代表就会比较有智慧。

擅用社媒让“陌生人”变成“自己人”

如果你以为这三名女佣早就彼此认识,呵呵,那你肯定不清楚社交媒体的影响力有多强大。

三名女子在2018年之前都是陌生人,彼此根本不晓得对方的存在。但是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喜欢看暴力血腥视频,例如伊斯兰国组织(简称ISIS)投掷炸弹袭击的视频,以及该组织在网上发布的现场杀人砍头的视频。

内政部文告指出,她们也非常关注那些关于伊斯兰国组织在战场上取得胜利的视频,也很爱看那些印尼极端主义传教士的线上布道会。

三名女子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寻找这类视频以及关于伊斯兰国组织的宣传资料来观看和阅读,她们也在网上加入多个亲伊斯兰国组织的社媒论坛与频道,越是深入了解,就越坚信对方所倡议的暴力宗旨与激进手段都是富有正义的“正道”。

在那之后,这三名女佣就由线上走到线下。

先是阿宁迪雅和雷特诺在一场本地举行的社交活动上认识。虽然文告没有清楚注明是什么活动,红蚂蚁猜测,这类社交活动很可能就是每逢周末女佣休息日时,外出与其他外籍女佣聚会的活动。

以往防帮佣偷钱虐待老人 今后还得防帮佣搞恐 怖主义

位于芽笼的City Plaza是新加坡印尼女佣周末聚集的场所。(新明日报)

图尔米妮则是通过社交媒体联系上阿宁迪雅和雷特诺。

开始在网上积极宣传极端恐怖主义

三人行必有我师,加上人多力量大,三名女子聚在一起后,就开设了许多社媒账号来分享转发支持伊斯兰国组织的宣传材料。

内政部文告说:

“三人积极在网上为伊斯兰国组织争取支持。他们也捐钱给海外组织,用于恐怖活动相关的目的,例如支持伊斯兰国组织的活动,以及激进组织“神权游击队”(Jemaah Anshorut Daulah,简称JAD)的活动。

图尔米妮相信捐钱支持对方,将能让她在天堂占有一席之地。她们三人也是“神权游击队”的忠实支持者。据《联合早报》报道,该组织与伊斯兰国组织有关,近几年在印尼展开数起恐怖袭击,包括2018年5月发生在泗水的连环炸弹恐怖袭击,是印尼政府打恐名单上被禁的组织。

三名女佣被激进化之后,就在社媒上耕耘,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就召集到一群亲激进派的外国人,他们当中有很多都是她们三人在网上结交到的“男朋友”,与她们志趣相同,追求着同样的激进梦想。

阿宁迪雅和雷特诺的最大梦想就是前往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组织,拿起武器奋战。阿宁迪雅也已经下定决心当一名“自杀式炸弹手”(suicide bomber)。

以往防帮佣偷钱虐待老人 今后还得防帮佣搞恐 怖主义

伊斯兰国组织女战士。(互联网)

雷特诺则渴望与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战士一起生活,她相信身为一名伊斯兰教信徒,就有义务前往叙利亚周边的冲突区域,例如巴勒斯坦和克什米尔,与“伊斯兰教的敌人”战斗。

她们在网上认识的外国人也鼓励她们前往菲律宾南部、阿富汗或者非洲,加入那里的亲伊斯兰国组织。

内政部的文告指出:

“尽管至今被发现激进化的女佣并没有人计划在新加坡展开恐怖暴力袭击,但是她们的激进化,以及与国外恐怖主义组织的联系,已经让她们对新加坡构成安全威胁。

这是因为,新加坡一直都面对恐怖主义的威胁。无论是新加坡人或者外国人都不允许以任何形式来支持恐怖主义。

“像伊斯兰国组织这样的恐怖主义组织展开的恶意宣传更进一步加大这个威胁。尤其这次案件中三人迟至2018年才受到激进化,那时候该组织的领土势力范围其实已经显著缩小,但是其主张暴力的意识形态却仍然能持续吸引到支持者,不容小觑。”

内政部也提醒公众在浏览互联网,尤其是在网上观看激进化材料,包括那些极端传教士的布道会时,必须警惕留心。如果发现身边的朋友、同事或家庭成员出现被激进化的迹象,必须尽快通报有关当局。

女佣也是人,也应该享有各种基本人权,例如拥有自己的睡房、拥有固定休息的时间和周末的休息日、以及自己的银行户头等等。不过这些“自由”有时候也会给雇主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

长久以来,女佣在休息日外出与同乡们进行社交活动,雇主最担心就是她们突然被外面那些所谓的“男朋友”搞大肚子,只能面对被送返回国的命运。到时,雇主不但必须支付女佣的薪金,还必须支付女佣的回程机票。

今天看来,女佣被搞大肚子和女佣思想被激进化后去搞恐怖主义相比,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

有网民建议女佣们,如果想要战斗的话,不如拿起拖把和扫帚(与灰尘)战斗吧!

以往防帮佣偷钱虐待老人 今后还得防帮佣搞恐 怖主义

以往防帮佣偷钱虐待老人 今后还得防帮佣搞恐 怖主义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