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确诊患者54%已出院 国防部第二批援助物资运抵北京

2020-02-22     561
新加坡确诊患者54%已出院 国防部第二批援助物资运抵北京

我国向中国提供的第二批人道主义援助物资,前天通过新航SQ802次航班送往中国北京。我国驻华大使吕德耀(中)在北京首都机场的停机坪上,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卫勤部副部长张福大校(右)移交了这批物资。(新加坡国防部长黄永宏面簿)

作者 张丽苹

消息】:新加坡累计86起2019冠状病毒疾病确诊病例当中,超过半数已治愈出院!

今天(21日)康复出院的人数多达10人,创下2月4日首名患者出院至今18天以来的单日新高。累计治愈出院人数为47人(54%)。

新加坡今天只新增一例冠病确诊。患者是一名新加坡理工大学学生(24岁新加坡籍男子),近期没去过中国,但与第82例病患有过密切接触。第82例病患就是那位患上骨痛热症被送入黄廷方医院的57岁新加坡籍女子。她是目前本地唯一一名同时感染骨痛热症和冠状病毒疾病的患者。

这名理大男生在2月14日出现症状后,先后在16日和18日去了两家家庭诊所看病。2月19日去了黄廷方医院的紧急部门求医,立即被留下隔离治疗。隔天(20日)检测结果显示。确诊感染了冠病病毒。入院前一直住在武吉巴督东5道的住家,出现症状后就没再去理大上课。

越来越多患者在确诊后两三天就康复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好现象就是,最近有越来越多患者在确诊后的两三天内就康复出院。

例如,在今天治愈出院的10人当中,就包括了前天早上刚刚被确诊的第83例(与基督生命堂感染群相关)和84例(与神召会恩典堂相关)患者。他们在两天内连续两次检测都呈阴性反应。这是目前国家传染病中心用于测试患者是否能获准出院的硬指标。

18日出院的那名1岁男童(第76例)也是在16日确诊,两天内就出院。

2月21日出院的10名患者详情如下

新加坡确诊患者54%已出院 国防部第二批援助物资运抵北京

(叶安琪制图)

新加坡确诊患者54%已出院 国防部第二批援助物资运抵北京

(叶安琪制图)

本地最大感染群神召会恩典堂的主牧师赵克文昨日也出院了。红蚂蚁猜测他应该就是今日卫生部宣布出院的10名患者中的一人,因为当中有一人是神召会恩典堂的职员。 (啊?在哪里?提示:在上面的图表里)

赵克文牧师在神召会恩典堂的网站上也给信徒写了封信,转述自己在隔离治疗期间的经历。

新加坡确诊患者54%已出院 国防部第二批援助物资运抵北京

过去10天在国家传染病中心隔离治疗的赵克文牧师。(赵克文牧师提供)

赵牧师在2月20日的信中写道: “虽然我于2月11日进入NCID(国家传染病中心)至今只是第10天,但对我来说,这好像是一段漫长的旅程。自2月14日退烧之后,我就没有接受任何药物的治疗。

在我接受NCID医疗团队照顾的过程中,我对那些在前线为受感染者服务的医护人员倍感尊敬。他们在冒着生命危险的同时,总是以微笑和积极的态度来为我加油打气,并鼓舞我。我要向这些在前线的医疗战士致敬!”

他接着在第二页描述了医生告诉他战胜病毒的那一刻的心情。 “我可以回家再次拥抱我的家人。走出NCID,是一种得着解放的感觉。我知道,我的身体能抵抗胜过病毒,是通过圣徒的祈祷而得。”

新加坡确诊患者54%已出院 国防部第二批援助物资运抵北京

(神召会恩典堂官网)

截至今日,神召会恩典堂的22名确诊患者当中,已有七人治愈出院。该教会的两个地点也已经全面消毒,几天后就会重新开放。

新加坡确诊患者54%已出院 国防部第二批援助物资运抵北京

(叶安琪制图)

今出院武汉男子:感激医生为他保密

还记得红蚂蚁之前写过的新加坡首例患者(66岁,住在武汉的中国籍男子)前天已出院的故事吗?

他的儿子(37岁)是新加坡的第三名确诊病患,也是今天出院的10人当中的一人。

由于害怕父亲会担心,确诊住院后,他一直要求医生为他保密,别让父亲知道。医生也答应了他的这个特殊要求,帮他守口如瓶。

来自武汉的王先生是一名企业管理人员,他在医院住了28天后,昨天康复出院时终于得以与前天出院的父亲在病房外团聚。

新加坡确诊患者54%已出院 国防部第二批援助物资运抵北京

父子俩在病房外团聚。(联合早报)

王先生对新加坡医疗团队的专业精神赞赏有加。他说,自己的症状其实比感冒还轻微,只有两天的体温超过37.5摄氏度,以及断断续续的咳嗽。不过,由于检验结果反反复复,因此迟迟未能获准出院。 王先生说,他曾经来过新加坡,对这个“非常整洁的花园城市”印象深刻,因此决定趁农历新年带着一家十口人,1月20日经由广州飞来新加坡游玩一个星期,入住圣淘沙的香格里拉酒店。

没想到在抵新后第三天,父亲开始高烧不退,他决定陪父亲搭德士到中央医院挂急诊。父亲确诊后,他也被列为密切接触者,须留院观察。

“第一次在国外过年,原本想过个不一样的新年,结果确实很不一样,很刻骨铭心。” “与医生讨论后,我们推测父亲是在来新的飞机上染病的,不是在武汉,也不是在新加坡,因为我们在新加坡去过的景点都没有出现确诊病例,替父亲量体温的酒店人员和载我们去医院的德士司机也没被感染。”

王先生在1月24日证实确诊后,虽感到失落,但内心最记挂的始终是父亲。

“我交代医生千万别告诉父亲我染病的事,不想让他老人家操心,但我相信父亲可能早已察觉到,只是没说罢了。” “医生们都会耐心跟你讲解,为你加油,希望你能打起精神。护士们也会买一些医院没提供的咖啡和小零食,非常贴心。” 住院对王先生而言,也算是一种因祸得福。漫长的28天里,他有了机会去好好沉淀心情,检视自己过去几年的得失。

“之前工作忙碌,没时间反思过去,规划未来。希望下来有时间多陪陪家人,多一些感恩,少一些抱怨。” 康复出院后,他打算与父亲在新加坡多调养几天,才返回武汉。

“想带父亲尝尝肉骨茶和参观博物馆,多了解新加坡的历史。”

卫生部的文告也透露,今天病情危急转入加护病房治疗的人增加一人,从昨日的四人增至五人。红蚂蚁希望他们都能吉人天相,稳稳当当地度过生命中这段最危险的时刻,平平安安与家人再团聚。

新加坡国防部第二批援助物资运抵北京

最困难的时期,也是朋友间最需要相互关照的时期。国防部长黄永宏今晚在面簿写道:

在新加坡航空展上我曾说过,患难见真情,真正的朋友在最困难的时期是不会抛下对方的,就像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做足了万全防疫准备,为的就是不要在航空展上失约。为了回馈这份友谊,新加坡国防部运送了超过2000公斤的医疗装备,例如护目镜、N95口罩、医疗洗手液等给中国人民解放军分派给属下的军医院。

“在这场疫情里,我们对抗的是病毒,在这种最需要的时刻,朋友们可以伸出援手相互关照。”

新加坡确诊患者54%已出院 国防部第二批援助物资运抵北京
新加坡确诊患者54%已出院 国防部第二批援助物资运抵北京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